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惊变!

    唐小峰与颜紫绡离开县城,走在回平安村的路上。

    昨夜惊惊险险地杀了妖虎,今天白天又赶了一天的路,两人都是些疲惫,于是就在河边芦苇间找了个地方坐下歇息,吃些干粮。

    唐小峰仍在为没能领到赏金嗟叹不已,颜紫绡却喜孜孜地说:“虽然没有领到赏金,但那么厉害的老虎都被我们杀了,足见我们这半年里没有白练。”

    唐小峰拿眼睛斜她,心想:“果然,什么赚钱替我买剑,不过是说着好听,她其实只是想试试手罢了。”

    当然,就算领到赏金,买支剑来,不是那种能够和入神识的飞剑,其实也没啥用处就是。

    但它至少比菜刀好看。

    休息完后,两人继续赶路,说说笑笑间行了一个时辰,唐小峰突然叫道:“紫绡姐你看。”

    前方竟然腾起熊熊火光。

    颜紫绡辨出着火的地方是平安村,不心急起来。两人急匆匆赶了过去,一到村口,就看到遍地尸体。此时本就深夜,夜色昏暗而又深沉,整个村子除了火烧残木所引起的噼啪声,就再无其它声音。

    颜紫绡跑回家中,见自己所住的木屋也着了火,屋外则倒着一个老妇人。她惊叫一声“”,扑了过去,痛哭不止。

    唐小峰看着周围,也是越看越惊。周围血气扑鼻,那些着火的屋子有不少也是刚刚才烧着,换句话说,这些村民被人屠杀不过是适才的事,然而周围并没有看见人影,以前也不曾听说本县有什么山贼盗匪。

    就在这时,一座木屋轰然倒塌,紧接着就窜出一团黑风。黑风具现成形,化作一个黑衣汉子定在空中,唐小峰窜前一步,护在哭泣的女孩前,瞪着那黑衣汉子:“你是谁?这些人是你杀的?”

    黑衣汉子冷笑道:“是又怎样?”

    “没事,没事,”唐小峰露出一个天真可的笑容:“您继续忙,继续忙。”

    回过拉着颜紫绡的衣裳就要走。

    黑衣汉子怒喝道:“你二人杀害吾子,还想走不曾?”

    化作黑风,狂卷而来。

    唐小峰见黑风来势汹汹,暗叫一声“我的妈呀”,赶紧抱起依旧痛哭的女孩,用力往一旁跳去。

    黑风所过之处,沙石乱舞,地面被刮伤出一条长坑。

    两个孩子扑倒在地,颜紫绡滚了一滚,单手撑地回过来,见的尸体被风沙刮得支离破碎,气怒攻心,又知是这古怪汉子害死了她的和平安村村民,于是叱上一声,飞剑如电,朝那汉子急而去。

    那汉子摇一变,竟变成一只全漆黑的巨大恶虎,一口咬住飞剑,就将它甩了开来,紧接着张口一吐,从口中喷出熊熊烈焰。

    唐小峰暗道不妙,急忙将颜紫绡扑倒在地,他虽以黄华剑气护,背上却还是被炙得又又痛。黑色巨虎纵跃过来,幸好颜紫绡及时召回飞剑,将巨虎挡了一挡。

    巨虎一声怒啸,周围房屋崩塌,溅起无数火星。此时,两个孩子都已知道自己绝不是这虎妖对手,同时翻而起,转就逃。

    没逃几步,唐小峰就已摔倒在地。颜紫绡转看去,见唐小峰背上皮肤焦黑,又鼓出许多水泡。她知道刚才唐小峰为了保护自己,被这黑色虎妖喷出的火焰击中,心中焦急,赶紧用左手搀住唐小峰,右手一招,飞剑掠来,她抓着剑柄,一下子就飞向远处山头。

