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在红旗下成长(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dongerjing 书名:时代之少年劫
    文宗在学校闯了大祸,把同学的脑袋砸了个窟窿,鲜血直流。外公闻信后,对外婆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去了这个难,这个事暂时不要告诉少康。外婆听外公这么一说,便点头同意了。外婆心里明白,当家的就是这么一个格,他的后人在外打架,不管有理没理,先打赢了再说事,宁肯赔偿对方的医药费。谁要是轻易地输给了人家,回来还哭哭啼啼的,那准还得挨一顿揍,看你还喊痛不?!

    外公在家里七找八找,总算寻到了一根上好的干杉木棒,走进厨房拿起菜刀削了一些杉树皮用纸包好,放进自己上的衣服口袋里。

    外公临出门时,外婆嘱咐道:“喊上他三姨一起去,跟人家好好说。”

    “晓得了。”外公答应了一声,急匆匆地往学校赶去。

    外公风急火燎地赶到学校,看门的杨老头一眼认出是林老师的父亲,隔老远就打起了招呼:“林师傅,今天怎么有空来学校啊?”外公说:“还不是为我外孙和同学打架的事来的?!”

    “那个叫叶文宗的是你的外孙啊。”原来杨老头不知道文宗是林老汉的外孙,还以为林老汉是来看女儿的。

    “杨老头,他们人呢?”外公问。

    “他们现在都到大队赤脚医生家治伤去了。”杨老头走了过来,用手指了指学校的右边,“就在那边枫树湾生产队,往那走一里多路就到了。”

    外公又一口气赶到了枫树湾生产队赤脚医生家里,见自己的四女儿正站在人堆里向一个中年男人赔礼道歉,而那个中年男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吹胡子瞪眼,吵吵嚷嚷,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大有不敲一笔钱不罢休的架势。估计这个人就是那个被文宗砸伤的同学父亲了,外公走了过去,正好与这个人四目相对。有点面熟,好像在哪见过?外公心里想着,也没心思去搭理他,转过脸去看了看受伤同学,脑袋顶上确实砸开了一个小洞,鲜血还在往外冒,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洞口周围头发上的瘀血粘糊糊的。外公对着赤脚医生嚷道:“为什么还不为他封住血?”

    “止血散昨天刚用完,还没来得及去公社卫生院调货。”赤脚医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手忙脚乱的翻箱倒柜,好像在寻找什么替代品。

    “莫慌,我这里带了一样东西,能祛风止痛,散瘀止血。”外公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包打开,抓了几块杉树皮放进自己的嘴里嚼了起来,嚼碎后取出轻轻地粘在冒血的洞口上。粘好后,对赤脚医生说:“外溥两个时辰再把它换掉。”

    这时,中年男人已经看出来站在他面前的是镇上食店的林老汉,他下意识地避开林老汉的视线,木讷讷的站在旁边看。

    外公也认出他来了,这不就是几天前去镇上食店吵事的那个人吗?这世界说大也不大,还真是的,今天又给碰上冤大头了。

    事还得从头说起,那天,这个中年男人到了镇上,进了食店。当时要买的人很多,也没有排队的习惯,食柜台前围得挤挤巴密,水泄不通。他瘦高个,像一只铁钻子。不一会儿,他嘻笑着把柜台边的一些妇女给挤开了,自己钻到了柜台前,说是称斤把带回去打打牙祭。外公在称时,随手搭了一小块排骨。他不要,硬要外公拿出来再称。外公说就一小块,你不要,给别人了。他这个人困(睡)着屙屎——横霸蛮,尽管嘴上说:骨头是喂狗的,你拿回去吃,我不要了,却紧紧提着这块不松手。他看了看占板上的还不如这块,于是交了票,付了钱。就在他提着突出重围的那一刻,对着外公吐来一口唾沫。外公见这个人骂了人,还要污辱他的人格,于是灵机一动:“慢着,回来,你的落下了一砣,拿去。”这个人不知有诈,还真以为落了一砣,怪可惜了,连忙折转又钻进来取,正要伸手时,外公一手堵住自己的一个鼻孔,朝着他的面部,使劲一?,另一个鼻孔里粘糊糊的绿鼻脓早已飞到了他的脸上。他还想发彪,却被急着要买的顾客给推搡了出去……

    外公没有多看他一眼,从上拿出几张拾圆人民币,抽出两张来,对他说:“给你二十块钱,买点营养品给他补补,够了吧?”

    中年男人见林老汉亲自来赔礼,想起那天发生的事,知道林老汉不好惹,哪还敢收他的钱,连忙改变了刚才对林老师那副凶巴巴的态度,假心假意地推让道:“我怎么好意思收你老的钱呢?那天的事是我对不住你老,还得请你老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今天的这个事过去也就过去了,其实,我们也没有过多的责怪你老的外孙。都是小孩子,在一起哪有不打打闹闹的。再说,要怪也就怪我这个不争气的崽。我们农家子弟,不好好读书,去扯那些个政治上的事干什么?政治上的事是此一时彼一时,谁也说不好,又当不了饭吃。你老说是吧?我不能收你老的钱,请你老还是收回吧。”

    外公见这个人还有点良心,不收白不收,于是收回这二十块钱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喊起四女儿一起看文宗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时代之少年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