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颜紫绡

    这个女孩就是“女中侠”颜紫绡?

    唐小峰傻傻地看着她。

    “傻了么?”小女孩拿手在他面前乱摆,“你还没说你是谁,为什么要找我?”

    唐小峰干咳一声,开始编故事,他说他父母是被朝廷追杀的“李唐余孽”,父母被官兵杀死,他自己则被小女孩的哥哥颜崖救了下来。又说他无家可归,颜崖让他来这里找他妹妹,让他先住在这里。

    “是我哥要你来找我的?”颜紫绡疑惑地看着他,“他自己为什么不回来?”

    “他说他没有拿到武状元,没脸回来。”唐小峰眼睛都不眨一下。

    颜紫绡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小男孩,觉得他好像比自己还小一两岁,不像是会骗人的样子,也就多多少少相信了。她把唐小峰带到家中,把唐小峰暂时住在这里的事跟她说了一声。

    “什么,要养猪?”老太婆使劲点头,“好,好。”

    “是他要住在这里,不是要养猪。”小女孩在的耳朵大声喊。

    “好,好,”老太婆呵呵地笑着,“养猪好。”

    于是,唐小峰就在颜家住了下来。

    *****

    有好一阵子,唐小峰都在怀疑自己找错了人,这个连三个小孩都打不嬴的丫头,怎么可能是“幼谙剑侠之道”的那个女中侠?

    然而,除了她不会剑术这一点外,其它事却又分明都对得上。

    好在,颜紫绡对他这个在关键时候帮助自己打嬴那一架的男孩子蛮有好感,并没有将他视作外人。于是,在唐小峰的旁敲侧击下,他开始知道,颜家确实有一本家传剑谱,只是颜紫绡不知道那本剑谱被藏在了那里。

    “我哥离开前跟说过,可是忘记了。”颜紫绡躺在上,悻悻地说,“整个屋子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剑谱,看来只有等我哥回来,才会知道它藏在哪里。”

    颜家只有两个屋子,颜老太婆住在里间,外间则用布简简单单地分开,颜紫绡睡在上,唐小峰铺着稻草睡在地上。

    外头雨很大,窗户敲着木框,咣当作响。

    唐小峰心想,等你哥回来,我恐怕直接就被他赶出去,什么也别想学了。

    对于颜崖这个人,唐小峰了解得不多,只知道这个人小心眼。按照书上所说,自己长大后跟这家伙学过几天剑术,只可惜这家伙藏私,根本就不肯多教,连念出来的口诀都故意漏掉几句。

    而在颜紫绡跟着他的姐姐唐小山前往蓬莱不再回来后,颜家的剑术,似乎也因为颜崖的密而不授,以致最终失传,没有人会了。

    “话说回过,那家伙竟然忍心扔下八十多岁的老人和不懂事的妹妹,一下子走了几年都不回来,这人的德行也是有够差的,如果他稍为顾一下家,紫绡也不会在参加武则天举办的女科时,因盘缠不够而不得不跑到我家来,让我姐带她一起上京,”唐小峰想,“不过按书上说,虽然她那没人的老哥一直都没回来,但她去见我姐时,却已经学会了他们颜家的家传剑术,这样看来,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她还是找到了藏起来的那本剑谱。所以呢,我只要一直留在这里,跟她拉好关系,将来成为剑侠的机会还是蛮大的。”

    “小峰,”颜紫绡将布帘拉起一些,探过头来,“你为什么不说话?”

    “紫绡姐,”唐小峰翻过趴在地上,双手撑着下鄂,笑容满面,“你想不想听故事?我说故事给你呢。”

    “好啊。”颜紫绡兴奋地说。

    说完故事后——

    “紫绡姐,你想不想听歌,我唱歌给你听。”

    “好啊。”

    唱完歌后——

    “紫绡姐,你想不想喝水,我倒水给你喝。”

    ……

    此时的颜紫绡原本就是个不懂世事的小姑娘,哪里敌得住唐小峰的刻意拉拢?只是一两个月的时间里,就跟唐小峰要好得像是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

    当然,除了时时献殷勤外,唐小峰也没有少陪这丫头跟别人打架。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颜紫绡好像把村里其他所有的男孩子都得罪光了,两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就算没有打也要跟人对骂个几句。

    “还不是我哥害的,”颜紫绡坐在石上,双拳紧握,“自从学会飞来飞去的剑侠本领后,他就到底欺负人。他在的时候,那些人打不过他,不敢吭声,等他一走,就全都跑来找我麻烦。”

    颜紫绡挥着拳头:“可我也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

    唐小峰心想,其实这丫头根本就打不过别人,只是她个太强,打不过也死要打,到后来,总是能够把那些孩子打怕。

    水面粼粼地晃动着,两个孩子一同坐在大石上。河的另一边是一口井,再过去就是颜家的一点菜地,和他们住的小木屋。

    颜紫绡跳了下来:“我去看看林子里的陷阱捉到小鸟没有,小峰,你去给那些菜浇浇水。”

