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东海小杨香!

    ( )    (晚上有加更,求票求收藏!)

    姚芷馨被紫华剑气托着,虽然飞得平平稳稳,但低头看去,脚下却是空空的,感觉随时都会掉下去一般。她心惊胆颤,不自觉地就从后边紧搂着唐小峰的腰。

    剑气飞掠,疾风倒卷。

    路上时,唐小峰向女孩儿打听,想要知道在书里差点变成他老婆的骆大小姐,为什么竟然会跑去做海盗头子?

    女孩儿抿着嘴儿:“大家也都是被的,红蕖姐原本并不住在麟凤山,而是住在君子国北边的东要山,我和蘅香姐,倒是一直都住在麟凤山周围的海岛上。麟凤山位于大人国与淑士国之间,两国都将其划入自己境内,早些年,经常为此发生战事。这几年虽然经轩辕国调停,战事少了许多,但他们虽不打仗,对国土与海域却是丝毫不肯让步,于是,麟凤山及周围海岛上的渔民不得不两头纳税,难以过活。及至后来,蘅香姐见那附近桑树极多,恰巧蘅香姐的母亲从天朝逃到海外时,上带有蚕茧,于是靠着养蚕与织纺为生,又将此术传于邻里。以前东海各国都是从天朝购买丝布,价格极贵,自从我们不再捕鱼,改以织纺过活后,各国纷纷前来购买丝片,大家也变得富裕起来。却不想,麟凤山周围百姓虽然变得富裕,却惹恼了淑士国。”

    “这是为什么?”唐小峰不解地问,“你们富裕起来,他们不是也可以不用再担心你们交不出税?”

    “话是这么说,”姚芷馨无奈地道,“但是东海各国,资源缺乏,许多时候都要靠着贸易,向外购买本国所需之物。比如周侥国精于制作飞车,长人国盛产粮食,淑士国则一向产出木棉,国中种植木棉,就跟别处种田一般。以前丝片只能从天朝购买,普通人家都是使用木棉,及至麟凤山周围人人养蚕,丝片一下子就便宜起来,各国纷纷前来购买丝片,木棉反而卖不出去,那些种种辈辈种植木棉的,一下子就废了家业。淑士国国王迁怒于我们,又假借巫祝之口,将蚕虫诬作毒虫,严令止我们养蚕,然而大家既已靠着蚕虫富裕起来,又哪里愿意再过以前那种连税都交不起的穷子?只是大家虽然气愤,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女孩儿轻叹一声,继续道:“国王了蚕虫,却还不甘心,因蚕虫最初是由蘅香姐传开,又派兵前来捉拿蘅香姐,周围百姓忍无可忍,全都聚在薛家周围,誓死也要保护蘅香姐。然而,大家都是平民老百姓,又哪里有本事与官兵相抗?一下子就被杀了好多人。恰在那时,红蕖姐因祖父去世后,在东要山再无亲人,于是也来到麟凤山,她与蘅香姐本就同姐妹,见那些人要捉拿蘅香姐,大怒之下,竟凭着她的出奇武艺将那些官兵全都轰走。官兵虽然退走,大家却怕他们再来,干脆就拥着红蕖姐反了起来,淑士国虽然几次出兵,却被红蕖姐带着众人杀得大败,再加上大人国与淑士国本就处境微妙,对淑士国暗中制衡,无奈之下,淑士国也就只好对麟凤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原来竟是这个样子?

    唐小峰忖道:“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要是按着书里的节,两年前我爹出海路过麟凤山,那时薛蘅香才刚刚将蚕虫传来,就已被人找上麻烦,还是我爹帮了她。紧接着,我爹就安排她离开麟凤山,与骆红蕖一同回到岭南,那样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些事发生,连骆红蕖都成了强盗头子。”

    又想道:“记得按书中节,流落海外的花神一共有十二个,骆宾王的女儿骆红蕖,薛仲璋的女儿薛蘅香,以及魏思温的女儿魏、魏什么来着,都是其中之一,另外就是锦枫和女儿国太子若花,以及我爹在多岐国收下的义女枝兰音,也都是花神转世。这几个是我记得到的,其他的就记不太清了,不知道我后这个姚芷馨,是不是也是其中一个?”

