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寻死

    岛上男人女人都有,男的都是些靠出海劫掠为生的海盗,女的则是他们的家眷又或是被抢来做丫环奴婢的良家女子。

    唐小峰先偷来两衣服,和颜紫绡一同换上,换衣服时,两人虽然背对着背,唐小峰却还是悄悄扭头,偷看少女的蛮腰和翘。他们把自己打扮得跟岛上那些贼男贼女相差不多,然后开始往山头潜去。

    在山腰处的一个广场上,他们看到胡二娘正在那里指挥着什么。

    他们守了许久,直至看到胡二娘做完手头上的事,往一座竹屋行去。两人静悄悄地跟在她的后。

    胡二娘推开竹门,正要进去,却又犹豫了一下,回过头来。

    唐小峰和颜紫绡却已同时发动,闪电般掠了过去。胡二娘心头一惊,待要闪时,这两人的速度太快,飞掠中剑光暴散,剑势凌厉,让她不得不往屋内退去。

    这一退,唐小峰和颜紫绡更是肆无忌惮,直接冲入屋内,剑光连闪,一个指在胡二娘的心口,一个指在她的咽喉。唐小峰再用脚一勾,直接把门关上。

    从强行出手到制敌取胜,只不过是一刹那的工夫,不但外头没人看到发生了什么事,连胡二娘也来不及发出声音。当然,对于唐小峰来说,这亦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从昨夜交手的形来看,抛开她那古怪的“洪炎入鼎”不谈,胡二娘的本事并不比他更强,而他和颜紫绡在这两三年间,都是一同修炼剑谱,配合默契,两人同时出手,胡二娘自然没有反击的余地。

    为了不看她的眼睛,唐小峰强迫她转过去,将她按在上,从头被单撕下一块布,绑在她的眼睛上。胡二娘苦笑道:“你们两个还真有一,我本以为你们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快就跑到鬼斧山上来。”

    唐小峰嘻嘻笑道:“早也是来,迟也是来,自然是早来早好。”

    胡二娘冷笑道:“我看你们还是早走早好,等大当家回来,就算你们像猫一样有九条命都不够死。”

    唐小峰耸了耸肩:“那样的话,你最好指望你自己也有九条命,那样你就够死了。”

    颜紫绡低声问:“小峰,我们现在怎么做?用她去跟石中天换人?”

    唐小峰心想:“锦枫不过是水仙村的一个孤女,我们昨晚拿那二王子去换她,结果石中天却让胡二娘把锦枫劫走,以那二王子的份地位,石中天擅且不在乎他死活,现在拿胡二娘去换锦枫,也未必能够成功。”

    胡二娘哼了一声:“你们最好不要做这种无聊的事,大当家绝不会受任何人要胁,也不会在乎任何一个人的死活,你们拿我去换那丫头,只不过是自讨没趣。”

    唐小峰笑道:“难道对石大当家来说,你这个鬼斧山二当家,还没有被抓来的一个丫头重要?”

    胡二娘冷冷地道:“对大当家来说,根本没有谁是重要的。”

    “这样啊,”唐小峰无所谓地道,“那就只好由你带我们去救人了。”

    胡二娘冷笑道:“我为什么要这样……”

    她话还没说完,唐小峰已一手按住她的后脑,一手拔剑,剑光一闪,直接刺入胡二娘的左边大腿,钉在地上。胡二娘痛得发出一声闷哼,连颜紫绡也没想到唐小峰出手如此狠辣,吓了一跳。

    唐小峰将手松开一些,森森地道:“不要跟我搞花样,也不要跟我乱扯,如果我救不了人,你也别想活下去。”

    胡二娘声音嘶哑:“如果我放了那丫头,大当家知道后,照样不会放过我。”

    “是么?”唐小峰冷笑着拔出刺在她腿上的飞剑,带血的剑横在她的脖颈上,“看来,你只能选择是现在死,还是带我们去救人,然后跟我们一样,有多远逃多逃,你说呢?”

    胡二娘听出他语气中的杀意,额上冷汗直流……这小子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

    廉锦枫缩在牢房的一角。

    栏栅外,两个贼人打量着她,其中一个低笑道:“这丫头水灵灵的,皮肤白,材好,玩起来一定很有滋味。”

    另一人瞪他一眼,道:“大当家拿她还有用处,你最好先不要打她的主意。”

    那人笑道:“没事,等她没有用处时,大当家总会把她赏下来。如果三当家还在,说不定还会把她强行占了去,现在三当家死了,到时候人人有份,就看谁先喝到头羹。”

    廉锦枫听着这两个人的词秽语,心生绝望,想着被官府抓了去,最多也就是被屈杀而死,现在落在贼人手中,纵然能活,也不免受辱,倒不如死了算了。

    想到这里,趁那两个贼人不注意,她悄悄摘下头上一根银钗,用手藏在后,用石砖磨尖。她本想以此割脉自杀,却又想着,割脉自杀耗时太多,到时血还没流尽就被贼人救起,那就是想死也死不了了。

    她咬了咬牙,握着银钗从左内侧往心口戳去,钗尖刺入肌肤,但离心脏却还远着。她将银钗使劲往下按,偏偏银钗太短,又不够利,虽然痛得哼,却没有那么容易死去。

    其中一名贼人看到她形不对,拍了拍木栅:“丫头,你没事吧?”

    廉锦枫没有理会,她本就是缩在墙角,双腿蜷在前,右手按在口,那两个贼人只看到她样子难受,却没有看出她是在寻死,也没有如何在意。

    迷迷糊糊间,廉锦枫隐隐听到两声沉闷的声响,紧接着就是牢门被人打开的声音。她艰难地抬起头来,却是视线模糊,也看不清是谁进入牢中,只想着若是没有死成,子早晚遭贼人玷污,然而不知是刺偏了位置,还是银钗确实太短,虽然心口痛得尖锐,却还是没有死成。

    廉锦枫又急又气,而来人发现她的异样,竟抓开她的手,硬将她搂了过去。她想要挣扎,却早已力气全无,而来人竟然开始解她襟,更是让她羞怒得几乎哭出来。

    “锦枫、锦枫……”

    那个人的声音却也充满了焦急和关切。

    廉锦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视线聚集,她终于看清了这人的脸。

    “唐公子……”心里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她昏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