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纣绝阴天斩

    “纣绝天斩?”廉锦枫和颜紫绡对望一眼。

    “纣绝天斩,乃是以自意志强行打通通往鬼界的要道,从鬼界提取幽戾气的强大招式。幽戾气,至至寒,纵连神仙碰到它也会化作血水,纣绝天斩便是以剑气带动幽戾气的可怕剑式。”

    “那、那小峰怎么办?”颜紫绡俏脸苍白。

    “没有用的,”竺乾老人无奈地道,“姚冲这一剑施展出来,莫说那小子必死无疑,整个鬼斧山也别想有人能够活下来。”

    二女暗自心惊,竺乾老人却也叹息难止,他在这地牢深处被姚冲关了十多年,今终于等到再见天的机会,却想不到,姚冲竟然真的练成了幽冥剑法的第十三式……那至邪至恶的一剑。

    ……

    ***

    石中天高举黑剑。

    无数死气在他上方聚集成形,化作一颗森诡异的黑色行星。

    地面上,那些海盗尽皆战栗,死亡的恐惧深深地抓住他们的心,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石大当家用出这一招,他们也不知道这一招的威力到底如何。

    但他们却止不住的害怕。

    仅仅是看着那颗黑色行星,他们就有一种除了死亡、别无出路的绝望。

    他们已是无路可逃,他们即将死在这里……他们深深地知道这一点。

    整个鬼斧山中,只有一个人没有在害怕。

    那个人就是唐小峰。

    他抬起头来,错愕地看着由幽戾气聚集而成的黑球,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从它里面散发出来的可怖能量,他清清楚楚地知道,石中天的这一招有可能将整个鬼斧山都一同毁去。

    但他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看着那颗让在场每一个人都惶惶不安的黑色行星,他竟然有一种可笑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好像某个人在他面前吹嘘自己有房有车,多么富有,结果一转,拿出来的却是一辆破旧的自行车。

    此时的唐小峰,就是这样的感觉。

    石中天的脸上流露出毒和扭曲的笑容。

    他的心中涌起即将毁灭一切的快感,尽管这招“纣绝天斩”付出了他的一只眼睛,尽管他苦心经营多年的鬼斧山也将毁在这招之下,但他不在乎,他的心中从来就只有破坏和杀戮,不管是对亲人,对朋友,还是对那些为他打拼打抢的手下,他都只有在欺压他们、虐待他们的那一刻,才能感受到痛快。

    明明是君子国的王位继承人,却跑到海上来做强盗头子,这只是因为,他天生就喜欢这种烧杀抢掠、肆意破坏的感觉。

    石中天大吼一声,幽冥剑直斩而下,随着他这惊天动地的一斩,幽戾气朝唐小峰狂轰而去。

    这是连金仙也可以轻易摧毁的一击。

    天昏地暗,众神惶惶。

    唐小峰却双腿一蹬,倒迎而上。

    石中天的嘴角溢着冷笑……这小子居然还嫌死得不够快?

    然而,这道笑容很快就凝结了。

    裹着强大死气的黑色行星轰在唐小峰上,而他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就这样直冲而来,反而是黑色行星突然碎散,那滚滚死气,有若倒泻的天河般直闯入少年体内,被他吸收得一干二净。

    唐小峰双手持剑,一剑劈下。

    幽戾气化作闪电,雷霆般击向石中天……纣绝天斩!

    石中天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连神仙都能杀死的幽戾气竟然会被这少年占为己有?为什么这少年能够如此简单地把他的绝招学去?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再不逃,那就死定了。

    他愤怒地将幽冥剑甩了过去,黑色雷霆击在幽冥剑上,幽冥剑四分五裂,而他转就逃。

    唐小峰大喝一声,剑势不停,一剑便将石中天的右手连臂带肩斩了下来。

    石中天惨叫一声,带血跃入大海,海浪翻腾,溅起无数血花。

    唐小峰冷笑一声,定在那里。

    乌云消散,天地复明,山上的海盗全都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天空中的少年,他们知道自己还活着,他们知道他们的大当家输得惨不忍睹,但他们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唐小峰收起飞剑,低下头来,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

    这些人脸色大变,狼狈逃窜,深怕这少年会来找他们麻烦。

    ***

    颜、廉二女搀扶着老人,慢慢地走出地牢。

    此时,金乌已经落向大海,天色开始变得昏暗。

    唐小峰懒洋洋地落了下来。

    “小子,”竺乾老人淡淡地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做到什么?接下刚才那一招?”唐小峰伸伸懒腰,“那一招只是看着吓人,好像也没什么厉害的。”

    竺乾老人面无表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接下来,唐小峰就在山中找了些吃的,与老人和二女一同分着吃了,又找了一艘大船,把鬼斧山抢来的好几箱财宝搬到船上后,抓了几个海盗,强迫他们做水手开船出海。那几个海盗眼睁睁看着唐小峰打败了他们的大当家,哪里还敢拒绝?

