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在红旗下成长(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dongerjing 书名:时代之少年劫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校园,几幢红墙青瓦、上下两层的教学楼里在上着课,同学们静静地倾听着老师们循循善,传道授业;在教学楼与校门之间,八百米环形长跑运动场上,活跃着一群群、一队队的学生,在体育老师吹响的铁哨子声中,进行着体能训练,有的在打篮球,有的在练长跑。绿荫丛中,好似风化雨,润物无声,谱写着一曲曲感人的园丁之歌。

    突然,有一天,定时的下课电铃“嗞——,嗞——”刚响起,任芬老师急匆匆地推开402排教室门,大声地朝同学们喊道:“同学们,大家都到场上紧急集合,快!”

    刚刚上完几何课的蒋老师和同学们看着任老师紧绷着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是地震了呢。蒋老师也没敢多问,紧张地拿起教科书和教具,耸了耸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轻轻地说了一声:“下课。”

    同学们“乒乒乓乓”地合上课桌盖板,纷纷奔出教室。

    这时,整栋教学楼的教室夹道走廊里,人头攒动。楼上楼下的老师和同学们如潮水般地涌向场。

    摩肩接踵的人流中,喧阗的打探声,沸沸扬扬的议论声,充填着叶文宗的耳际:

    “出什么事了?”

    “什么事这么突然,这么紧急啊?搞得人心惶惶的。”

    “不会是地震吧,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听说是国家出大事了,比地震还要厉害得多。有人要谋害**,企图篡党夺权。”

    “啊?有这种事?是谁吃了豹子胆呀?”

    “就是天天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的那个人。”

    “林副主席?”

    “不是他,还会有谁这么大胆?如今他不再是林副主席,他是一个死有余辜的叛徒卖国贼!”

    “你莫乱讲。”

    “你不信?这种要掉脑袋的话,我敢乱讲吗?拉倒吧,你!我爸他们单位上已经传达到党员领导干部了,我爸叫我不能对外泄露。我估计学校叫我们紧急集合,就是去听传达中央57号文件……”

    “太可怕了。”

    同学们惊慌地相拥来到场上,大家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正如那位同学所料,宋书记的表十分严肃,站在领台上,绪有些反常地说:“老师们,同学们,我们党内出了一个大叛徒、大卖国贼……现在,我宣布:高中部的老师和同学们即刻列队进入大会报告厅,初中部的老师和同学们原地待命,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

    片刻,高中部的老师和同学们成四列纵队走进了大会报告厅,随后大门紧闭,门口有两个穿白色公安制服的警察把守。往场上那只常常发出刺耳的怪叫声音的银灰色高音喇叭,此刻也哑然无声,好似一朵喇叭花静谧地开放在高高的水泥电线杆上。

    平里,场上站着全校师生,就像麻蝈闹塘一样“呱呱呱”吵闹个不停,今天竟然出奇般的寂静。进学校的大门也关住了,整个天空笼罩着令人窒息的霾。

    一个小时后,高中部的老师和同学们安安静静地走了出来,谁都没有笑脸,谁都没有说话,静悄悄地返回到各自的教室去了。

    接下来,初中部的老师和同学们同样成四列纵队进入大会报告厅,叶文宗跟随着队伍,迈着沉甸甸的脚步走了进去。报告厅里的气氛异常严峻,他感觉到有些恐怖、压抑。主席台上坐着宋书记、于校长和区教育局的一位负责人。

    区教育局的那位领导手里握着一份红头文件,他努力地镇定了一下自己的绪,严肃认真地说:“在传达**中央文件之前,我宣布三条纪律:一、只许听;二、不准做记录;三、不准向外泄露。好,我现在开始宣读:

    **中央文件(中发[1971]第57号)《关于**叛逃出国的通知》**批示:照发。

    一、**中央正式通知:**于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仓惶出逃,狼狈投敌,叛党叛国,自取灭亡。

    现已查明:**背着伟大领袖**和中央政治局,极其秘密地私自调动三叉戟运输机、直升飞机各一架,开枪打伤跟随多年的警卫人员,于九月十三凌晨爬上三叉戟飞机,向外蒙、苏联方向飞去。同上飞机的,有他的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及驾驶员潘景寅、死党刘沛丰等。在三叉戟飞机越出国境以后,未见敌机阻击,中央政治局遂命令我北京部队立即对直升飞机迫降。从直升飞机上查获**投敌时盗窃的我党我军大批绝密文件、胶卷、录音带,并有大量外币。在直升飞机迫降后,**死党周字驰、于新野打死驾驶员,两人开枪自杀,其余被我活捉。

    对**叛党叛国事件,中央正在审查。现有的种种物证人证业已充分证明:**出逃的罪恶目的,是投降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根据确实消息,出境的三叉戟飞机已于蒙古境内温都尔汗附近坠毁。**、叶群、林立果等全部烧死,成为死有余辜的叛徒卖国贼。

    ……

    区教育局的领导一字不漏地宣读着**中央57号文件。这是叶文宗听到的第一份中央文件,他屏气凝神地听着,默默地记在心上。从上小学到进入初中,政治课本上提到的党内九次路线斗争,批判**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是第九次,那么,这次粉碎****集团就是第十次了。

    文件传达完了,宋书记郑重地宣布散会,老师和同学们相继离开会场。

    “吴江,叶文宗,你们俩等一下。”走在吴江、叶文宗后面的肖静同学喊道。

    肖静是一个女生,圆圆的脸蛋,白皙的皮肤,大眼睛,她是402排的团支部书记。

    班长吴江听到喊声,用胳膊肘儿碰了碰叶文宗,说:“肖静在喊我们呢。”

    叶文宗掉转头看了看后,听到肖静在蠕动着的人群里挥手喊话:“你们出来一下。”

    吴江和叶文宗穿过人流,朝肖静所指的方向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时代之少年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