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盗剑的少女

    ( )    夜已深沉。

    颜紫绡悄悄来到唐小峰房间门前,仔细地听了听,见里面没有动静,这才小心地推开门,溜了进去。她先将字条和老人给她的地图放在桌上,然后蹑手蹑脚地来到头,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微弱光线,仔细寻找唐小峰的飞剑。

    窗外浪声连绵不断,偶尔还能听到海鸥的叫唤。

    唐小峰睡在上,呼吸平稳,而他的飞剑竟然被放在子的里头。

    颜紫绡伸出手,却无法勾到飞剑,于是不得不用双膝轻轻地压着沿,从唐小峰上伏过去。为了不惊动唐小峰,她的动作极是轻灵。

    就在她好不容易拿到飞剑的那一瞬间,她的蛮腰突然一紧,唐小峰竟伸手抱住她的腰,突然用力,少女失去平衡,一下就滚到里头,而唐小峰像抱睡枕一样侧过来,右脚架在她的腿上,脑袋半枕在她的肩头,连呼出的气都喷吐在她的粉颊上。少女睁大眼睛,不知如何是好,她悄然看去,发现唐小峰并没有醒过来,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虽然想要爬起,但由于腰被唐小峰抱住,一时间,她竟无法挣脱,只得将腰轻轻拱起,试着拉开唐小峰的双手。好不容易将他的手拉开,谁知他一个梦呓,右手一滑,竟然滑到了她的上,隔着红衣半握住她柔软的椒

    少女的脸儿一下子就了起来,偏偏又不敢动弹,心儿如小鹿般跳得好快。

    “紫绡姐……”唐小峰突然叫出声音。

    少女吓了一跳,扭头看去,但没有看到唐小峰醒来,而是继续睡着。她想道:“原来是在说梦话。”

    一想到小峰在睡梦中都在喊着她的名字,少女心头涌起奇妙的喜悦。她用手臂轻轻架开唐小峰那不规矩的右手,谁知他的右手刚一离开她的酥,却又往她的腹下滑去。

    她赶紧一手按住,不让它继续往下滑。

    然而唐小峰却又动了起来,他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呵欠,子往上翻,竟然翻到少女上,还用双手紧紧勾着她的香肩。他的脸侧贴着少女的粉颊,膛紧压着少女的脯。少女抿着嘴儿,又是好气又是好哭。

    更气人的是,好像、好像有什么硬硬的东西隔着裙子顶在她的、她的……少女突然张嘴,咬在唐小峰的耳朵上,唐小峰痛得“呀”了一声。少女连推带打,打完又踹,硬把他踹下去。

    他根本就是在装睡。

    唐小峰爬了起来,半趴在头,嬉皮笑脸:“咦,紫绡姐,你怎么跑到我的上来了?”

    “死小峰,”少女瞪着他,“你明明没睡着,也不说一声。”

    唐小峰嘻嘻笑地凑上脸去:“紫绡姐,你三更半夜偷偷跑到我房间里来,还爬到我的上,也没见你说一声啊,怎么,是不是漫漫长夜,无心睡眠,想找个人来陪你一起睡?”

    “睡你个头。”颜紫绡跳下,想要带着飞剑跑出去。

    唐小峰却一把将她拉住,二话不说又把她压到上,一本正经地看着她:“紫绡姐,你不会是真的要离开我,让我跑去找你?”

    “你、你说什么?”心事突然被拆穿的少女,一下子变得慌张起来。

    傻丫头,你还真是被人卖了都要帮人数钱。

    “紫绡姐,你知不知道那老家伙为什么要出主意,让你带着他偷偷跑到长生宫去?”唐小峰说,“他根本就不想把我们带到那里,这几天,按着他指引的路线,船其实一直都在绕着黑齿国打转。石中天废了他的功力,把他关了十多年,都没能从他口中问出长生宫的下落,他又怎会那么简单的,就把长生宫的位置透露给我们?他骗你带他到长生宫后,就会把你害了,让我再也找不到你……”“可是、可是他留下了地图……”

    “你怎么知道那张地图是真的?”唐小峰道,“他要真想带我们去长生宫,这几天我们问他长生宫的位置时,他的口风又怎会这么紧,一点也不肯透露?他把你骗走后,却留一张假的地图给我,到那时,我又上哪去找你?”

    “可这样子的话,从一开始,祖师爷就没必要把长生宫的事告诉我们。”

    “那样的话,谁把他带到这里来?”唐小峰道,“另外,紫绡姐你和锦枫一样,都是仙子转世,体质与别人不同,这也是他想要把你骗到长生宫后,再出手害你的原因之一,到时候,你就算被他煮着吃了,也只能自认倒霉。”

    颜紫绡听他说得这么认真,也有些将信将疑起来,这时,她又忽然想到,唐小峰分明就是偷听到她与祖师爷的对话,那、那她的心事……

    “紫绡姐,”唐小峰在她耳边哄道,“就算我这几天对锦枫好些,那也只是因为她被迫离开君子国,无依无靠的,她又不像紫绡姐你这般能干,所以我多照顾她些。可是我对她再好,难道又好得过紫绡姐?咱俩谁跟谁啊?”

    “谁,谁要你对我好了?”少女脸都红透了。

    唐小峰自然知道她口是心非,于是嬉笑着又哄了几句,颜紫绡本就单纯得很,哪里是他对手,几下子就被她哄得心花怒放。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想起祖师爷还在那等着她,于是问唐小峰该怎么做?

    唐小峰二话不说,伸手解她衣裳。

    “你、你要做什么?”少女的心儿跳得好快……

    *****

    夜色依旧深沉,竺乾老人悄悄溜到船头,耐心等待。

    一个影从舱内掠了出来,穿着红裙,拿着飞剑,大概是没有时间梳弄,披头散发的,还低着头用手搓弄眼睛,像是哭了许久的样子。

    看到颜紫绡真的偷了飞剑出来,老人这才松一口气,虽然傍晚时就已将她骗住,但那姓唐的小子聪明得很,老人一直在担心她没能够从唐小峰手中盗得飞剑。少女将飞剑递给他,他赶紧贴上一张符纸。

    少女御着飞剑,用剑气载上老人,飞上夜空。海风很大,星月无光,老人一路上指点方向,少女也不吭声,一切都听他的。

    就算是御剑飞行,也不可能数个时辰都不落脚,好在黎明前,老人就已指着远处:“丫头,就在那里。”

    少女见那里海浪翻滚,并没有岛屿,虽然心里感到奇怪,却还是飞了过去。

    突然间,云开雾散,一个海岛莫名地显现出来,岛并不小,还有一座造型奇怪的山峰竖在中央,少女也不知道这么大的一个岛,自己刚才为什么竟然没有看到。她载着老人落在岛上,好奇地四处张望。

    老人看着她的背影,露出森冷的笑容,从袖子里悄悄取出一张纸符……他虽已被石中天用魅蚀魂水化去一功力,但他所学颇多,这几天悄悄制了几张效果不同的咒符,而这张画的便是茅山道法中的缚神咒,被缚神咒制住的人,就算有飞天遁地的本事也难以动弹。

    老人装作不小心摔了一跌,少女赶紧转扶他。趁着这个机会,他将缚神咒直接往少女上贴去。谁知还没等咒符贴上,他的手腕便已一紧,被“少女”握个正着。

    他大吃一惊,抬头看去,“少女”拔开散乱的头发,冲他怪笑:“祖师爷,你这是在做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