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见鬼

    ( )    烟花冲上天空,街道两边挂着五颜六色的灯笼。

    灯车一排又一排地从街上穿过,颜紫绡兴高采烈地看着,见这些灯车果然一个个都造型奇特,设计精巧。

    只是,灯车虽然看得高兴,她心里却也积了相当大的不满。

    那该死的小峰,竟然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还害得她们在酒出丑,幸亏廉锦枫用头上玉钗换了些银两,才结了帐,不然,店老板恐怕就要报官抓人了。

    她们俩人从街头逛到街尾,从街尾又逛到街头,还参与了几家乡绅合办的灯谜会,却仍然没有等到唐小峰回来。

    两人担心唐小峰遭遇意外,却又不知道该上哪找他,渐渐的,有些意兴阑珊起来。

    又逛了一会,不知怎的,颜紫绡心里突然涌起一丝不舒服的感觉。

    她快速扭头,却见暗处藏着一个人影,那人藏在漆黑的倒影间,也看不出到底是谁。

    颜紫绡哼了一声,牵了廉锦枫就往街外走去。

    廉锦枫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是见她一脸冷笑,心知必定有什么异常,也就只好跟着。

    离开人群,两人来到城外无人之处,颜紫绡闪电般转过子,果然又在影处见看到那个人。

    月色虽然不算昏暗,但那人恰恰站在一棵苍松的倒影下,让人根本无法看清他的相貌,只能凭着体型,勉强看出那是一个材佝偻的老人。

    颜紫绡杏目一瞪:“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们?”

    那人却嘿嘿地笑了起来,直笑得风飒飒,让人头皮发麻。

    他这一笑,不但是颜紫绡,连廉锦枫也将眼睛睁得大大的。

    那人拄着一根木杖,从影间缓缓走出。他的动作虽然僵硬,眼眸里却闪动着奇怪的幽光,幽光中透着冷,带着怨毒,直让人不敢视。

    颜紫纱失声叫道:“祖师爷?!”

    从影里走出来的,竟然是竺乾老人。

    老人冷笑道:“好久不见了,颜丫头。”

    颜紫绡怒道:“你竟然还敢在这装神弄鬼?”

    “装神弄鬼?”老人怪笑道,“这个词用得好,老夫不正是鬼么?”

    颜紫绡哼了一声:“死老头,不要以为上次我们放过你,你就能够不知好歹,一再跑来找麻烦,信不信我……”

    “你们放过我?”老人仿佛听到这世上最可笑的笑话,“你们真的放过我了么?”

    他这是什么意思?颜紫绡微微蹙眉,正要追问,却发现边的廉锦枫体绷直,两眼大睁,腿儿栗栗发抖。颜紫绡心想:“就算祖师爷不是好人,她又为何怕成这样?”

    “果然还是廉丫头聪明,”老人地道,“那小子怎么可能放过我?他要是放过我……我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将木杖一扔,竟用双手把自己的脑袋摘了下来,捧在手中。被摘下的头颅依旧睁着双眼,眼眶里尽是荧荧的冷光,他咧嘴大笑:“颜丫头,廉丫头,你们说,那小子要是放过了我,却又是谁砍了我的头,把我害成这个样子?”

    颜紫绡又惊又疑,廉锦枫更是额上冒汗,脸色一片雪白。

    廉锦枫早已猜到,老人在那一必定已死在唐小峰手中,只是一直装作不知,所以适才看到老人出现,才会吓成那样。只是后来想着,或许唐小峰那天虽然下了毒手,却被老人用计躲过一劫。

    然而现在,老人竟将他的脑袋摘了下来,连断颈处的殷红血迹都清晰可见,这一下,自是吓得不轻,子一软,立时便倒了下去。

    颜紫绡赶紧将她扶住,眼睛却仍然瞪着老人。

    老人将头颅摆回颈上,朝少女伸出双手,大声哀嚎:“丫头,祖师爷死得好惨,你快来陪陪我……”

    颜紫绡一声尖叫,带着吓昏的廉锦枫,转过来御剑就走,一刻也不敢停留。

    在她后,老人的哀嚎慢慢地变成怪笑,笑声刺耳。

    连远处树梢上的夜鸟都被他的笑声,吓得四处惊飞……

    *****

    唐小峰带着姚芷馨,在海滩上落了下来。

    他刚一将姚芷馨放开,姚芷馨立时便跳得远远的,有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唐小峰心想,你用得着怕成这样么?我要真想害你,你还能做些什么?

    “你不用担心,”他看着姚芷馨,一本正经,“我不是坏人。”

    女孩儿怯怯地道:“你不是坏人,那你莫非是好人?”

    “我当然是好人。”

    “可是,好人从来不说自己是好人,只有坏人才会把自己说成好人。”

    “好,”唐小峰道,“其实我是坏人……”

    女孩儿一声惊叫:“你果然是坏人。”

    唐小峰重重地叹一口气……他到底应该把自己说成好人呢,还是应该把自己说成坏人?

    “好,我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唐小峰说,“但我却是自己人,你想想,我要不是自己人,又为什么要跑去救你?”

    女孩儿用双手紧紧捂着口,怯生生地往后退:“我、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说,”唐小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看着她,“现在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么?”

    女孩儿立时想起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急道:“是了是了,蘅香姐被坏人抓走了,我、我要赶紧回麟凤山去,通知红蕖姐。”

    唐小峰道:“从这里到麟凤山去,就算是再快的船,也要一两才能到达,况且,保护你的人也已经死了,你一个人上路,万一再遇到劫匪怎么办?不如我将你送去……”

    女孩儿缩着子:“你、你有什么目的?”

    这丫头的疑心病也太重了?

    唐小峰打了呵欠:“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算了,你自己回麟凤山。”

    话一说完,转就走。

    “等一下,”姚芷馨赶紧将他叫住,“我、我相信你就是。”

    “迟了,”唐小峰转过来,面无表,“我现在已经不想帮你了。”

    “你、你这人……”女孩儿简直想要哭出来。她在心中想道,如果不尽快赶回麟凤山通知红蕖姐,只怕薛蘅香真的会有命危险。

    “那、那我求你,行不?”她心中一急,竟然朝唐小峰跪了下来。

    唐小峰想,我想要帮你的时候,你怀疑我,我不想帮你了,你又求我,你还真是欠揍啊。

    “算了,我帮你就是。”他掠过去,将姚芷馨拉了起来。

    他心想,就算要去麟凤山,也得先跟紫绡姐和锦枫说一声,于是带着女孩儿进入城中。只是他去了酒,酒里的伙伴却说颜紫绡和廉锦枫早已离开,他在街上到处乱找,却连她们的影子也没看到。

    唐小峰心中郁闷,想着难道是自己突然离开,惹得紫绡姐生气,她们两人先回长生宫去了不成?

    实在无法找到那两个丫头,无奈之下,他只好在酒里留下一封书信,让伙计看到颜、廉二女后交给她们,自己用剑遁载着姚芷馨,往麟凤山飞去。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