    圆月慢慢地移上夜空,繁星点点,有若幻灭不定的灯火。

    廉锦枫受了一整天的惊吓,口又被银钗刺穿,虽然伤得并不算重,却也无法再坚持下去。颜紫绡在硬拼石中天的过程中受了内伤,再加上体内的先天灵气被唐小峰吸去,还没有补上,体也是又累又重,帮廉锦枫涂上海盗所藏的伤药后,二女便在船舱内找了个房间,沉沉睡去。

    那几名海盗战战兢兢地问唐小峰要把船开去哪里,唐小峰却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去,就让他们先在海上飘流。

    夜深人静,涛声滚滚。

    唐小峰一人在甲板上,想起在与石中天交手时,他弄出来的那团黑气闯进了自己的体里,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于是盘膝坐下,察看体内气脉,谁知不察还好,这一察看,竟发现自己丹田之处积着一团诧异的气流。

    他试着用剑气去碰触这股气流,气流散出丝丝寒气,却又并不让他觉得难受。

    这时,竺乾老人也柱着一根木杖颤颤抖抖地从船舱走了出来,唐小峰赶紧向他请教。竺乾老人道:“幽戾气,本是天底下最为寒的天地之气,你竟然能够将它吸引,你的体质,只怕与常人不同。只不过,就算体质契合,放着不管的话,它早晚还是会侵蚀你的五脏六腑,让你整个人化作血水。”

    唐小峰苦丧着脸:“祖师爷,那我应该怎么做?”

    竺乾老人看他一眼,问:“我先问你,你现在可还用得出紫华剑气?”

    唐小峰摇头:“先天灵气散去后,就用不出了。”

    “那先天灵气原本就不是你的,就算暂时帮你提升剑气,也早晚还是会散去,”老人淡淡道,“我问你,你想不想让自己在一夜之间功力大涨,不但直接进入紫华境界,便连最后的神华境界,也指可待?”

    唐小峰大喜:“祖师爷,你有什么好办法?”

    “办法倒也简单,”老人面无表,“那两个丫头都是天仙下界,白天你只是吸收了她们体内的先天灵气,就能轻轻松松打败姚冲,如果你再进一步,直接盗走她们的真,她们的先天灵气,自然便会归你所有。到那时,你以先天灵气炼化体内的幽戾气,这天底下,还有几个人是你敌手?”

    唐小峰眼睛一亮:“要怎样盗取?”

    “女子真藏于牝户,你只要用我教你的采补之术与她们行房,盗取过来,轻而易举。”

    “这个……她们要是不肯怎么办?”

    “我看她们两个对你都还不错,你下点工夫,让她们委于你,有何难处?”竺乾老人冷笑道,“更何况,那两个丫头,一个本领有限,另一个失了飞剑,就算她们不肯,你对她们用强,她们还阻得住你?”

    这是强啊强

    唐小峰小声问:“我把她们的真盗过来后,她们会怎么样?”

    老人哼了一声:“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与其去管她们失了真后会怎样,何不想想你把她们体内的先天灵气占为己有后,又会怎样?到那时,你有先天灵气和幽戾气打下根基,随随便便练上几年剑法,自然能够纵横天下,谁还能奈何得了你?只要有天下无敌的本事,这天底下的女人,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原来不是强,而是杀……

    唐小峰心想,看来像紫绡姐和锦枫这样的天仙转世,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这死老头才遇到两个就觉得极是难得,嘿,他要知道被谪下人间的天仙足有百个之多,不知道会不会激动得要死?

    又想到,这老头把先天灵气说得这么有用,那么,我把我姐和她手下九十九个花神的真全都盗来,岂不是一下子就能成仙成魔,天下无敌了?

    “做这种事,不会有报应吧?”他瞅着老人。

    “报应?”老人冷笑道,“古往今来,那些成就大业者手中莫不沾有无数鲜血,老天给他们的报应,莫非就是让他们称王称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天底下枉死的人多了去了,谁又曾报复过天?你要是弱小得有若猪羊,就算不做坏事,也难逃厄运,你要是比天还大,那就算将世上之人杀尽杀绝,天也不敢惹你,你说、是也不是?”

    他目光闪动,声音低沉,语气中仿佛带着穿越人心的力量。

    霸业与权势,原本就是每一个男人的追求,老人深深地知道,这世上根本没有几人能够抵挡得住这样的惑,而像这种仅仅通过男欢女就能获得力量的采补之术,虽然一向被视作邪道,但千百年来,仍有不知多少**之徒前去尝试。

    像这样的不劳而获,它的吸引力实在是太过强大,太让人难以抵挡。

    唐小峰兴奋地跳了起来:“祖师爷,该怎么做,你教我。”

    见这小子已经意动,老人的心中涌起毒的冷笑,他把采补真的办法说了出来,唐小峰二话不说,直接就往船舱冲去,来到二女房门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不管是颜紫绡还是廉锦枫都已累了一天,睡得昏昏沉沉,有人进来也不知道。

    唐小峰站在前,看着她们那美丽无瑕的脸蛋,嘴角溢出一丝邪恶的笑容。

    紫绡姐、锦枫……对不住了!

    他嘿笑着从口袋里取出一根碳笔,开始……在她们脸上画花!

    ……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