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为真理而抗争(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dongerjing 书名:时代之少年劫
    文宗刚下车,看到马路上前方不远处开来一支浩浩、彩旗飘飘的游行队伍,有两个青年举着一条“打倒区委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白布横幅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头,跟在横幅后面的是一串七八个被一根小拇指粗的绳索缠在腰上的人,再后面就是一里把路长正懒懒洋洋地挥着手臂,有气无力喊着口号的游行队伍。这支队伍里,有年长的,也有年少的;有男的,也有女的。这些人的穿着随意的很。走在前头的队伍还算整齐,而走在后头的像是刚刚散了大会回家的样子,散散利砣,三五成群,扶肩搭背,嘻嘻哈哈,中间似乎还掉了一段距离的队,还有的人在开小差。

    在这被串在一起的七八个人中,文宗一眼就认出了他的妈妈。妈妈前挂着一块写有“走资派的黑爪牙、造反派的绊脚石——林惠茹”字样的木牌,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妈妈,妈妈——”文宗不顾一切地大声呼喊,拼命地奔到妈妈的面前。

    “文宗,我的宝贝儿子。”林惠茹惊讶地愣了一下,没有料到会在这种场合下见到自己的儿子。她停住脚步,搂着儿子,抚摸着儿子的小平头,悲喜交集地问:“是你和爸爸一起来的吗?”

    “是的,还有外婆也来了。”文宗说完,泪如雨下。

    游行队伍在一个胖得像一头猪的男人指挥下,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

    这时,文宗的爸爸和外婆也走了过来。

    “娘。”林惠茹一声凄怆的叫喊,潸然泪下。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这可如何是好啊?”外婆还没见过这种场面,急得团团转。

    “惠茹,你受苦了。”叶少康深沉地对妻子说。

    林惠茹噙着眼泪,正要跟丈夫诉说什么,却听得胖猪在厉声吼叫:“林惠茹,你还站着干什么?想畏罪潜逃啊?”

    林惠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交给丈夫说:“少康,这是屋里的门钥匙,你们都先回家去吧。珍妮和亚莉都在房东孙大娘的家里。”

    “快走,快走!”胖猪催促起来,游行队伍沿着这条马路继续往前走去……

    叶少康领着丈母娘和儿子来到了出租屋,堂屋里走出一位老态龙钟的大娘。叶少康迎上前去,“孙大娘,我是叶少康,林惠茹的丈夫。”

    “哦,是你呀。惠茹一大早就被造反派喊走了,正在游行。”孙大娘说。

    “我们刚才见过面了。”叶少康告诉孙大娘。

    孙大娘看见文宗和文宗的外婆,问叶少康:“这是……?”

    “哦,这是我的岳母娘,这是我的儿子,叫文宗。”叶少康向孙大娘介绍道,“文宗,叫孙。”

    “孙。”文宗叫了一声。

    孙大娘看了看文宗,笑着应了一声:“哎。”然后,转过来,对着文宗的外婆说:“老姐姐,这世道造孽啊。惠茹太可怜了,一个人要上班,又带着两个孩子……每次搞运动还要把她抓去。听说下午两点钟,还要在镇中心小学开批斗大会哩。唉,真是的。”

    孙大娘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哎哟,你们看我,光顾着说话,差点把这事给忘了。”她说完,匆匆走进她家的后院,牵出了两个小女孩。“珍妮,亚莉,你们看谁来了?”

    “爸爸”、“外婆”珍妮和亚莉争着叫了起来。

    叶少康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一年不见,都长高了,头上还扎起了一对羊角辫。

    “妹妹”文宗亲的叫道。

    “哥哥”大妹和小妹相拥来到文宗的面前。

    三姊妹走到了一起,久违的欢乐充满了小小的出租屋。

    时候不早了,外婆拿出在家里带来的一块和一些蔬菜,在过道上开始做起饭来。

    叶少康从房东孙大娘家借来一张木质门板和两条长凳,搬起门板往条凳上一搁,铺上一旧草席,就可当了。

    不一会儿,外婆的饭也做好了,端上了一张小四方桌。

    “饿死了,我要吃饭了。”文宗嚷道。

    “文宗,不讲卫生了,是不?你带妹妹先去洗洗手,再来吃饭。”外婆总是不忘饭前洗手的卫生习惯,提醒道。

    “好哩。我们走,洗手去。”文宗招呼两个妹妹。

    “少康,先吃饭吧。”

    “哎。”叶少康应了一声。

    外婆用一只碗盛上一碗饭再夹了点菜放在饭上,对三个外孙说:“这是留给妈妈的。”

    ……

重要声明:小说《时代之少年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