    “知道了。”唐小峰也跳下来,心里想着这丫头还真是得寸进尺,已经很会命令人了。

    颜紫绡离开后,他提着水桶往菜地走去,才刚走到井边,就看到上次的那三个大孩子围了过来。唐小峰暗道不好,这三个家伙分明就是一直藏着,在等他落单。

    唐小峰二话不说,拔腿就要从其中两人中间窜过去,但是他们早有准备,一下子就将唐小峰扑倒。如果一个打一个,唐小峰自忖个头虽小,但绝不会怕了他们,就算是一个打俩,他至少也有逃跑的余地,但是一个打三个,他却显然没这本事。

    那三人将他按在井口,问他服不服。

    唐小峰这几天啥都没学会,就是学了颜紫绡的硬气,大声喊着不服,还往后一蹬,把后那个踹倒在地。那家伙爬了起来,大怒,冲上来一脚踹出,偏偏唐小峰还在学驴子后踢,股抬得略高,被他一脚踹中,一下子就往井里滑去。

    那三个孩子见他落井,不也害怕起来,吓得一轰而散,也不敢去跟大人说。

    唐小峰落在水里,好在他原本就会水,很快就浮了起来。此时正值夏季,井里的水虽凉,倒也冻不着他。他在水中大喊救命,却没人理会,他暗自后悔,心想他们刚才问我服不服,我说服了就是,何必跟他们过不去?

    丫的,我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好孩子,难道就要死在一口井里?

    虽然会水,但水位高了些,他无法踩到井底,扶着井壁,渐渐的有些支撑不住。一个失神间,他咕噜噜地往下沉。就是这时,他隐约看到前方有光亮传来,怔了一怔后,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往光亮游去。

    井底竟然有一个暗道,他从水面窜出来,抬头看去,发现这里是一个石室。石室的角落里种着一棵会发光的树,光亮就是来自这里。

    他爬进石室,使劲喘着气,休息了好一会儿,这才站起来,四处打量,又见里面还是一间,于是走了进去。

    壁上画着一副副画,画的尽是舞剑的小人,还有不少口诀刻在壁上。

    他心中狂喜,立时知道这就是颜家的家传剑谱,难怪他和颜紫绡翻遍了木屋也找不到,原来剑谱被藏在屋后的井里。

    要不要把剑谱的位置告诉颜紫绡?

    他想啊想,觉得自己知道就成,还是不要说出来的比较好。

    休息了一会儿,他从水道里穿出去,然后就听到颜紫绡的哭泣和大喊。他赶紧回应着,然后就看到女孩儿扶着井口探过头来,哭得梨花带露:“小峰、小峰……”

    她还是很担心我的!唐小峰想。

    算了,还是告诉她吧……

    颜紫绡用粗绳绑住井边的轱辘,拉着绳子滑了下来。唐小峰扶住她的腰,带着她落入水中。然后,两个孩子手牵着手向井底的暗道游去。

    见到刻着剑谱的石室,颜紫绡也是心中欢喜。两人再仔细看去,见壁上有一行大行,上面写着“颜氏紫歌剑诀”,旁边又有一行小字,写着“不得外传”。

    唐小峰心想,糟糕糟糕,对于颜家来说,自己就是“外人”。

    早知道就不告诉她了。

    又想到,管它呢,反正自己已经知道这个地方,这丫头就算不让我学,我自己偷偷跑来,她也拿我没办法。

    颜紫绡却没去想那么多,而是欣喜地四处乱翻,在一个柜子里,竟翻出一本书和一云红柄红鞘的剑来。书的封面上写着《颜氏家训》,小女孩顺手将它一扔,连看的兴趣都没有,只将剑取出,用力一抽,剑锋吐芒,精光四,耀得二人眼花。

    “小峰,”女孩儿高兴地说,“以后我们就可以学剑了,不过虽然这里是井底,但进来时还是要小心些,不要让别人看到才好。”

    唐小峰指着壁上的小字,提醒她说:“可上面写着,不得外传。”

    “是这样的么?”女孩儿想了想,也有些犹豫,“那怎么办?”

    唐小峰开始导她:“其实,既然不能外传,那只要让我不是外人就可以了,我们可以……”

    “这,这不好吧,”一向胆大硬派的颜紫绡竟然害起羞来,扭捏地揉着衣角,“这种事是要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虽然你我都是孤儿,但我还有一个哥哥,怎么也得等他回来,替我作主……”

    喂喂,我是说我们可以结拜姐弟,这样,姐姐带着弟弟一起练,也就不算是“外人”,不是说要结成夫妻啊。

    那可是早恋啊早恋。

    女孩儿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拔出剑来往壁上划,她的力气并不算大,但这剑却有削铁如泥之势,很快就把“不得外传”四个字削得干净。

    女孩儿回过头来,吟吟地笑着:“这样就可以了。”

    唐小峰使劲点头,心里也是乐开了花,又想起刚才颜紫绡刚才找他时哭成泪花儿的样子,心想自己这两个月还真是没有白献殷勤。

    (求收藏,求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她们说我是剑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