    巨虎扑了个空,抬头看去,一声冷笑。

    它见那女孩只是用单手抓住剑柄悬在空中,被剑带着飞向高处,知道她其实根本不会剑遁,这种飞行方式不可能坚持太久,于是纵而起,化作黑风紧追不舍。

    唐小峰被颜紫绡挟在肋下,已是全无力。他艰难地回过头去,见那团黑风越迫越近,而颜紫绡的躯却是摇摇颤颤,知道这样根本不是办法。

    他知道,就算叫颜紫绡把他扔下,这笨丫头多半也不会听从,更何况那虎妖绝不会放过他们任何一人。

    他低下头来,见飞剑刚好带着他们越过山崖,立时叫道:“我们下去。”

    颜紫绡往下一看,见崖下是一条大河,立时二话不说,将手一松,与唐小峰一同坠了下去。

    等那黑色巨虎坠上来时,只听一声扑嗵,水花坠起,连那只飞剑也入水中,消失不见,气得一声怒吼,又想着那两个孩子就算被急流带着往下冲去,也绝对逃不了多远,于是沿着水面往下游寻去,等着那两个孩子冒出头来。

    ******

    县衙后院,白绫飘飘。

    祝夫人披麻衣,哭得呼天抢地。祝题花虽然也是伤心难过,却只得尽心安慰母亲。

    祝县令官风颇好,乃是一个清官,他死之后,祝家也没有多余的银两将丧葬办得豪华。

    前来拜祭的人络绎不绝,直到天色渐晚,才慢慢散去。

    祝题花劝母亲回房歇息,就在这时,一道剑光从天外飞来,落在上,乃是一个腰插宝剑的锦衣青年。

    周围奴仆何曾见过这种飞天遁地的本事?担心又是妖怪杀来,一个个吓得发抖。祝题花虽是女流,胆子却反而大些,见这青年眉峰若剑,一正气,不像是个妖怪,于是上前施礼道:“这位公子从何而来,有何要事?”

    那青年回礼道:“在下河东燕勇,本是受人之托,前来彭岭除虎,只是在彭岭转一圈后,发现恶虎已被人除去,故而来此看看,想知道可还有在下尽心之处。”

    原来是何东燕家的人?祝题花叹道:“燕公子来得迟了。”

    燕勇见这里挂白灯,悬白绫,分明是在办丧,不由诧异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祝题花流着泪,将昨夜发生之事告诉燕勇,又道:“已有衙吏赶到平安村,回来后报说平安村已被妖怪毁去,无一人能活。只是昨那两个孩子的尸体并未发现,也不知他们现在是生是死。”

    “竟有这样的事?”燕勇诧异道,“那妖怪竟如此滥杀,实是天理难容,在下必定全力将他找出,替小姐报杀父之仇。”

    祝题花心知,昨夜那黑衣汉子既然是个妖怪,单靠县里的衙吏,根本就拿他毫无办法,也只有河东燕府这样的剑侠世家,才有可能将它诛杀,于是拜道:“多谢公子。”

    燕勇道:“只是,在下对岭南不太熟悉,不知该上哪去找那妖怪。”

    祝题花道:“昨夜那汉子将被两个孩子杀死的恶虎称作‘吾子’,他是来报杀子之仇来着。观他摧毁平安村的手段,只怕他不但要杀死那两个孩子,连他们的家人也要牵连进去。那两个孩子,一个是平安村的颜紫绡,另一个,却似乎是百花衢唐府走失的公子。燕公子要寻那妖怪,恐怕还得到百香衢去一趟。”

    燕勇问:“百香衢在那里?”

    祝题花将百香衢的位置指给燕勇,燕勇将一晃,化作剑光,飞了出去。

    祝题花走到府口,看着消逝在天际的那道白虹,心想:“我以往只想着读经看典,格守《女诫》,然经典读得再多,又能如何?连父亲的血仇都只能假手他人。”

    由此存了弃文习武,寻师练剑的念头。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