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在红旗下成长(3-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dongerjing 书名:时代之少年劫
    3、

    时光很快转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第二个天,文宗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韶山东方红中学初中部就读。

    三年前,**的家乡----韶山,这个县辖区经党中央批准,升格为地级行政区——韶山区,直属湖南省革委会领导。

    一个周六的下午,夕阳西下。

    文宗和江南中午就约好了放学后两人结伴坐火车回家。他们俩是同班同学,一个月前在入学报到时认识的。两人一交流,才知是同年同月生,文宗比江南大十天。他俩在一起的时候,总有说不完的话,很快成为了一对形影不离、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按照当地人的土话说,好比一对油盐坛子,好得硬是巴粘的。

    去年,韶山办了一个新厂,规模比较大,厂址在Y镇。省革委会为了支援韶山的新厂建设,从省城的一些对口厂子里动员一批有技术,有实践经验的老师傅到韶山新厂工作。江南的父母加入了支援韶山建设的行列,江南就是随父母亲从省城长沙迁移来到了韶山的Y镇。

    江南的父母带他坐火车到过几次韶山冲瞻仰**故居,因此他对韶山火车站这一带的地理环境比较熟悉;文宗虽说四年前就来过韶山一次,但只是到过韶山东大门的那个小镇上,况且,那个时候的韶山还没有通火车。因此,他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很陌生,而且这一次是他从娘肚子出世以来第一次坐火车。

    今天是他们俩入学后第一次回家。

    “江南,还磨蹭什么呀?现在离火车开车时间只有四十多分钟了,怕赶不上哩。”文宗站在男厕所外大声地催促道。

    “快哒,快哒。屙兜屎都要催,跟个催命鬼似的。”江南在厕所里嚷嚷道,“就来了啊。”

    “快点!”

    江南系好裤带走了出来,对文宗一甩手,说:“走。”

    两人出了校门,越过门前的一条小港,抄近路一阵飞奔,一口气跑到了火车站。

    “哎哟,我的妈呀,受不了啦。”江南一股坐在火车站广场的地坪上,喘着粗气。

    “还好意思说呢,都怪你,蹲厕所要蹲那么久,真是急死人了。”文宗也是气喘吁吁。他站在广场上,面对如此雄伟壮观的韶山火车站,心一下子舒展开来,所有的疲劳被驱散得无影无踪了。他精神抖擞地放眼望去,伟大领袖**的巨幅画像悬挂在候车大厅的正门上。广场上,**,人流如织,有工人、农民、解放军和学生,还有外国人哩。每一个人的前都佩戴着**像章,有红彤彤的,也有金光闪闪的,有的人在衣服上挂了好多枚,外国人也一样。候车大厅的正对面,气宇轩昂的主席挥手塑像台巍然屹立,有不少的游客蹲在青翠的松柏树下含着泪捧上一把沃土,用一块洁净的小手帕小心翼翼地包裹好,放进自己的黄色小挎包里带回家。车站的广播里正播放着《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敬祝**万寿无疆》、《歌唱祖国》等歌曲,一曲接着一曲,洪亮激昂的歌声,人们朗朗深的笑声,汇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文宗和江南走进售票厅各自掏出一角钱买好了火车票。不一会儿,候车室的喇叭里传出女广播员深圆润的嗓音:“……请旅客同志们排队进站上车,韶山开往省会长沙的列车马上就要开车了……”

    文宗和江南汇入恋恋不舍的人流中,好奇地登上了列车。车箱广播里一首《大海航行靠舵手》乐曲奏响之后,蒸汽机车头传来“呜——”的一声巨响,列车徐徐启动,随即发出“哐当、哐当”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载着游客们久久不能平静的心,缓缓地驶出了车站……

    4、

    “妈妈——我哥回来了。”正在屋外玩耍的珍妮和亚莉看到哥哥,喜形于色地跑进屋去给妈妈报信。

    妈妈眉开眼笑地走出屋来迎接。

    “妈——”文宗凫趋雀跃地扑到了妈妈的怀里,止不住眼泪“涮涮涮”地洒落下来。

    “文宗,来,让妈妈好好看一看。”妈妈用她的小手帕轻轻地擦拭文宗脸上的泪水,心疼地说:“瘦了,黑了,学校的伙食不好吗?”

