第四十四章 夜叉

    徐承志叹道:“还是不了,说不定你我下次见面就是敌人,愚兄不想让妹子为难。”

    说完又向唐小峰告辞。

    唐小峰却是念头一转,向徐承业道:“今小弟能够见到徐大哥,心中极是高兴。我爹让我出海,就是想要探听徐伯伯和骆叔叔后人的消息。不知大哥在淑士国可曾娶妻生子?等小弟回岭南后,爹爹问起,我也好向他说个详细。”

    徐承志脸色滞了一滞,长叹一声:“兄弟莫要再问此事,愚兄已打算鳏居一生,这一辈子,不再娶妻。”

    说完,就这样跳到船上,乘船而去。

    骆红蕖看着远去的船只,低声道:“当,我听说淑士国中有一人名叫徐承志时,亦曾打听过他的消息,只是那时候,并不敢肯定淑士国中的徐承志与徐大哥就是同一个人。淑士国附马司空奇在国中掌握兵权,为人刚暴,又生多疑,连国王都惧他三分。听说大哥刚去投他时,他虽然欣赏徐大哥才能,却又怕他是个细,时刻提防。再后来,在附马的安排下,公主将她边一名宫娥许配给徐大哥,那宫娥深知附马对徐大哥极不信任,竟在婚嫁前夜盗得令箭,偷偷跑去找徐大哥,劝徐大哥离开。然而徐大哥当时处附马监视之下,怀疑那宫娥所做之事是司空奇故意安排,好试他口风,竟将那宫娥告了上去。”

    唐小峰问:“那宫娥后来怎么样了?”

    骆红蕖黯然道:“听说附马将她毒打了一顿,又将她发官媒变卖,一个外地商人将她买了去,她却在开船后找到空隙,投海自尽。徐大哥想必是觉得对不起此女,才立下终生不娶的誓言,但当时他处险境,又哪里想得到那宫娥真的是瞒着附马和公主,悄悄帮他?此事,其实也怪不得徐大哥。”

    唐小峰怔了一怔,问:“那个女孩,可是叫做妩儿?”

    “她的名字,我却是记不住了,”骆红蕖不解地向他看来,“你认得她?”

    唐小峰摇了摇头,却在心中想道:“按照书里的节,那个女孩跟红蕖、锦枫一样,也是流落至海外的十二个花神之一,在她被卖之时,恰恰是我爹将她买了下来。想不到,就因我离家出走,我爹未曾出海,她的命运就此改变,竟然落到投海自杀的地步。”

    心里不由暗暗后悔,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想起书里的这段节,那样的话,在自己跟颜紫绡出海时,或许可以赶到淑士国,将那个女孩救下来。

    过了一会儿,姚芷馨也已睡醒,从舱中走出。

    唐小峰看到远处有一座山峰越来越近,山峰周围雾气弥漫,仙鹤齐飞,周围还散落着许多海岛,知道那里就是麟凤山。

    就在这时,海水突然涌起涡流,几个黑影窜了出来,落在海面上。骆红蕖赶紧将姚芷馨护在后,唐小峰则踏前一步,定睛看去。

    落在海面上的,竟是五只全黝黑的夜叉,为首的一只高体大,手持水刺,另外四只抬着一架华丽的轿子。

    “白蛟宫座前使者萨里达,请骆红蕖骆小姐上前一叙。”为首的高大夜叉大声说道。

    骆红蕖与唐小峰对望一眼……果然来了。

    其它各船的战士也围了上来,各挽长弓,以箭尖指着这几个夜叉。

    骆红蕖却挥了挥手,让他们退开,她立在船头,冷冷地问:“本姑娘在此,你们要说什么?”

    白蛟宫夜叉萨里达道:“吾奉大王之命,请骆小姐前往白蛟宫做客。”

    骆红蕖道:“我要是不去呢?”

    夜叉道:“小姐自然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它这是拿薛蘅香的命做要挟。

    骆红蕖既没有生气,也没有显露出半点愠色,只是淡淡地道:“好,我随你们去。”

    姚芷馨惊道:“红蕖姐!”