    虽然在转世前将《镜花缘》看了几遍,但转世后,毕竟也过了十几年,书里的一百个美眉中,有许多他在看书时就没留下多少印象,这么多年过去,自然是更不可能记得。

    骆宾王原本就是他父亲的结拜兄弟,薛仲璋和魏思温也与唐敖有旧,在徐敬业兵败被杀后,他们的家眷全都逃亡在外,唐敖每次谈及此事,都是一堆叹息,而唐小峰早已知道,这些人的女儿全都是花神。

    至于廉锦枫,她的故事不只是出现在书里,同时也被改编成各种戏曲,唐小峰自然也是印象深刻。

    还有若花,她在书里原本就戏份颇重,又是牡丹花花王转世,在各花中的地位最为尊贵,仅次于百花仙子,唐小峰当然不可能将她忘记。

    至于其他人,唐小峰却实在是难以记住,便连在书里成为他义妹的枝兰音,他也是在遇到那位被胡二娘害死的岐舌国枝通使后,才偶然想了起来。

    他在心中想道:“其实,要知道后这女孩是不是花神转世也很简单,我只要亲她一口,探探她体内有没有先天灵气就知道了……只要她不说我耍流氓。”

    唐小峰的御剑虽然飞快,但麟凤山与智佳国毕竟离得太远,直到天色发亮,他也没有飞到。

    姚芷馨原本就受了惊吓,又被唐小峰用剑气载着飞了一夜,渐渐地有些支撑不住。

    唐小峰正想着要不要找个地方落脚,让姚芷馨先休息一下,却竟外地看到,前边竟有两支军队在海上交战。

    其中一方有着数十般战舰和一支配有上百只英招的飞骑,东海虽然有些国家会将英招当作座骑,但英招其实并不容易驯养,便连君子国内,驯养的英招也不过只有四五十只。

    另一方却既不需要乘船,也不需要会飞的座骑,乃是由两千多名乘着黑色云彩的战士组成。

    姚芷馨搂着唐小峰的腰,从他后探出头来:“那、那是淑士国和大人国,他们怎么又打了起来?”

    唐小峰心想,乘船骑兽的一方自然是淑士国,乘着云彩的那一方,则是大人国,听说大人国的国民从一出生就自带云彩,能够在地上飞来飞去,看来竟是真的。

    只是,大人国一方虽然能够乘云而飞,却显然无法飞得太高,否则的话,他们大可以飞到高空,先解决掉人数明显偏少的淑士国飞骑,再凭借空中优势对付底下的战船。

    正因为无法飞高,他们只能与淑士国的飞骑与战舰杀成一团。

    嘶吼与惨叫混在一起,到处都是乱飞的箭矢。

    姚芷馨疑惑地道:“奇怪,这两方虽然一直彼此不睦,但这几年却也没有再动兵戈,现在怎么好好的会在这里打了起来?”

    唐小峰心想,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自然更不知道。

    只是这两个岛国打不,跟他也没什么相干,他正想御着飞剑,从云端飞过,就在这时,却听到后传来女孩儿又惊又喜的声音:“看那里!”

    唐小峰定睛看去,却看到从迷雾中钻出数艘小轲。

    一个少女立在般头,张弓搭箭,只听呼啸一声,箭矢出,竟化作一只巨大的火凤凰,从战场中央穿过。战斗双方纷纷避走,火凤凰掠过海面,将海水晃得艳红,那耀目的光芒,震慑了战场上的每一个人,一时间,竟没有人再敢动手。

    唐小峰暗自惊奇,他定在空中仔细看去,见那少女头戴鱼婆巾,穿蓝箭衣,腰间结着十二穗,一眼看去,竟是英姿飒飒,仿若从天而降的女武神。

    而战斗双方,显然有不少人都认得到她,眼睁睁看着她踩着小轲进入阵中,却没有一个敢抢先动手。

    “这人是谁?”唐小峰忍不住问道。

    “是红蕖姐。”姚芷馨高兴地道。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