    文宗怕妈妈担心,说:“好。就是好想你们。”

    “好儿子,妈这就给你做饭去。珍妮,亚莉,你们陪哥哥玩一会,啊。”妈妈说完背过去,擦了擦自己眼角上的泪水,走进屋,拿出两个鸡蛋,切了姜丝,没多久,一碗姜丝炒鸡蛋就出了锅。“饭还是的,来,文宗,把它全吃掉,补补体。”

    文宗捧着妈妈递过来的饭菜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吃,别噎着。”妈妈坐在旁边看着文宗吃饭的样子,好一阵心疼。妈妈知道这年头哪有什么好吃的,何况是一千多人的学校,九块钱一月的伙食费吃大食堂,饭菜还不一定能抢得到手呢。要油水没油水,都是一些红锅子菜。

    “妈,怎么搬房子了?”文宗边吃边问。

    “哥,我们原来住的那个大屋里,死了一个人,我们都害怕。说是在他们单位的批斗会上被人家打伤了,后来喝了‘敌敌畏’自杀的。所以,妈妈就搬出了那屋子。”正在上三年级的大妹告诉哥哥。

    “是这样啊。”文宗沉吟道。忽然他记起去韶山读书之前,听爸妈说过,爸爸已经落实了政策,从地区五七干校(1968年5月以后,全国各省、地、县遵照**的五七指示,相继办起了“五七干校”,为的是把犯了错误的干部集中起来,参加劳动和学习)出来了,正在办理调县财政局工作的事,“妈,爸爸的工作调动有结果了吗?”

    妈妈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说:“你爸已去财政局上了半个月的班了。他前几天来信说,这一段时间要去下乡,过一阵子再回来看我们。”

    “妈,爸什么时候回来,写封信告诉我,我也很想见爸爸了。”

    “妈答应你。”

    妈见文宗放下了碗筷,关切地问到:“吃饱了吗?”

    “吃饱了。哦,对了,妈,我把通讯地址写下来。”文宗转对大妹说:“大妹,帮哥哥拿笔和纸来。”

    大妹马上在自己的书包里拿出笔和纸,“哥,给。”

    文宗在纸上写到:“韶山东方红中学初中部402排”。他告诉妈妈:“我们学校分高中部和初中部,按部队编制,一个年级为一个连,一个班就是一个排。我再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是402排副排长,校学生会编外值周员。”

    妈妈听了,心里乐开了花:“还编外呢。”

    “哥,编外是什么意思啊?”大妹和小妹同时问到。

    “编外就是——还不是正式的意思。等我当上了排长,进入学生会,那就是正式的,不是编外了。”

    “那值周员是做么子的?”小妹问。

    “值周员也就跟值生一个意思,值周就是轮到你值的时候,这一个星期学校的纪律、卫生和做,都归你管。”

    “咯有么子好?别人睡觉的时候,你不能睡;别人回家可以玩,你还要抹黑板、扫地。”上二年级的小妹大概是班上的小组长,她才不乐意呢。

    “妈,我刚才回来,是和一个同学一起坐火车,真好玩……火车开得好快的,大概三四十分钟就到了……还有,刚开学的那个星期,学校组织我们去了韶山冲参观**故居和陈列馆,参观的人好多好多,我还看到了外国人,黑不溜秋的一个……”文宗打开了话匣子,就说个没完没了了。他要把这一个月的所见所闻统统都跟妈妈和妹妹说,让他们也分享他的快乐。

    “看把你高兴的,那黑不溜秋的外国人是非洲朋友。文宗,记住妈妈的话,不论到哪里,做什么事,都要注意安全。”妈妈叮嘱道。

    “妈,我记住了。”文宗点了点头应答。

重要声明:小说《时代之少年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