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洗礼(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dongerjing 书名:时代之少年劫
    就在手工业联社工作组大张旗鼓地整顿财务管理的子里,一场新的社会大变革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暴风骤雨般席卷着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地——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特殊时期开始了!

    一瞬间,特殊时期在大江南北,在三湘大地,风起云涌,燎原之势,锐不可当。从城市到农村,从学校到工厂,从基层企事业单位到党政机关,从学生到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机关干部,斗、批、改一发不可收拾。人们纷纷佩戴**像章,手握红宝书,奔上街头,组织五花八门的造反兵团、战斗队,什么“湘江风雷”、什么“高司”、什么“红色怒火”、什么“红造联”、什么“革造联”……犹如雨后笋一般簇生起来,效法“红卫兵小将”,左袖上着个红袖章,写大字报,搞大串连、大辩论、集会游行示威,举起拳头呼口号:“向×××开炮!”“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舍得一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揪出保皇派,斩断黑爪牙!”“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口诛笔划,血泪控诉,愤怒声讨。大字报、小字报铺天盖地,传单、标语满天飞,比比皆是。

    大街小巷里,机关大院内,工厂、学校、基层企事业单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各路人马刚走一拨又来一拨,到处是揪“走资派”、“黑帮分子”、“反动学术权威”、“白专典型”、“牛鬼蛇神”……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造反派高歌猛进,所向披靡,每到一处,那里的党政机关遭冲击,民宅被包围,打、砸、抢、抄、烧,无所不能,无恶不作,骇人听闻,令人发指。一大批党政要员、基层干部、知名人士、知识分子、业务精英、技术能手,人人岌岌可危,在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下戴上高帽子,挂着黑牌子游街,横遭批斗,关进牛棚,发配边远山区劳动改造。

    学校停了课,工厂停了工,商店关了门……

    一天上午,陈海波突然接到一份书面通知:

    为了捍卫**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工作组即时解散,召陈海波、李云龙、刘湘三人速回区里,参加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特殊时期;肖一平、林惠茹留守手工业联社,参加当地的斗批改运动。

    通知上的落款署名是:“**主义红卫兵湘江风雷”韶山支队。陈海波的心里一阵纳闷: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呀?它又是干什么的呢?他摇通了区委宋副书记办公室的电话,对方接电话的人不是宋副书记,而是一个陌生人粗犷的声音。接电话的人知道是陈海波之后,对着话筒声色俱厉地吼道:“……陈海波,你是不是**党员?一切行动听指挥,你知不知道?还有没有组织观念,有没有纪律?”陈海波刚想问清楚对方是谁,对方又在电话那端咆哮:“限你们在今天下午两点钟之前回支队报到。否则的话,我撤了你的股长职务。”说完,话筒里传出“啪”的一声响,电话挂断了。

    陈海波放下电话,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上午10点28分,还有一点时间。他把肖一平、李云龙、林惠茹和刘湘召集起来,也算是工作组的最后一次会议吧。

    眼看着手工业联社财务状况有了明显的好转,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流产了。五个人围坐在办公桌旁,谁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一直就这么沉默地坐着。办公室里静谧的几乎能听到对方短促的呼吸声。有道是,此时无声胜有声,于无深处听惊雷!最后,陈海波心复杂且又无奈地对大家说了一声:“散会吧。”

    工作组来到手工业联社,掐指一算,也有半年多了。今天,就凭“湘江风雷”的一张破纸,工作组解散了,陈海波、李云龙,还有小刘,他们都走了,留下林惠茹孤伶伶的一个人。她再也无法控制内心忧伤的绪,伏在办公桌上失声痛哭起来……

    肖一平茫然不知所措,不停地摇头叹息。

    ……

    工作组解散后不到一个月,手工业联社几乎处于停产半停产的瘫痪状态。一些好事的工人不上班天天跑到镇中心小学去看大字报,看批斗黑五类、批斗隐藏在教育文艺界的国民党老牌特务的闹场面。他们还理直气壮地说:“无产阶级特殊时期的熊熊烈火是**亲手点燃的,我们是工人阶级,要关心国家大事,要积极投到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中去,经风雨,见世面……”一些不太管闲事的工人想到社里没有工资发,也懒得去上班了,有的人索拿了集体的财产和工具回家干起了私活,搞起了单干……肖一平无可奈何,也就听之任之了。

重要声明:小说《时代之少年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