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出海

    (第三更了,收藏啊收藏,票票有木有?)

    燕勇见这两个孩子虽然比自己小上许多,上满是尘土,又在与妖怪的战斗中险死还生,脸上却依旧清新,看不到丝毫惧怕,不由暗暗称奇。他将那妖怪曾闯入县衙杀害祝县令的事说了出来,又道:“我本想到百花衢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你们,却先看到这里火光冲天,又夹杂着妖气和剑气,所以赶来看看,幸好你们没事。”

    唐小峰这才知道,为何那妖怪能够找到平安村去,又想着祝题花受到自己连累,死了父亲,心里倒也有些替她难过。

    颜紫绡想的则是这只妖怪虽然已被诛除,但和村里的无辜百姓都已死去,心里也是一阵酸楚。

    此时阵雨不但未歇,反而越下越大。燕勇道:“幸好有这场大雨,火势应该不会漫延开来,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雨,再来详谈。”

    唐小峰点了点头,却又说道:“这是什么?”

    燕勇与颜紫绡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却见地上的血被雨水冲刷开来,露出一个黝黑的令牌。唐小峰将令牌捡起,见上面写着“委羽、十六”四字。

    燕勇看到令牌,脸色微变,道:“这是委羽山的通山腰牌,死在这里的,难道是委羽山燚妖门排行十六的‘彻地虎’流离多?”

    唐小峰心想:“流离多?这名字倒古怪得很,不过既然是妖怪,取个这么古怪的名字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见燕勇脸色难看,知道这虎妖只怕有些来历,于是小心问道:“这燚妖门又是什么?”

    燕勇道:“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避雨再说。”

    三人找了个山洞躲了进去,席地而坐,燕勇问起唐、颜二人与虎妖战斗的经过,益发肯定那虎妖就是委羽山的“彻地虎”流离多。

    燕勇在心中忖道:“那流离多乃是修了两百多年的虎妖,想不到竟会死在这里。虽说流离多最后是死在我的剑下,但在我出剑时,它分明已经伤痕累累,只是凭着最后一口气想要跟这两个孩子同归于尽罢了,这两个孩子竟然能够将流离多到如此绝境,实是不可小看。”

    他道:“委羽山在人间十大洞天中排名第二,仅次于排名第一的王屋山。而燚妖门,则是一个聚集了中原诸多知名妖怪的妖类联盟,江湖之上,近乎无人敢惹。而燚妖门门主,恰恰就是流离多的父亲,是一只修了上千年之久的虎妖,听说它原本是上界某位仙神的座骑,后来私自下凡,在下界为非作歹,你们在这里杀了它的儿子,只怕它不会放过你们。”

    唐小峰在心里吐嘈无力:“在彭岭杀了一只恶虎,那只恶虎的老爹跑了出来,现在好不容易把它老爹杀了,它的老爹还有老爹,这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他苦笑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燕勇沉吟片刻,说道:“燚妖门的势力只在中原,你们若是留在这里,难免会被它们找上,到那时,连你们的家人也会被牵连在内。唯今之际,你们恐怕只有远赴海外,暂时躲它们一逃,等后修成上乘剑术,不再怕它们时,再行返回中原。”

    颜紫绡轻叹一声,说道:“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唐小峰却在心中想道:“这家伙怕也藏了一些私心,虽说流离多是因我们而死,但最后给它一剑的却是这姓燕的家伙,他让我们远赴海外,表面上是替我们着想,其实也是怕我们被那燚妖门找上,将他燕家也牵扯进去。”

    又想道:“管他呢,待在岭南也没啥意思,到海外走走,也不错。至于那什么燚妖门,他们不找上我就算,真要找上我,我第一句就告诉他们那流离多流离少什么的,是这姓燕的杀的……我爹从小教育我,做人要诚实!”

    当下,唐小峰写了一封书信,让燕勇替他带到唐家。他知道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反周复唐,于是在信中找个借口,说自己年纪虽小,却知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道理,离家出走是为了学习剑侠之道,希望有一天能够为复兴唐室尽一分力。

    燕勇带着书信下了间山,来到唐家,此时,唐敖因幼子失踪,早已打消出海的念头,一直留在家中,接到唐小峰书信后,不拍案而起,为自己有子如此,大感欣慰。

    唐小山却比唐敖这做父亲的更了解弟弟一些,知道弟弟一向腹黑得紧,这封信多半是写来骗人的,只是唐小峰走都走了,她也不知道该上哪去找,也只好听之任之,希望有一天他自己知道回来。

    而宋良箴则就此在唐家住了下来。

    ***

    唐小峰与颜紫绡回到平安村,此时,村里百姓的尸体都已被县衙带人葬在了乱葬岗里,颜紫绡在坟前痛哭一场,才和唐小山进入井底,将刻在壁面的未学剑谱全都用笔墨抄下。

    唐小峰觉得既然要走,那不如就将壁上的这些剑谱毁去,颜紫绡却说:“就算把它们留在这里,也没有谁会无端端地跑到井底来,不用担心它们被人看去。再说,万一我哥还没学全,回来后又找不到我,那又如何是好?”

    唐小峰耸了耸肩,心想颜崖有没学全毫无关系,只要我学全就可以了。

    当然,这毕竟是他们颜家的剑谱,还是得由颜紫绡说了算。

    颜紫绡在暗室里留了封书信,让哥哥回来后可以看到,想了一想,又将那本颜氏家训揣入怀中。两人收拾好东西后,各自带着一口飞剑,就这样离开了平安村。

    两人来到海边,却见大海茫茫,且不说他们还没学会御剑飞行的本事,就算学会剑遁,茫茫大海,他们也无法整整夜地飞行。颜紫绡没了主意,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唐小峰笑道:“先去我舅舅家,我舅舅经常出海做生意,最多我死缠烂磨,着他带我们一起出海。”

    颜紫绡点了点头。

    唐小峰带着颜紫绡来到舅舅的住处,却见大门紧闭,询问乡里,却原来林之洋前些子就已带着妻女出海去了。唐小峰无奈,只好再出主意:“实在不行,我们就在港口打听,有谁的商船要出海,就悄悄溜到船上,等船出了海再出来。到时吃他们的,住他们的,他们难道还能把我们扔下船去?就算想把我们扔下去,他们也得打得过我们才行。”

    颜紫绡瞪大眼睛:“这和无赖有什么区别?”

    唐小峰嘻嘻笑道:“带上我们这两个剑侠,对他们来说也不吃亏啊。万一遇到海盗杀人劫货,我们还能救他们一救。”

    颜紫绡想了想,也想不出什么别的办法,又道:“那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唐小峰道:“我们是去避难,又不是去游山玩水,到时找个无人的荒山野岛,就在那里练剑修行。以我们现在的本事,既不用怕毒蛇猛兽,也不用怕海盗山贼,活下来应该问题不大。等学成本事后,我们再回来,到时管它什么委羽山王屋山,只要是住着妖怪的地方,我们全把它一窝端了,还有那燚妖门的妖怪,来多少杀多少,还真怕了它们不成?”

    颜紫绡也是豪气顿起,声道:“好,就这么办。”

    当下,两人就按着计划找了只商船,悄悄溜了进去,商船启动,载着他们远离岭南,驶入了大海……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