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终南古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入凡尘 书名:末日临城
    对面那人不说话了,对方说得很有道理,而且正和自己想的一样。只是自己因为内心的一丝对沈怡心的友,没胆量说出来而已。

    这是所有人都沉寂了。本就没几个人在说话,那两人又好像是故意说给所有人听的,所以众人都陷入了沉思,对是否应该继续等在这里的念头开始动摇。

    “你们要走就走,我自己一个人去找!”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原来是林羽回来了。刚才的话正好被他听到了。

    之前说话的人和林羽对视起来,两人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那人因为要一直待在这里不能去左部基地而生气,而林羽本就因为找不到沈怡心而焦虑的心被他之前的话给点燃了怒火,两人一触即发,都想要动手。

    “大家别伤了和气。”周冲见状立刻赶过来拉开两人。但是两人的怒火还是无法消去的。而且看看众人的脸色,明显都是偏向那个新风卫的。

    周冲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按来说,应该继续等在这里;按理来说,应该立刻出发去左部基地。左右为难,两个人都没有错。

    这时林羽扛起极天剑,冷哼一声,“你们要走就走吧,我一个人去找怡心。算我看错你们了,原来是一群这样的人。”

    周冲看了看林羽那副任的样子,没什么话可说。正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不知谁喊了一声:“小新回来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浑上下到处都是擦伤的小新正一瘸一拐的向这里走来,靠得近的两个人立刻去扶他。

    没等他坐下,林羽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肩头,大声问道:“有没有看到怡心?”

    好像林羽这一下碰到了小新的伤,只见他眉头一皱,示意林羽轻点:“她被抓去左部了。”

    “什么?”众人都是大惊。

    只见小新先是做到地上,又喝了口水。林羽虽急但看他伤的这么重也不好催他。

    只听他说道:“怪物来的时候,我和沈怡心正好被赶到一个方向上逃命。我看沈怡心一个人逃不掉,就背上她一起跑。经过几次躲藏,本以为安全了,谁知道我遇到了一个人。”

    “谁?”林羽问道。

    也真佩服这家伙演戏瞎编的能力,竟然还调动起了林羽的激

    “洪天。”小新面色一沉,似乎在回忆当时的一幕幕场景。

    “洪天看到我和沈怡心,并且发现沈怡心是没有中毒的人,于是就要抓走她。我想要阻止,但却不是他对手,最后沈怡心被抓走了,而我勉强逃得一命。我想,现在沈怡心应该被抓到左部里去了。”

    林羽听完,也不去多想为什么洪天要抓人而不是杀了沈怡心,血上涌,吼道:“快,我们现在就去左部基地!”周冲在一边看得是哭笑不得。

    既然目的地一样了,大家也都不是小气的人。于是刚才吵架的那一幕自然而然的被所有人‘忘掉’。大家整顿行李,一刻都不耽搁的向左部基地进发。

    真是个单细胞动物。小新看着林羽那急不可耐,恨不得现在到左部基地的样子心里鄙视之升起。如果林羽不去左部基地的话自己的游戏就没意思了

    另一方面,易明安顿好凝嫣和耀坤后出来找林羽和沈怡心已经有好久了。但是却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易明也没办法,只能祈祷沈怡心和林羽在一起。

    “差不多我也该回耀坤那边了。”穿梭在茂密的丛林中,易明心里小声嘀咕着。由于在想心事,易明并没在意自己脚下的路,只是确定了一个大致的方向。

    可是走了好一会儿,易明渐渐觉得周围有点不对劲。仔细一琢磨,原来是周围的树木渐渐少了,周围出现的大多是一块块巨大的岩石。再往前走,树木已完全消失,入眼处全是巨石。

    易明心里犯了嘀咕,这一现象是自然形成的,还是人为的呢?好奇心驱使下,易明刻意往石头密集处走去。

    走出一段,豁然开朗,易明面前出现了一座云烟缭绕的道观。“清虚观”三个斗大的字月如眼帘。走到近前,才更觉这道观之宏大,光是大门便有四米多高。上面黑漆没有一点剥落,在阳光下反出亮光,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刚刚才漆上去的。

