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智佳国

    ( )    这一,唐小峰与颜紫绡一同练完剑法。

    颜紫绡练得香汗淋漓,自己到地底花园右侧的清池里洗澡去了。

    唐小峰往廉锦枫选居的阁走去,他虽然也练了好几个时辰,但用的是体内的幽戾气,这股戾气原本是石中天从鬼界召出,却莫名其妙地被他吸收,现在已经完全为他所用。

    幽戾气跟紫歌剑气完全不同,用起来气森森,练完后别说出汗,若不好好休息,让体回暖,整个人只怕都要大病一场。

    来到花园左侧阁,廉锦枫正跪坐在金炉前一动不动,金炉腾起枭枭香气,炉下紫火缭绕。

    唐小峰知道她正在默念《紫度炎光经》,守护炉火,练制丹药,一旦受到打扰就会前功尽弃,也就没有与她说话,只是侧卧一旁,斜斜地欣赏着她。

    少女穿的是她自己以鲛纱缝制的翠绿色和风伴月束裙,又罩了一件对襟半臂,头上挽着飞仙髻,两束秀发从肩头搭下,恰巧落在悄然鼓胀的酥前。

    炉火让唐小峰的子渐渐暖和起来,没过多久,少女也睁开了眼睛,见唐小峰卧在那里盯着她看,也不再脸红(这两个月来,她已经习惯了),她将金炉打开,几颗金色灵丹飘了起来,剔透如珠,香气四溢。

    她将灵丹递了一颗给唐小峰,唐小峰也不客气,接过来直接咽下,体内寒气立时一扫而光,整个人也如沐风一般,畅快得很。

    唐小峰笑道:“幸好有你在这里,我和紫绡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将紫歌剑气炼到紫华境界,我本以为,至少还要再练三五年。”

    少女摇头道:“葛仙人原本就留下了许多小还丹与培元丹,只有这几的,才是奴家自己炼成。”

    小还丹可以快速恢复消耗掉的剑气与精力,培元丹更是可以帮人强魂健魄,就是靠着这两种丹药,再加上唐小峰和颜紫绡这两个月来的不断修炼,才使得他们能够快速地将自己体内的剑气提升到新的境界。

    与此时,唐小峰也成功地将吸收来的幽戾气在体内炼化,与他自剑气彼此融合,互为依托。

    而小还丹与培元丹,在葛洪留下的《仙药卷》里却只不过是最初级的灵丹,由此看来,有关葛洪与葛玄炼成仙药,服丹飞升的传说应该不假,毕竟,连最初级的灵丹都有这种神奇效果,那真正高级的仙药,能够让人飞解成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廉锦枫遗憾地道:“可惜长生宫内,只能找齐炼制小还丹与培元丹的普通灵草,而一些上乘灵丹所需要的材料,却是难以找到。”

    “那些就等以后慢慢找好了,”唐小峰看着少女,问,“我和紫绡准备去一趟黑齿国,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少女疑惑地问:“为何要去黑齿国?”

    唐小峰笑道:“也不为什么,只是这地方虽好,但也就是刚开始住下时让人新鲜,时间长了,不管是紫绡姐还是我,都想到外头走一走。上一次,我们俩人也是在东口山将黄华剑气修炼到红华剑气后,不想再练,才跑到君子国去,一不小心惹出事来。这几天,紫绡姐已将剑气修到紫华境界,哪里还坐得住?只恨不得再跑出一个石中天来,让她大试手。”

    “这样啊,”廉锦枫掩嘴笑道,“但这样的话,岂不是更不应该出去,免得惹出事来?”

    唐小峰眨着眼睛:“但要不惹事的话,我们学剑做什么?就好像你炼丹一样,要是辛辛苦苦炼出一堆仙丹,却没人吃,那你又何必辛辛苦苦地学炼丹?”

    少女心想,这是什么道理?

    只不过虽然觉得唐小峰说得好没道理,但看他样子,估计也是实在太闲,想阻止他们到外头逛一逛,恐怕是不太可能。廉锦枫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去智佳国?”

    “为什么要去智佳国?”

    “智佳国与黑齿国本就相邻,虽然黑齿国更大一些,但明恰恰是智佳国的元霄节,”廉锦枫道,“东海诸国过节的习俗与天朝相差无几,但智佳国却因正月太冷,过节无趣,所以将六月初一改作元旦,将六月十五改作元霄,明,恰恰便是智佳国的元霄佳节,灯会是少不了的。”

    唐小峰心想,我只记得自己在这里差不多过了两个月,你却连子都记得,这还真是够细心的。

    没过几下,梳洗完的颜紫绡也来到这里,听说明有灯会可看,更是兴高采烈。

    当晚,廉锦枫又多炼制了些小还丹,第二一大早,便与唐小峰和颜紫绡一同离开长生宫,颜紫绡用飞剑将她载上,三个人化作两道紫色剑光,一同往智佳国飞去。

    到了智佳国后,由于天还未黑,灯会还早,唐小峰与二女在智佳国内闲逛。

    颜紫绡见这里的建筑无不构造精奇,巧夺天工,又看到街上虽然闹,但遇到的不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就是奔来跑去的幼童,年轻人根本看不到几个。

    她心中好奇,问廉锦枫是怎么回事。

    廉锦枫道:“姐姐可听说过‘劳民永寿,智佳短年’这句话?”

    颜紫绡摇头。

    廉锦枫解释说:“你看这些老人须发皆白,却不知道,他们其实也不过就是二三十岁。此处最好天文、卜噬、勾股算法等诸样奇巧,百般技艺,并且彼此争强好胜,用尽心机,不管做任何事,都要苦思恶想,愈出愈奇,一心想着超过他人,所以邻国才将这里取名叫‘智佳’。只是,他们只顾终构思,心血耗尽,方一成年便已须发皆白,能够活到四十岁的,少之又少。”

    颜紫绡又问:“那‘劳民永寿’又是什么意思?”

    廉锦枫道:“这四个字说的是劳民国,那里的人整忙忙碌碌,劳一生,连睡觉都不得安宁,只是不知为何,偏偏个个长寿,纵然活个四五百岁,亦是毫不稀奇。”

    “那边几个,是黑齿国的么?”唐小峰看到远处有几个人黑得出奇,简直就像是非洲的黑人。

    “嗯,”廉锦枫道,“正因为喜欢彼此争胜,所以智佳国的元霄灯会,往往也是与其不同,许多人漂洋过海,也要跑来观看。这几人,想必也是来看灯会的。”

    颜紫绡低声笑道:“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还真不知道,世上竟有人能黑成这样。”

    唐小峰耸了耸肩,心想那是你孤陋寡闻,如果你跑到非洲去的话……话说回来,这个位面有非洲吗?

    他在心中想道:“按书上所说,在我姐与她座下的九十九个花神中,有十二个,因为各种原因流落到了东海,锦枫就是其中之一。另外,在黑齿国里也有两个,一个叫做红红,一个叫做亭亭,两个都是一等一的才女,我爹和多九公路过黑齿国时,就是被那两个黑丫头辩出一冷汗,惨败而归,以至于后来再也不敢跟人谈文,我要不要去把她们找出来,看看她们到底有多厉害?”

    当然,这也只是随便想想罢了,他还没闲到那个地步。\');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