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天赋:预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入凡尘 书名:末日临城
    一天的学习很快就结束了,当放学来临,秦乐作为这个班级的班主任,来到了教室里。

    “安静……安静……”秦乐对着还在互相认识的同学们说道。等到说话的声音低下去了,秦乐拍拍讲台说道:“就要放学了,我也不想留大家,所以做完一个统计之后就放大家走,好不好?”

    “好。”同学齐声答道。不得不说,秦乐对于一个老师怎么收拢同学们的心很有办法,本来明明是他要留学生,现在却变成他好像是在为同学们考虑了,这就是所谓的语言技巧。

    秦乐拿出一张纸:“你们要知道,你们现在已经是高中的学生了,以后是要考大学的,所以为了以后让你们能不要后悔,都考上理想的大学,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有一部分人放学后会被留下来,多上一节自修课。”

    “什么?”同学们又开始抱怨,秦乐不做理会继续说:“不要有异议,这是我经过仔细的考虑后得出的结论。现在,我来报报留下来人员的名单。”

    听到要报名单,连易明都放下了手上的那本《八卦阵图谱》。

    “毛睿奇、詹翔……”

    林羽心里默念:“不要有我……不要有我……”

    “林羽、易明、沈怡心……”

    “啊?什么,还真有我啊?这秦乐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林羽叫叫喳喳的。

    一会儿秦乐就念完了名单,一共是留下来五个人,其中就包括林羽和易明。只听秦乐说道:“好,就是这些人,其他的人可以离开了。”

    “哦耶!”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没被叫到的同学欢呼一声,对被留下的同学表示了同之后也就离开了。

    “唉,无知是福啊。”秦乐心里说道。其实,秦乐这次叫林羽这几个同学留下,就是因为最近开始的危险。

    秦乐等到其他所有的学生都走了以后,手一挥,把教室的前后门关上了。这一手,秦乐并没有故意隐藏,所以立刻引起了除林羽和易明之外的所以人的惊呼。

    一个叫做毛睿奇的学生问道:“秦老师,门是你关的?”

    秦乐故作神秘地点头。

    毛睿奇站起来问道:“那老师你会魔术咯?”

    秦乐又摇头一摊手:“当然不会。”

    “那……”毛睿奇疑惑起来。

    “好了。”秦乐打断他的话,“这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你们现在全都处于危险之中却还毫不知!”

    毛睿奇,詹翔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秦乐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秦乐微微一笑,抓住众人正在好奇的劲头,又补充道:“其实,你们从一踏进新风高级中学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陷危局。”

    接着秦乐把上次对林羽和易明说过的事说了一遍,包括玄熙和凝嫣的事。直到秦乐说完,毛睿奇等人还是一愣一愣的。

    良久,毛睿奇才反应过来,问秦乐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这批学生从一开始踏进学校,就已经被印上了印记,除非我们死,或者被‘它’抓住,否则永远不得安宁?”

    秦乐点头。

    一边的詹翔说话了:“那个,对不起秦老师,你说的太惊人了,我实在无法接受。如果您留我们下来只是要说这事的话,那我要走了。”说着就起作势要离开。

    毛睿奇也点头表示同意,说道:“除非你能给出有说服力的证据,不然我也要离开了。”说完开始理书包。

    “等等。”林羽忽然插话:“想要证据还不简单,看着!”说着掏出口的挂坠。

    “极天剑,出!”随着林羽的一声大喝,极天剑迎风而长,瞬间就变成本体,半米宽,两米长的极天剑威势惊人,一出场毛睿奇和詹翔立刻哗然。

    其实召唤极天剑是不需要这么大动静的,林羽这么做是为了给别人更大的震撼。

    易明在边上默默点头,“林羽这小子倒是快刀斩乱麻。”

    果然,那两个家伙马上就傻了。好久,詹翔喊了句:“疯子啊,我要去报警。”说着就和毛睿奇两人往教室外跑。

    秦乐当然不能让他们把今天这事说出去。什么话都不说了,人影只一闪就挡在了门口,双手同时拍出,击在两人的肩井上,两人立马软倒在地。秦乐扶住他们,轻轻的让他们坐倒座位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细针,在两人的太阳上各点一下。

    秦乐嘴里还轻轻嘀咕:“本来好不容易选出几个比较有潜力的,可惜心理承受能力却太差劲。”

    旁边的易明见秦乐对毛睿奇和詹翔出手实在出乎意料,站起问道:“秦乐,你做了什么?怎么能伤害他们?”

