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君子国

    五艘战船护送着许老的商船往君子国驶去。

    在途中时,许老为他答谢救命之恩,要送唐小峰和颜紫绡一些金银珠玉,颜紫绡眉头一挑,说她既然出手救人,那自然是不求回报,若是为了钱财,那何不学那些海盗,直接将船劫走?

    唐小峰更是自豪地着腰杆,说我辈中人,济世救人、惩锄恶那是份所当然,你给我们钱,那就是看不起我们。

    颜紫绡见唐小峰跟自己想的一样,不眉开眼笑。

    等她跟优优玩去时,唐小峰却跟许老勾肩搭背地进入舱中,出来时怀里多了一个袋子,至于袋子里藏的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摇起来琳琳琅琅,清脆悦耳。

    下午时,商船来到了君子国港口。

    唐小峰见岛上被城墙围了一圈,城门出用古篆写着“惟善是宝”四个大字,城外有楼亭市集,人烟辏集,作买作卖,一切都井然有序。许老在城外包了间客栈,将运来的珠宝搬了进去,又请唐、颜二人一同住进。

    唐小峰不解地问:“既然要住,为什么不在城里找家客栈,却要住在城外?”

    许老苦笑道:“君子国民风纯朴,外邦都喜欢来这里作生意,只是外邦之人,各色各类都有,有的只是单纯来做生意,还有不少却是偷鸡摸狗的窃贼或是商,后来因事出得多了,上任国王就定下规矩,外邦之人在夜里只许住在城外。”

    住下后,许老就到处下拜贴去了,唐小峰和颜紫绡带着优优,到城里四处乱逛。唐小峰看到一家衣铺,拉着颜紫绡往里面走,颜紫绡因为上没钱,有些犹豫,唐小峰却笑着从口袋里翻出些银两,说自己早已向许老借了一些。

    颜紫绡这才放下心来,跟唐小峰一同进入衣铺。

    她却哪里知道,这点银两只不过算是“小费”,在唐小峰的怀里,揣着整整一袋的珍珠。

    两人从东口山来到这里,本就是因为上衣裳已不合,于是各自在衣铺里选了一,问起价格,却是便宜得不像话。颜紫绡见这衣裳明明是好布好料,老板娘却在那说自己的货不如别人的好,说着说着又给他们打了八折,于是想着:“难怪他们说君子国好让不争,这样子做生意,难道不会赔本么?”

    当下,两人就老板娘替他们量修改,借着店里的单房直接换上。走出来时,唐小峰一小青科纳短衫,异常合,再转头看向颜紫绡,却见她上穿着红绸短衫,下穿着红绸袄裤,头上束着红绸鱼婆巾,腰间缠着大红丝绦,脚上还登着一双红色绣花鞋。

    她将那只红剑插在腰间,再加上红润润的俏脸,竟有若红玫瑰一般,红得艳丽,仅仅是看着,就让人心旷神怡。

    优优叫道:“颜姐姐好漂亮。”

    唐小峰心想,这才是书里那个单是出场就让人惊艳的“女中侠”。

    颜紫绡见唐小峰看花一样盯着自己看个不停,不知怎的,脸儿竟了一下,又喜孜孜地瞅他一眼。

    唐小峰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与她一同往前走。

    两人在山野间独处了两年,彼此间有若姐弟一般,现在不知怎么,彼此间虽然亲密依旧,却多了一种颇为暧昧的感觉。

    走了几步,唐小峰突然回过头来。

    颜紫绡问:“怎么了?”

    “总觉得有人在看我。”唐小峰左看右看,却又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颜紫绡哂道:“你又不是花,谁会跑来看你?”

    唐小峰心想:“你是花,是花就很了不起么?”

    他们带着优优又逛了一阵,顺便买了一份画有东海各岛的羊皮地图和指南针。不知不觉,天色渐黑,他们回到城外客栈,与许老会在一起。许老向他们各自递上了一张请柬。

    “这个是……”颜紫绡疑惑地问

    许老笑道:“这是君子国二王子姚华下的请贴,二王子今晚在朱鹤楼设宴,他听说了二位在海上斩杀‘鬼刀’威震山的本事,故邀请二位与老朽一同赴宴。”

    ***

    唐小峰和颜紫绡在许老的带路下,来到朱鹤楼。

    一个穿大科纳绫及罗长衫的青年立在楼前,许老带着唐、颜二人向这青年见礼,又向他们介绍道:“这位便是二王子下。”

    “原来二位就是在海上诛杀鬼刀威震山的少年英雄,”王子华抓住唐小峰的手,“幸会,幸会。”

    颜紫绡见这位君子国二王子衣衫的布料虽然极好,样式却并不华丽,走在路上,很难分出与普通士子之间的区别,又见他举止优雅,颇有气度,心里顿生好感。

    唐小峰却在心里吐槽:“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你抓我手干嘛?岂不闻男女授受不亲,男男授受更加不亲?”

