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祝题花(第三更)

    (第三更,求推荐求收藏!)

    唐小峰和颜紫绡连夜离开彭岭,找了一条小河,两人隔着两百米之远,各自脱衣入水,洗去上血迹,又换上包裹里准备的粗衣粗衫,方才会在一处。

    之后,唐小峰提着虎头,颜紫绡背着包裹,两人就这样继续赶路,又过了大半个白天,来到县城时,已是傍晚。

    唐小峰直接往县衙闯,几个衙吏提棒将他拦住,其中一人瞪着他道:“哪来的小孩,出去,出去。”

    唐小峰嘿嘿笑道:“把县太爷找来,我们要领赏。”

    那人道:“领赏?领什么赏?”

    唐小峰道:“外面的布告上不是写得清清楚楚,谁能杀得彭岭上的大虫,谁就能领到纹银百两的么?我们已经杀了大虫,快叫县太爷把赏金给我们。”

    众衙吏哄然大笑,那人更是摇头道:“小小年纪莫要说谎,那大虫厉害得很,多少人去剿杀它都不能成功。府尹已派人前往河东,请河东燕家派人来岭南除虎,那只大虫,恐怕只有精通剑侠之道的燕家才能除得去。”

    唐小峰方自冷笑一声,正要说话,颜紫绡却已在旁边说道:“什么鹰家燕家的,难道就比得过我平安村的颜家?小峰,把虎头给他们看看。”

    喂喂,这样子就没意思了,要先让他们取笑个够,再把虎头拿出来,这样才叫打脸成功。

    唐小峰耸了耸肩,将毛毯一抖,虎头滚落在地。那衙吏见这虎头带着金斑,白睛怒睁,死不瞑目,分明就是彭岭上的那只老虎,不由大吃一惊,赶紧将两人请到后院,又告诉他们县令正在城外查案,很快就会回来,让他们稍等片刻。

    几名奴仆端茶上糕,唐小峰也不客气,就这样把糕点往嘴里塞。

    不多时,却是一名穿金蝶彩衣,外罩石榴红对襟半臂的典雅少女行了过来,这少女比唐小峰和颜紫绡都要大上许多,她看着座上这两个农家打扮的孩子,暗自诧异,心想:“多少豪杰都未能除掉的那只恶虎,竟然会被这两个孩子杀了,莫非这两个孩子都是剑侠不成?”

    少女施礼道:“不知两位英雄如何称呼,又是如何杀了那只恶虎?”

    颜紫绡拿眼睛瞪她:“你是县令?”

    少女笑道:“我不是县令,我是县令的女儿,姓祝,名题花。”

    颜紫绡哼了一声:“既然你不是县令,我凭什么要回答你。”

    祝题花见这女孩儿抿着小嘴,模样可,于是笑了一笑。她以前从不插手父亲事务,只是这次听说,为岭南百姓除害的打虎英雄竟是两个孩子,心中实在好奇,忍不住就过来看了一看。

    祝题花自幼博闻广记,不像那些衙吏识不得人,她见颜紫绡年纪虽小,眉宇间自有英气,于是也不敢看轻,又转向唐小峰,不由得怔了一怔,心想:“这不就是半年前百香衢唐家报官说,失踪了的那个孩子?”

    原来,在唐小峰离家出走后,她姐姐唐小山将他的肖像画出,送往官府,希望官府帮助查找。唐小山本就是百花仙子转世,学书学画,莫不一点就通,画出来的肖像又加入了丹砂和青雘,画得惟妙惟肖。

    祝题花亦精于画道,当时无意间看到画像,对画画之人的笔法颇为赞叹,不免多看了几眼。

    如果是其他人,就算看了画像,过上大半年,也早已将它忘了,但祝题花却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一眼看到唐小峰,立时便将这男孩与画中的唐家公子对了起来,于是小心问道:“不知两位英雄如何称呼?”

    唐小峰在听到祝题花的名字时,便已知道,这又是一位花神转世。十几年前,因为触犯天条,又输了与嫦娥的赌约,百花仙子带着座下的九十九个花神一同谪落人间,受孽海无边之苦。

    或许是因为百花仙子就是在岭南出生,又或者只是凑巧,单这附近,转世的花神就有好几个。

    唐小峰见祝题花口中问着他们两人的姓名,却将眼睛悄悄瞄向自己,立时猜到她多半是认出了自己,赶紧微笑道:“我叫颜黄华,她是我姐姐颜紫绡。”

    颜紫绡见唐小峰报出假名,又见祝题花眼带怀疑之色,立时想到,唐小峰说过他是被官府追捕的“李唐余孽”,不由后悔自己大意,不该将小峰带到县衙里来,赶紧跳了起来,牵了唐小峰就走,口中还喃喃道:“县太爷既然不在,还浪费我这么多时间做什么?我们走。”

    喂喂,急什么,还没领到赏金呢。

    唐小峰掂记着那一百两赏金,并不想走,无奈颜紫绡担心他真的被官府捕去,二话不说,硬是拉着他走。府口的衙吏见他们把虎头留了下来,人却这样离开,愕然相顾,却也不好拦阻。

    祝题花追到府外,一下子就看不到那两个孩子的影,于是更加深信,那“颜黄华”就是离家出走的唐家公子,只是他们既然已经走了,她也就没什么办法,只得等到父亲回来,将事交待清楚,便回自己屋内,掌灯看了些书后,沉沉睡去。

    过不多久,府内突然响起一声怒啸,祝题花被啸声惊醒,惊坐而起,又听到父亲慌乱的叫声,赶紧起,在诃子外罩件衣裳,赶到衙前,却见父亲被一个高大的黑衣汉子踩在地上,周围衙吏纷纷倒地。

    黑衣汉子指着案上的虎头,怒吼道:“是谁杀了吾儿?”

    祝县令脸色苍白,冷汗直流。他因彭岭恶虎被人除去,正在写上报府尹的公文,谁知这汉子就这样闯了进来,将他踹倒在地。祝题花看到父亲遇险,又惊又怕,却又不敢上前。

    “是谁杀了吾儿?”黑衣汉子再问一声。

    祝县令颤声道:“听说是两个孩子。”

    黑衣汉子冷然问:“谁家的孩子?”

    他将视线在周围所有人上扫了一遍,那冰冷的杀意,让每一个人都为之心悸。一名衙吏受不了这种无形的折磨,面色苍白:“那个女孩说她是平安村颜、颜家的……”

    黑衣汉子将脚一踩,竟将祝县令脑袋踩爆,然后子一卷,化作黑风破顶而起,将屋檐撞出大洞。祝题花见父亲惨死,尖叫一声,扑到父亲尸体上,心碎绝……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