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缚龙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入凡尘 书名:末日临城
    果不其然,秦乐的原罪剑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狠狠斩向了萧辰的腰际,眼看就要一击毙敌了,秦乐手中的剑却突兀的缓了一缓。

    “我和他并非敌人,只是因为误会才打了起来。”一个声音出现在秦乐脑中。

    萧辰的烈能剑也迅速回防,靠着秦乐的迟疑硬生生挡下了那一剑。

    “铿”

    两把剑对冲的威势如此猛烈,竟然将两人的手都是震得一麻。

    突然,清脆的金属碎裂声传来。循声望去,原来是萧辰的烈能剑不堪重负,从中间断开变成两截了。

    可是却看那萧辰脸上不但没有害怕的表,甚至连惊讶的表都没有。

    “天照,缚龙结。”,萧辰淡淡地说道

    随着萧辰的声音,那断开的烈能剑瞬间产生了变化。整把剑再次化为点点金光,然后迅速转变成一条绳索的样子。绳子好像有自己的生命一样,沿着秦乐的原罪剑就卷了起来,一路延伸到秦乐拿剑的右手。

    秦乐顿觉自己的右手仿佛被固定住了一般,别说是抽回手了,就是动一动手指都做不到了。

    “不是一般的束缚之法。”这萧辰又一次让秦乐惊讶了。

    这缚龙结是萧辰在能量控制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五后才刚创出来的。这一招不是简单的把能量变成绳子的形状去捆别人,那样也太傻了。这招缚龙结是把能量绳依附在攻击对象的体上,然后再从绳上伸出一根根只有头发丝二十分之一粗的能量丝刺入目标体内的神经和位,从而达到麻痹对手的目标。此时如果仔细观察秦乐的右手,就会发现上面有无数根金丝笼罩着刺入了手臂中。

    此时的萧辰乘胜追击,左手一挥,缚龙结开始变长,沿着秦乐的右手向秦乐的全罩去。由于秦乐的右手已经麻痹,根本就没法躲开这招。

    很快秦乐全都被缚龙结给缠住了。唯一还能控制的大概就只有他的大脑了。

    把秦乐制住了,萧辰却也不急着攻击,而是挥动着金翅在秦乐的体周围飞速地环绕了一圈又一圈,很快就绕了整整十六圈,且每次绕圈的位置都略有不同。因为秦乐和萧辰都是在空中,所以萧辰故意用那十六个圈编织出了一个球形。而秦乐,就在那球形的中心。

    “啊呀,这下玩过了。”秦乐看着萧辰的行动,没法动弹,只能心里暗暗开玩笑。对方这一招看上去不是最强的招也是他最拿手的杀招了,看来对方还真是要取自己的命啊。

    萧辰已经完成了那个圆。左手捏动指法,秦乐周围顿时亮了起来,金光迷蒙,已经没法看清里面的秦乐了。

    食指指着秦乐,萧辰口中淡淡说道:

    “必杀,天照,死灵囚牢。”

    那个金球猛然紧缩,全部集中到了秦乐所在的中心点。

    天地间忽然寂静了下来,没有任何的声音,好像在这一刻连空气都不再流通了。

    然后是寂灭。那浓缩到正好只是包着秦乐的金球一声巨响,狠狠地爆炸了。爆炸产生的能量震甚至连萧辰这个释放者都不得不退避三分。

    空间仿佛都被撕裂,隆隆的爆炸夹杂着阵阵刺耳的爆鸣响起。绚烂的金光在这一刻代表了绝对的肃杀,笼罩着那片球形区域。

    这样壮观的场面一直持续了十多秒,然后才慢慢开始消散。等金光散尽,那片空间已经什么都没有剩下了,秦乐的尸体都没有看到。

    萧辰似乎这一击也耗费了巨大的体力,背上的金色羽翼变得虚幻起来。他拍动着翅膀缓缓降落到地面上,看着之前秦乐在的地方好一会儿。在确定找不到一点秦乐还活着的可能之后,迈步离开了此处,他还要去找小新。

    虽然现在的体力肯定打不过小新,但是萧辰却一定要杀了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的下落,这次绝不能再让他跑了。

    赶路的萧辰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一副黑底金丝手戴在那里。看到它,萧辰的嘴角扬起微微的笑意,信心似乎也更足了。