    秦乐见易明反应这么大,想了想,知道他可能是误会了,赶忙陪笑:“易明,你别太紧张了,我没伤害他们,只是为了不让他们把今天这事说出去,把他们打晕了而已。”

    “那你那针怎么解释?”易明咄咄人。

    秦乐释然:“就这个啊。”秦乐拿着针给易明看,易明却退后了两步,看到易明这反应,秦乐说道:“这针呢,是可以让人失去最近十五分钟记忆的东西。我刚才给他们扎了一下,对体没大碍的。”

    林羽本来也和易明一样对秦乐的行为很反感有点,现在听了秦乐的解释,再站在秦乐的角度考虑一下,也就明白了他的为难之处。

    可易明显然想的更多,又问秦乐:“你还有这种东西,那谁知道你哪一天会突然对我们使用呢?”

    秦乐一下语塞,还是林羽打圆场:“易明,你不要这么说嘛,既然和秦老师一起为了生存与敌人战斗,那就要相信对方,你这种始终对别人怀疑的心态是交不到真心朋友的。”

    秦乐也解释道:“而且,我这种药只对体质一般的人有用,像你们两个早就可以抵抗这种药物了。”

    随后林羽又说了几句,易明和秦乐的关系才缓和下来,林羽还感叹一句:“这种事的确是难以让人相信啊。要不是我亲经历过,我也不太相信。”

    就在这时,一个女声响起:“我相信。”

    林羽、易明和秦乐循声望去,看到说话的是一直坐在角落里,始终没参与讨论的沈怡心。之前变故频生,大家竟然都忘了还有个人在边上。

    林羽快步走到沈怡心面前:“怡心,你说什么?你相信?”

    沈怡心点了点头。

    “为什么?”林羽问。

    沈怡心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因为,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我在两天前已经全都知道了。”

    请注意沈怡心的用词,她说的不是‘猜到’,而是‘知道’。

    “什么意思?”林羽不懂。

    沈怡心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在两天前,已然经历过今天的一切了。”

    林羽等人更不懂了,沈怡心低下头,似乎很不开心的叙述起自己的一些往事:

    沈怡心的童年和一般的孩子不一样,因为她的母亲是西欧‘科学教’派的成员。科学教成立于两个世纪之前,他们的成员是相信世间的万事万物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这虽然在现在是很正常的思想,但在那教皇统治一切的时代,他们的这种论调明显是异教徒之为,于是当时罗马教廷就对科学教的成员展开残忍的屠杀,导致科学教在世的教徒越来越少。

    这些都是旁的,这里暂且不多说。且说沈怡心的母亲忽然发现沈怡心有天赋:预知。为了证明‘预知’这一特异功能通过科学手段也是可以获得的,在沈怡心刚生下来就开始将她与外界的人类社会隔绝,陪着她住进了国家北部的一片大森林里,吃野果,饮山泉,过着纯自然的生活。

    由七岁开始,虽然还是住在森林里,但又给她增添了一项任务:每天服用一些稀奇古怪的药物,时间、用量、甚至是先后顺序都有明确规定。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沈怡心有一天晚上,忽然做了个梦,梦到自己骑在一匹白鹿背上四处逛。第二天,门外就多了一头可的白鹿,而由于一直和动物相处,沈怡心对任何动物都有惊人的亲和力,于是真的美梦成真,坐在白鹿背上逛了一天森林。

    然而在沈怡心十四岁的时候,这个平时一直乖巧听话的小女孩突然离家出走,离开了那片森林,回到了人类社会。这一次离开,沈怡心就没打算再回去,因为她厌倦了复一,每天都一样的生活。她要自由,不要做父母的实验品。

    最初回到人类社会的子沈怡心遇到过许多可能,但时断时续的预知能力让她走了过来,直到现在坐在这座叫做新风高级中学的课堂里上课。

    沈怡心的故事讲完了,林羽等人陷入了沉思之中。人们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可谁知竟还有残忍如沈怡心父母那样把女儿当实验工具的爹娘存在,除了对沈怡心的同,林羽还有对她父母的憎恶。

    场面陷入悲伤的寂静,就在众人快压抑的要爆发时,林羽忽然打趣的问沈怡心:“那你是怎么考进我们这所市重点的呢,你上学应该比别人晚很多吧?”

    沈怡心也不想让自己的悲伤影响到别人,立即回答:“如果事先知道了考题,那所有的学校还不是随便挑?”

    “这样也行?厉害!”林羽叫道。这几句对话,顿时将现场的气氛缓和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末日临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