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个没有布置作业的寒假(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dongerjing 书名:时代之少年劫
    几天后,也就到了大年三十的这一天,叶文宗的妈妈领着他和两个妹妹一同回到了外婆家过年。这年冬天格外的寒冷,冷嗖嗖的北风呼呼的叫,涓江河道恰逢枯水季节,沙滩占据了大半个河。沙滩上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河道水面结起了几寸厚的冰,见不到流动的水。一些大人们领着自己不大的小孩在沙滩上堆着雪人,笑得非常开心;一些稍大一点的男孩和女孩在嬉戏地相互追逐着,打雪仗;有几个胆大的人在狭窄的河道里溜冰,还有的在人稀的地方点燃带哨声的冲天炮,灰蒙蒙的天空中,不时地发出“叫呜——啪”的爆炸声。

    涓江河畔的林家大屋里,张灯结彩喜洋洋,三代同堂贺新年。

    屋外,不知什么时候又飘起了雪花;宽敞明亮的堂屋里,一盆炭火熊熊燃烧,焰彩夺目,时而发出“啪啪”的爆破声,溅起流星般的火花。

    “过年了,来来来,大家都上桌,吃团圆饭啰。”外公外婆笑在眉头喜在心,张罗着这个,忙乎着那个,儿孙满堂,围了三张八仙桌,外公外婆和这些父辈大丈夫们一桌,女儿媳妇们和孩子们坐了两桌。

    “贵伢子,点炮竹,点‘金玉满堂’那一挂,就在大门口放。文宗,你也去。”按照乡下的习俗,外婆还真有些讲究。

    叶文宗和二舅兴高采烈地点燃了“金玉满堂”。在一阵浓浓烈烈的“噼噼啪啪”炮竹声中,父辈们纷纷掏出口袋里早就准备好的红包,先是孝敬二位老大人的,然后,又给还算不上公民的晚辈们和未成家立业的弟妹每人一份压岁钱。紧接着,外公外婆乐呵呵地也是给孙辈们见人一份。这场景,用其乐融融的成语来形容是最恰如其分了。

    “嗯,今儿个是大年三十,满满的三大桌,我和你们的娘真是高兴啊。嗯,大女儿大女婿回来了,大儿子大媳妇从北京回来了,二女儿二女婿回来了,云南的三女儿三女婿回来了,四女儿四女婿回来了,二儿子也从部队上回来了,贵伢子和满妹子也在,孙子孙女们都回来了。在我们林家,外孙子外孙女都是孙子孙女喽。儿孙发达,儿孙发达啊。今天可是我们林家实实在在的大团圆,难得,难得啊。”外公乐不可支地望着这一大家子,喜不自地端起酒杯,站起来意未尽地致起了祝酒辞:“来,我提议,喝酒的,不会喝酒的以茶代酒,都举起杯来,为我们林家和睦相处、兴旺发达、体健康,为儿孙们的学习进步、幸福成长,干了这一杯。”

    父辈们都纷纷站起来,举起了酒杯和茶杯。

    “祝二老新年快乐,体健康,万寿无疆!祝林家人兴财旺,生活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干杯!”父辈们发出了共同的心声,相互碰杯,一饮而尽。

    “文宗,你是外公外婆的长孙,别光顾着吃啊,你带个头,站起来,领着这些弟妹们端着饭碗,一起祝外公外婆健康长寿,福如东海。”妈妈笑眉喜眼地对叶文宗说。

    叶文宗放下饭碗,领着一长串的孙字辈,闹闹地来到外公外婆的旁。

    叶文宗饶有兴味地说:“我真想永远能吃到像今天这样外公外婆做的红烧宴全席。”

    “哈哈哈……”文宗的一句话把一大家子人逗乐得开怀大笑起来。

    “就只晓得吃。”妈妈嗔道。

    “大姐,真还别说,文宗的话语虽只一句,但我觉得他的语意相当含蓄,底蕴蛮足。第一,他说的永远就表达了祝外公外婆新年快乐、健康长寿的意思;第二,吃红烧宴全席就是象征着我们林家今后的子更加甜蜜美满。文宗,你说是不是这个意思,啊?”一直擅长舞文弄墨的三姨丈借题发挥作出了诠释。

    “是,是。”叶文宗万万没有想到他的一句很随意的话,到了文人的嘴里,就变成了语意如此深刻,还能哗众取宠。

    “文宗,告诉大舅,你上几年级了,当了班干部没?”早已脱去军装转业在国防科工委工作的大舅,着北京普通话里掺杂着家乡口音问到。

    “过了年就上高一了,是副班长。”叶文宗在这么多的大人面前,尤其是在一些未曾谋面的大人面前,显得有些腼腆、拘谨。

    “这两年读初中,学校离家有二十多里,文宗一直是在住校,学校的生活非常艰苦,一个月难吃上一两回,尽吃红锅子菜。正是长体的时候,你们看他面黄肌瘦的。”妈妈心酸地说。

    “是哩。我记得去年回来探亲,到了大姐家里,那天正好是星期六,我特地要大姐借了一辆自行车,我骑车去了那个叫东方红中学看外甥。到学校时,正好赶上了吃中饭,文宗说他去打两份饭来,我看到他牙磕嘴尖的,瘦得恐怕连五级北风都可以吹起来。我问他,下午还有课吗?他说没有。于是,我对他说,你就打一份饭,五分钟吃完,吃完后我们一起回家。他打来的饭菜,我看了一下,有什么呀,就是一堆白菜和一块猫。那白菜就跟鬼吃了头道似的,稀烂的。等他吃完之后,我又骑着单车把他从学校驼了回来……现在回想起来,我的鼻头里还是酸的哩。”二舅很是伤感地说。

    叶文宗好生羡慕地看着二舅:穿着一斩新的四个口袋绿军装,头上的红五星闪闪发光,两块红领章如同迎风招展的国旗一样鲜艳夺目。

    “这几年,都是造反派把社会搞乱了,国民经济不但停滞不前,反而倒退了。”云南铁路上的工程师二姨丈愤愤不平地说。

    “不说这些了,不说了,我们说些高兴的事吧。”爸爸见状,立即转移了话题。

    “瑞雪兆丰年。大姐大姐夫,别难过,我们的子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大家都莫光顾着说话,大老爷们喝酒的喝酒,王岚,你是我们林家大媳妇,大老远的回来一趟不容易,对南方的饭菜不习惯吧?慢慢吃。孙子孙女们,都吃菜,多吃点。”忙累了好几天的外婆这桌喊,那桌劝。

    ……

重要声明:小说《时代之少年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