    萧辰立刻后不久,之前大战的那片天空。秦乐被打的“尸骨无存”的位置,一阵能量波动后,一道影凭空出现在那里。

    背后一把黑色巨剑,秦乐赫然没死。而且别说没死了,他上甚至连一点伤痕都看不到。难以想象他正是刚才那场剧烈爆炸的中心。

    持剑虚浮在空中,秦乐笑看着萧辰离开的方向。

    既然无法和他解释清楚那误会,那干脆就将错就错了。秦乐假装被萧辰给杀了,然后自己躲起来。反正秦乐和萧辰都是要去对付小新的,那萧辰把秦乐“解决”以后肯定就会去找小新了。既然不管谁赢接下去都会去对付小新,那秦乐装死也是不错的方法。

    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秦乐可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轻松。硬挨了萧辰的那招死灵囚牢,秦乐虽然动用原罪剑诀第二层才会学到的‘原罪剑罡’硬挡了下来,但还是遍体酸痛。

    “这个少年很有前途,值得我费一番口舌。”秦乐找了块干净点的石头坐下来调息前,又瞥了一眼萧辰离去的方向说道。

    而在另一边,小新刚离开的那一刻,林羽依旧木知木绝地在那里守着那些昏睡的新风卫们。其实在之前他就已经见过秦乐一次了,虽然秦乐还是没告诉他这些新风卫究竟经历了什么(秦乐自己其实也没搞清楚),但是有一点已经很肯定了,那就是这些新风卫有问题,自己得要防他们一下。

    可是看着面前这些熟睡的人,林羽又有点怀疑起来。他们真的不是新风卫,而是敌人吗?憨厚的大山,和蔼的周冲,机灵的瑶瑶,还有勇敢而又有责任心的石牧!石牧甚至付出了生命!这些都是假的吗?如果这些新风卫是假的,那么真正的新风卫又在哪里呢?自己和易明等人已经在这终南山里待了这么久了,而且现在自己还是在左部的基地里,为什么还是没见到他们?

    林羽怀疑起秦乐的说法。他竟然说这些活生生的人都是假的,是敌人。这怎么可能?

    等等!林羽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如果人可以是假扮的话,而这群新风卫又那么真实可亲,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之前遇到的秦乐是假的!

    林羽都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他不停地回想着来到终南山后发生的一幕幕,眼前走马灯般闪过了很多的画面。有最初来到这里前大巴上沈怡心的预言;有蜘蛛来袭秦乐消失的那一夜;有刚遇到新风卫时战斗的那次……

    发生了那么多事,林羽的脑袋好像有点搞不定啊。

    “上天啊,你就不能简简单单告诉我谁是自己人,谁是敌人,然后痛痛快快地打一场吗?”林羽又头大了。

    继续强迫自己回忆以前的一幕幕,忽然一个关键人物跃入眼帘。在新风卫里他是一个特殊的人物,在每个关键的地方总是会发现有他是影。

    小新!

    林羽发现他隐隐才是这批新风卫的首领。经常对自己微笑,好像和自己很亲近;但是又总感觉有一块面纱遮挡着他,无法看清他真正的心思。

    他就是突破点!林羽想着就朝小新睡着的地方看去,小新正在那里睡得很熟呢。至少在林羽看来是这样的。

    林羽观察了他一会儿,突然发现小新的左手动了一动,然后就开始慢慢醒了过来。

    看到林羽在看着自己,小新坐起了子,和林羽面对面就这么互相看着。

    “这小子开窍了?发现我的不对了?”小新心里嘀咕。而林羽则看着小新发呆,还在想那些问题。

    气氛变得很奇怪,两人都不说话,就是这么看着。过了好久,还是林羽先打破了僵局。

    “啊?小新你醒啦?”林羽在僵持到某一刻时突然说道。

    我晕,才发现我醒了啊?小新强忍着尴尬顺势回答道:“是,刚刚才醒。”

    这时周冲也醒了过来,看到林羽和小新在说话,就走了过来。

    林羽走到他们面前,看着他们问道:“吃下药后感觉怎么样?你们新风卫的毒解了吗?”

    周冲和小新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到一边做了一下交流。林羽只当他们是在互相观察病,也没觉得奇怪。

    好像确定了某件事,小新和周冲忽然脸色一寒,对林羽说道:“林羽同学,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突然的严肃表让林羽有点不知所措。

    “什么事?”林羽问道。

    两人又交换了一下脸色,周冲才说道:“刚才吃下了解药后,我们才猛然回忆起一些事。这些事是在我们种了毒后被抹去的。但是现在吃下解药后,我们又想起来了。”

    看到周冲的脸色很差,林羽也感觉到那些忘记的事绝对很严重。于是林羽点了点头,示意周冲继续说下去。

    周冲顿了顿才说道:“那是在我们中毒后发生的事。当时我们虽然中了毒,但还是逃出了左部。但洪天不愿就这么放过我们,他带领着一群奇怪的生物再一次袭击了我们。”

重要声明:小说《末日临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