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纪沉鱼

    ( )    君子国,王宫。

    王子华迈着步子,往他所住的知礼走去。

    从鬼斧山传来的消息实在是不容乐观,胡二娘死了,王兄在重伤之后落入海中,现在生死未卜。

    那两个孩子竟然有大破鬼斧山的本事,实在是大出王子华的意料,而他更是在心中恶意地想,如果他的兄长就这样死在海中,那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君子国,都将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一想到从小到大,兄长让自己所受的屈辱与痛苦,他的心中仍有一种莫名的害怕。而他更是深深的知道,以兄长的格,终有一天,君子国将被他带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进入内时,他在心中想道:“如果那几人没有说谎,那么,王兄在落海之前,他的幽冥剑已经毁坏,右手也完全断去,连眼睛也少了一只,那样的伤,在落海后根本不可能再活得下来。”

    他从内心深处涌起一阵愉快的感觉。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子忽地一震,整个人顿在那里。

    在白玉桌旁,坐着一个沉的男子,他的左眼空空洞洞,右肩断臂处缠着绷带,绷带上血迹斑斑。

    男子面无表地看向王子华,独眼闪动着森冷的光芒。

    “王兄……”王子华的双腿开始发软。

    “你好像很开心?”君子国大王子的嘴角溢出一丝嘲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让二弟如此的开心?”

    王子华的面容极是僵硬:“听说王兄遇险,小弟、小弟一直都在担心,现在看到王兄平安归来,小弟、小弟才开心起来。”

    “是么?”姚冲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句,他用左手拔弄着桌上的玉杯,淡淡地问,“有你这样的好弟弟,愚兄又哪里舍得不回来?”

    王子华低着头,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愤怒和怨恨,却不敢让他的兄长看见。

    蓦地,在他心中响起一个奇怪的声音:“你为什么要怕他?”

    王子华心里一惊……他不知道这声音从何而来,只是凭着感觉,他知道这声音来自一个女子,它听上去是那般的轻柔而又充满惑。

    女子的声音再次从他心中响起:“他受了重伤,筋疲力尽,好不容易才逃回这里,你为何还要怕他?就因为你一直都在怕他,他才敢这样一直欺压你,你被他欺压了这么多年,难道还要一直被他欺压下去?”

    王子华悄悄抬起头来,看见姚冲依旧面无表地坐在那里,显然,心里的这个声音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到。

    石中天将怀中的水一饮而尽,冷冷地道:“立即派人去打听,那姓唐的小子现在到了哪里,有没有一个老家伙跟他们在一起。”

    王子华再次低下头来:“是。”

    那女子继续道:“你的怀里不是藏着一支短剑么?无数个夜里,你不是都想着用这支剑狠狠刺穿你大哥的心么?现在,你就慢慢走过去,把剑偷偷拿出来,一剑刺过去,然后就一了百了了,你将成为君子国唯一的王位继承人,你将再也不用害怕任何人,谁也不敢欺负你,谁也不敢看不起你……你在等什么?”

    王子华轻轻地向他的兄长走去。石中天用眼角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还有什么事?”

    女子的声音再次从王子华心底响起:“告诉他,你不但已经知道那几人去了哪里,你还找到了生长宫的位置。”

    “好教王兄知道,”王子华木然地道,“小弟早已经在派人追踪那几人的下落,不但如此,小弟还找到了传说中的长生宫。”

    石中天动容道:“你找到了长生宫?在哪里?”

    王子华离石中天只有一步之遥:“就在……”袖子一翻,一柄短剑直夺石中天心口。

    石中天一下子就用左手抓住短剑,剑割破他的手掌,他冷冷地看着王子华:“你做什么?”

    王子华丢开短剑仓皇后退,脸色苍白,汗如雨下。石中天站了起来,手掌一翻,将剑柄持在手中,慢慢地向王子华近,他的形本就高大,再加上多年的威,将王子华压迫得缩在墙角,根本不敢动弹。

    “我还真是小看了你,”石中天森然冷笑,“想不到,连你都敢向我出手,你真以为,就凭你的这点能耐,也能杀得死我?”

    王子华颤声道:“我、我……”

    那声音又一次在他心头响起:“你还真是没用呢……不过不用担心,还有我呢。”

    石中天突然大喝:“什么人?”