    骆红蕖朝她摇了摇头,让她不要再说。

    唐小峰却在一旁问道:“你们是只请骆小姐一人,还是可让其他人跟去?”

    萨里达冷冷地道:“白蛟宫在东海深处,大王只让我们带了一张辟水符来,你们要有本事,跟去也无妨。”

    “我们又不是鱼,怎么能跟到海里去?”唐小峰笑了笑,伸手拉住骆红蕖,也不管那么多,直接把她拉到舱中,问,“你真的要跟这几个怪物走?”

    骆红蕖无奈道:“我总不能放着蘅香不管?”

    姚芷馨也跑了进来,急道:“红蕖姐,你这一去,万一连你也陷在那里,那、那我们怎么办?”

    骆红蕖摇头道:“只有去了,才能知道他们到底想要什么。”

    唐小峰问:“在制止淑士国与大人国交战时,我看到你曾拿出一张弓来,那弓现在在哪里?”

    骆红蕖将手一晃,手心多了一个金灿灿的铁丸。唐小峰点了点头,又取出几粒灵丹:“这是仙人葛洪传下来的小还丹,你带在上,万一受伤或是气力耗尽,它都能够助你及时恢复元气。就算是一般的毒素或者迷药,它也能够解开。”

    骆红蕖也不多说,伸手就接了过来,放入袖中。

    她来到外头,几名麟凤山战士跳了过来,劝她不要亲赴险,她却只是笑笑。

    萨里达捧着一张符纸:“请小姐佩上此符。”

    符纸飞了过来,骆红蕖接住后随手挂在腰上,在她上了轿后,那几名夜叉就这样抬着轿子沉入海中。

    那些麟凤山战士只能干眼看着海面涌起一阵涡流后,又归于平静,空自替她担心,却是毫无办法。正如唐小峰所说,他们又不是鱼,就算常年生活在海岛上,熟悉水,能够在海里闭气一刻两刻,却也不可能再久。

    姚芷馨在舱中徒自焦急,却看到唐小峰只是含笑立在那里,不由气道:“你这人,怎么一点也不替红蕖姐担心?”

    唐小峰心想,就算她差点就做了我老婆,可她现在毕竟不是,我为什么要担心?

    姚芷馨突然抓住他的手:“你不是剑侠么?你、你快去帮红蕖姐。”

    唐小峰笑道:“小姐,剑侠也是要呼吸的,我是剑侠,又不是龙虾,难道还能追到海里去?”

    姚芷馨急得跳脚:“那怎么办?”

    唐小峰嘿然道:“不过,也不是全无办法。”

    姚芷馨问:“有什么办法?”

    唐小峰认真地看着她:“只要你让我亲一下,就算是上天入地,我也会帮你把她们带回来。”

    “啊?”姚芷馨先是脸儿一红,紧接着更是生气,“你这人……这种时候了,你这人怎么还要开玩笑?”

    唐小峰说:“我不是在开玩笑。”

    姚芷馨抬起俏脸,疑惑地看着他,虽然这种事怎么想都是在捉弄人,但唐小峰的表实在是太过正经,正经得就像是太阳肯定是从东边升起一样。她低下头:“你、你莫要诳我。”

    “我没有骗你,”唐小峰用手托着她的脸儿,一本正经地凝视着她的眼睛,“亲完后,我一定会把她们平平安安地带回来,我是说真的。”

    “那、那好吧。”姚芷馨闭上眼睛,心儿跳得好快。

    唐小峰伸手捞住她的腰,迫使她的躯紧紧贴在自己膛,然后霸道地吻了下去。他一边感受着从女孩儿美妙双唇传递过来的柔软触感,一边悄悄地度了一丝阳气过去,查探她的体内是否也有先天灵气。

    她果然也是转世的花神!唐小峰终于确定下来。

    唇分后,他在女孩儿耳边低声说:“等我。”

    只听飚的一声,女孩儿睁开眼时,前已是空无一人。

    女孩儿摸了摸感未散的香唇,羞得整个脸通红通红……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