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先天灵气

    所谓采补,顾名思义,就是通过阳相交的方式,来吸收对方体内的精华,此术最初据说是由彭祖所传,又被称作房中术……当然,这只是传说罢了。

    其实采补术原本只是双修术中的一种,所谓双修,乃是阳交感、双修双益,本来并不是什么让人看不起的恶术。只是,术法本无所谓好坏,但是修术的人却有好坏之分,有些人学会此术后,专一采补阳又或是采阳补,损害他人真元以利自,有违天道,时长久,此术也渐渐被人当成邪道。

    唐小峰按竺乾老人所教,先将自阳气在体内形成涡流,再吻住颜紫绡,在与少女真互相交感的那一瞬间,将她体内天然拥有的先天灵气吸入自己体内。

    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他明明没有闻到花香,却像有一股浓郁醉人的香气涌入他的体内,让他像是吃了人参果一样,每一个细胞都舒展开来,竟是无比的舒服。

    而颜紫绡却一下子变得虚弱起来,连站都无法站稳。唐小峰赶紧将她搂住,唇分之后,将她双腿勾起,小心放在地上:“紫绡姐,你怎么样?”

    “只是、只是有点累。”颜紫绡低声说。

    先天灵气乃是她自灵根所生,跟邪道中人利用采补之术所盗取的真不同,损失一些,并不会损害到她的寿命。但是,就跟那些献血自愿者一样,失去一些血液虽然对体无害,最终也能靠着骨髓的造血功能自行补上,但暂时的虚弱还是免不了的。

    吻完颜紫绡后,唐小峰站了起来,与廉锦枫面对面地站着。

    廉锦枫整个脸都红得跟桃花似的,虽说是事急从权,但她出于一向讲究礼仪的君子国,有道是男女授受不亲,现在竟要让一个男子来亲吻自己的嘴儿,她如何不羞?

    “锦枫,”唐小峰将她搂了过来,嘻嘻笑道,“可以么?”

    少女羞羞地“嗯”了一声。

    唐小峰用单手托起她的脸儿,见她眼儿微闭,眼睫跳动,连呼吸都急促起来,仿若一枚任君品尝的草莓,一颗心也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

    他低头吻在少女嫩的双唇上,连舌头也大力地挤了过去,挑逗她香软的小舌。

    少女哪里想到他这般放肆?更是羞得整个脸都是的。

    同样是先天灵气,颜紫绡予唐小峰的感觉是浓郁醉人、舒适无比,从廉锦枫体内流过来的,却是清新自然,柔和如水,让人恋恋不忘。

    看来,这就是凌霄花和水仙花的区别!

    采集完先天灵气后,唐小峰将廉锦枫抱到颜紫绡边,再按老人所教,打坐运气,将二女的先天灵气与自剑气混在一起,彼此相交相感,互相融合。

    他只觉得剑气在自己体内快速地涌动,就好像是一盆温和的火,突然被烧上了的油,一下子就变得高涨起来。

    颜紫绡看到唐小峰上腾起一股强大紫气,这股紫气霸道异常,予人一种万夫莫敌的感觉。她心中一惊,忖道:“莫非这就是紫华剑气?”

    “紫华剑气?”竺乾老人嘿笑道,“不错,不错。”

    旋又想道:“我只将心法简简单单地对他念了一遍,他马上就能领悟过来,运转得一丝不错,这少年的天分实在是不简单。还有这两个丫头,她们的先天灵气别具特色,且都强得可怕,一下子就帮这少年突破到紫华境界,她们的前世,只怕不是靠积善修德登上仙境的普通仙神,而是禀承某一类天地灵气,不修而得道的天仙。”

    老人眼眸中的幽光,莫名地跳动起来,忽明忽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唐小峰跳了起来,将手一指,飞剑在他边霹雳般交错不休。

    紫华剑气果然不同凡响,与红华剑气根本就不在同一阶段,这一瞬间,唐小峰只觉得整个大地都与他融成一体,体内仿佛有用不完的能量。

    “你先将我上的铁链劈了,然后我再教你三招剑法,”竺乾老人冷笑道,“我早知姚冲这人寡恩无,当初教他幽冥十二式时,就悄悄留了一手,你只要学了我这三招剑法,就可以破尽他的幽冥十二式。”

    “祖师爷,”唐小峰问,“您既然知道他是那样的人,那你还教他?”

    莫非你有自虐倾向?

    竺乾老人哼了一声:“他是君子国的大王子,我恰好有用他之处。再加上,他学的全是我教给他的,就算他天生反骨,我也并不担心他能做出什么事来。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连我也不曾想到,他竟然有本事从北海找来魅蚀魂水,此水无色无味,防不胜防,竟将我一功力化于无形,才会着了他的道。”

    果然是自虐。

    “虽然我教你的这三招能够破尽他的幽冥十二式,但你千万不可大意,”老人淡淡地道,“幽冥剑法,其实共有十三式,这第十三剑才是最霸道最可怕的一剑,他要是练成这第十三剑,那你无论如何也不是他的对手。”

    唐小峰怔道:“他如果用出那一剑来,我该怎么做?”

    “什么也不用做,”老人冷冷地道,“就算你有先天灵气提升功力,但他只要施出那一剑来,你仍然是死定了。所以,你不妨祈祷他还未将那一剑练成。只不过,这一剑难练得紧,就算以姚冲的天分,现在应该也还是未能练成,所以,你的胜算大得很。”

    唐小峰这才松了口气。

    上方石道轰声连连,唐小峰深吸一口气:“紫绡姐,锦枫,你们等我!”

    化作一道紫虹,直掠而去……

    *****

    “鬼剑”石中天双手撑着幽冥剑,立在石道间,在他前方,数名海盗仍在搬运落石,疏通地道。

    眼看地道就要打通,突然间,只听轰的一响,前方突然炸了开来,那些海盗被激崩的碎石撞得血模糊,一个个惨死当场。

    一团紫气狂涌而来,石中天心中一惊,形快速后退的同时,幽冥剑往前一斩。

    如此凌厉的一剑,竟然无法将那团紫色剑气破开。

    石中天飞出地牢,来到外头,紫色剑气顿住,在他的前方,现出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少年如松树般立在那里,脸上溢着懒洋洋的笑容,眼眸闪动着锐利的光芒。

    群盗涌上前来,将少年砍成酱,少年子一转,剑气暴涨,随着几道剑环,冲上前的海盗纷纷扑倒,鲜血染红了地面。余下的惶惶而退,面面相觑,不敢上前。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