    由于是依山而建,易明抬头望去,还能看到里面的建筑。只见一座座古朴而又不失典雅的古楼矗立在那里,层层叠叠,竟数不清有多少。

    最让人惊讶的,是这清虚观里竟然还有人居住!此时已是临近傍晚,里面炊烟袅袅,易明似乎都闻到了阵阵饭香。

    出于对这古观的向往,又或者是因为那不争气的肚子,易明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到这道观里看看。

    等已经在道观内了,易明才有所觉般的停下了脚步。“我什么时候这么不谨慎了?竟然就这样走进这所可疑的道观?”易明回头看了看来路,道观的门没有想象中那样消失,让易明的心安了不少,“想走随时都可以走,不如还是进去看看吧。”回想起来终南山时看过的一些资料,终南山以前是道家的发源地,也许这座道观就是那时遗留下来的?

    正想着呢,一个声音在前面响起:“先生是否是来祈福参道的?”

    易明抬头一看,一个白眉白须的老道人就站在面前不远处。易明看到活人的出现不免有些经验,愣了好一会儿才尴尬的摇了摇头。

    这荒无人烟的地方真的有这么一个大道观隐藏于此?易明看看周围,出出入入的小道人也不少,各自在忙碌。易明心里暗暗称奇。

    这时那老道人呵呵一笑,“不妨不妨,远来便是客。客人随我到主参观参观如何?”

    易明点了点头,跟着老道人走。两人来到主,易明更觉哑然。里面已有很多人坐着准备就餐。看到老道人来了,纷纷起行礼,看来这老道的备份不低。

    易明就座,那些道士也没表现出什么惊讶的样子,反而和易明聊了起来。随着谈话的深入,易明渐渐产生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自己以前很多在修习道术时不懂的地方经过他们的一些提点马上是茅塞顿开。觥筹交错中,易明只觉体轻飘飘的,似乎要超脱了一般。

    整个晚餐像一场宴会,而易明就是这宴会的主角。不知不觉中易明的警惕心放到了最低。这时那一直没说话,在边上笑眯眯看着自己的白眉老道又走到自己面前,拿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对易明说道:“这是一颗提升道行,也就是你说的精神力的药丸。作为见面礼就送给你了。”说着就递给了易明。

    易明也没觉得不妥,拿过来就要放嘴里。药丸已经要入口,忽然一道低沉而又熟悉的剑诀传入耳中。

    “万物之初,万物始罪;惩戒现世,剑名‘原罪’”

    一个影也随之出现在门口。看到他,易明心里一惊,手里的药丸也掉到了地上。

    “秦老师!”

    秦乐的突然出现让易明心里冷静了下来。回想起自己刚才在做的事,才发现很不妥。这来历不明的药丸自己竟然想都不想就要吃,易明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这是怎么了?”易明捂着脑袋。

    这时却见秦乐手持解放状态的原罪剑,剑释放出巨大的剑气,压迫的易明喘不过气。

    “易明,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易明闻言想四周看去,只见那些道士在秦乐的剑压下开始扭曲变形,然后怪笑着消失。周围的空间似乎都在震,一时天昏地暗。易明捂着头痛苦的甩了甩,过来好长时间再睁开眼睛,眼前不在是什么道观,那些道士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冰凉的地面,周围昏黄不可食物,还有一滴滴的水滴在地上。而自己正躺在地上。

    易明顿时感到头疼,迷迷糊糊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消退。

    “我这是怎么了?”易明一阵后怕。

    秦乐收起原罪剑,走过来扶起了易明说道:“这里是左部分基地三个入口之一:石林。你现在是在其中的一块岩石中。这石林的能力就是利用来人自己的潜意识来产生幻象,是左部用来防止有人偷溜入左部的机关。你自小修行道术,又知道了这终南山以前是道家发源地,所以就产生了刚才的幻象。要不是我出现的及时,你现在已经成为左部的又一个傀儡了。”

    听了秦乐的话,易明更加后怕。脑子里把秦乐的话理顺,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有多危险。原来之前那些都是幻象?太真实了吧?看看周围的景色,那里有前面那庄严的道观的样子。

    想起之前自己还吃了很多食物,易明胃里一阵翻涌恶心。

    秦乐好像知道易明在想什么,说道:“不要担心你之前吃的那些东西,因为那也是幻象,其实你根本什么都没吃。”

    易明听了才好受一些。

重要声明:小说《末日临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