    王子华亲自将两人引入楼中,又替他们引见其他人。除了吴之祥外,吴之祥的哥哥吴之和也在座上,还有一位叫做枝室的岐舌国通使,以及几个本地商人。

    君子国流行的是“古风”,宴席上自然也是席地而坐。而这种坐法不要说是一千年后,就算是现在的中原,也早已不流行了。自从五胡乱华之后,胡风流入中原,各种风俗都已改变,人们常里也都是坐在凳子上,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胡坐”,也正因此,唐、颜两人跪坐在席边,都有些不太适应,只是大家都是这么坐的,他们也不好改变姿式。

    几个人彼此敬酒,又聊到唐、颜二人杀海盗的壮举,轮流敬了一番,颜紫绡原本就不怎么饮酒,只一会儿就俏脸酥红,益显可。唐小峰却没有颜紫绡这么老实,借着上厕所的机会,用剑气将酒出,回来后又反敬回去,于是人人都说他海量。

    酒过三巡,话也多了起来,不免聊起海外各国风,又得知唐、颜二人来自中土,吴之和道:“我听说天朝有一风俗,凡生子女,逢满月、百、岁月,必定大宰猪羊,张筵演戏,不知是也不是?”

    唐小峰心想“来了”,他微笑地道:“确实有这风俗。”

    吴之和叹道:“吾闻‘上天有好生之德’,今上天既赐子女与人,而人不知仰体好生之意,反因子女宰杀许多生灵,是上天赐一生灵,反伤无数生灵,岂乃天之过,抑或人之过?”

    唐小峰张嘴答,吴之祥却又先问:“我听说贵处宴客时,往往喜欢罗列珍馐,穷极奢华,是也不是?更可怪者,菜肴不论味道之好坏,反以价贵者为者,甚至有人往菜肴贴上金铂,如此做法,岂非是主人花钱而客人嚼蜡?或将这浪费之钱财用于赈济穷人,不知可令多少人感恩戴德,不知小兄弟觉得,我说得有理没理?”

    唐小峰点头微笑:“有理有理!”

    这两兄弟见唐小峰赞同,更是你一言我一语,颜紫绡听他们口口声声说着“天朝上邦”,却是诸多批评,心里有些不快,偏偏这两人字字句句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上举尧舜之制,下用四书五经,讲的又都是时弊,让人辨无可辨,驳无可驳。

    好在这两兄弟见他们不驳,久了也觉没意思,又转过头批评其它国家去了,一席话听下来,只让人觉得其他国家就是差啊就是差,他们君子国就是好啊好就好。那位岐舌国的枝通使辨上几句,反被他们从上到下,将岐舌国的各种政策批了个精光,枝通使被批得满脸通红,却辨不过他们。

    酒宴散去,诸人向王子华与吴氏兄弟拜别,唐小峰背着已喝得醉熏熏的颜紫绡,与许老、枝通使一同往城外客栈走去。许老叹道:“君子国不愧是礼乐之邦,听他们一番话,果然是巍巍,无一句不是警世名言,令人自惭不如。”

    唐小峰朝天翻了个白眼,没有说什么。那位枝通使却冷笑一声,没有接这个话题,反而问道:“不知许老大约何时离开此地?”

    许老道:“君子国王室急需珠玉,我已经跟二王子下和两位相国谈好价钱,以珠玉换他们的金银绫罗,这几大约便可离开。”

    枝通使淡淡道:“恭喜许老做成了笔大生意,不过异国它乡,并非久留之地,许老不妨早些离开。还有唐兄弟,鬼斧山的石中天、胡二娘两位当家并不好惹,你与颜姑娘也要小心才是,这君子国,能不久待,还是不要久待的好。”

    许老愕然道:“这是为何?君子国一向政治清明,连那些海贼流寇,惧于君子国之威德,也只在境外犯事,然听大人之意,却似乎觉得老朽留在这里并不安全?”

    枝通使没有多言,只是回一拜,道:“在下随口说说,许老莫要放在心上。后许老若是途经岐舌国,在下再行作东,在下另有要事,需连夜赶回国去,请容在下先行告辞。”

    说完,就这样大步离去。

    许老与唐小峰错愕地对望一眼,这位枝通使适才那句话,分明带着警告意味,却又点到即止,不肯多说,让他们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