    他骤然转,却一个人影也没有看到,他惊疑不定,四处张望,又回头看向王子华,他看到王子华瞪大眼睛看向他的脑后,然而等他快速一转,却还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但是王子华看到了……他看到一个小的黑影飘在他兄长的后,轻灵如烟,迅捷如魅,不管他兄长如何转,那黑影总能先一步避开。

    石中天左臂一扭,短剑诡异地甩向后,却听铛的一声,短剑与墙壁交击,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的心中涌起一丝难以言喻的恐惧,他能够感受到暗藏的杀机,却怎么也无法找出敌人,这种处境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害怕。

    一条白绫凭空出现,蛇一般缠上了他的脖子,白绫的另一端飞上横梁。

    石中天不断挣扎,却怎么也无法扯断白绫,直至口吐白沫,体僵直,死鱼般吊在空中,再也无法动弹。黑影飘了过来,停在王子华面前,却是一个玲珑小的少女,她穿翠衫儿,头挽双丫髻,肩上披着彩色飞绫。

    少女看着王子华,笑得有若天绽放的桃花:“我说过,不用担心的,是不是?”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极是好听。王子华突然觉得不害怕了,他看着翠衫少女,问:“姑娘,你是谁?”

    “我叫纪沉鱼!”少女收起笑容,问,“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王子华沉吟片刻:“沉鱼……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聪明,”少女双手一拍,喜笑颜开,“我叫纪沉鱼,是因为我漂亮,天底下难道还有别的名字配得上我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王子华看着纪沉鱼,他开始觉得这个少女真的很漂亮,漂亮得就像天上的仙子一样。

    “你想不想做我的小狗狗?”少女说,“像我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做我的小狗狗,怎么也不会辱没了你,对不对?”

    王子华张口结舌,想要说话,然而一种奇怪的声音莫名地闯入他的心灵。他突然那么地渴望做她的狗,这种奇妙的渴望,让他幸福,让他快乐,这样的幸福与快乐是他以前从来也没有过的。

    他趴在地上,冲着少女汪汪地叫了两声。

    “乖,以后我会照顾你的哟,”纪沉鱼笑得花枝乱颤,“你做了我的小狗狗,就没有人再敢欺负你,谁要敢欺负你,我就会帮你杀了他,所以呢,你以后做什么事都不用怕,知道了么?”

    少女伸出手来,摸了摸王子华的脑袋,子一飘,如烟雾一般消失不见。

    如果不是兄长的尸体依旧挂在那里,王子华真的会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古怪的梦,在梦里,遇到了一个精灵古怪的少女。他看到地上的短剑,爬过去捡了起来,咬了咬牙,朝他兄长的尸体冲去,从石中天的后一剑刺入。

    十几年来,一直压抑心头的愤怒多少宣泄了些,他大口地喘着气,然后爬到上,对挂在那儿的尸体不想再多看一眼。

    他想要入睡,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那奇怪少女的影不断出现在他的眼前,闭上眼睛是她,睁开眼睛也是她,明明才刚认识她,但在他心中,却像是第一次恋的少年一样,怎么也无法把她忘记。

    他在脑海中不断地呼唤着少女的名字:“纪、沉、鱼……”

    ***

    大船绕过大人国、黑齿国,不断往东驶去。

    唐小峰房间里休息,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紧接着便是少女清清脆脆的声音:“唐公子,在么?”

    唐小峰一下子就跳过去将门打开,果然看到廉锦枫亭亭地站在那里,于是便将她拉了进来,又将门关上。

    廉锦枫见他二话不说就把自己拉入房间,脸儿也不知怎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唐小峰打量着她,见她冰肌莹彻,淡雅脱俗,腰婀娜纤细,儿曲线人,云鬓轻贴粉颊,衣香仿若幽香,美得简直不可方物,越看心中越是喜欢。

    女孩儿心想:“他怎么又盯着我看?”

    “锦枫,”唐小峰轻柔地问,“你找我有事么?”

    廉锦枫盈盈下拜,唐小峰赶紧将她拉住。她低声道:“公子替奴家报了血海深仇,奴家还一直未曾谢过公子。”

    唐小峰摇头:“你不用谢我,胡二娘是被石中天杀的,至于石中天,我虽然伤了他,但却还是被他逃了去。”

    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嘿嘿地想:“你想怎么谢我?”\');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