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任重道远(2-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dongerjing 书名:时代之少年劫
    2、

    三天后,林惠茹从地区载誉归来。Y镇上响起了“噼噼啪啪”的鞭炮声。陈海波、肖一平、李云龙和刘湘,还有联社的工人师傅们欣喜地来到石板街头,夹道欢迎。街道上许多居民也纷纷奔出自家的屋门,来看镇上难得一次的闹场面。

    陈海波笑容满面地迎上前去,紧紧握着林惠茹的双手说:“林惠茹同志,我代表工作组的同志们祝贺你!”

    肖一平也伸出了洋溢的双手,抓住林惠茹的手说:“我代表联社的全体工友们向你表示祝贺!”

    “大妹子,大妹子,你给我们这些二等工人露脸了,我们好高兴哟……嘿嘿嘿……”祁美凤挤出人群,走到林惠茹的旁,说着说着,一个劲地傻笑了起来。

    林惠茹披红戴花,被欢迎的人群簇拥着。她扬起手中的鲜花,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照相师姜有根不失时机地端起挂在前的120手相机对准林惠茹,调好焦距,快门一按,“咔嚓”一声,留下了林惠茹这一美好的时刻。

    “妈妈,妈妈。”不知什么时候,房东孙大娘一手抱着亚莉,一手牵着珍妮,也来到了欢乐的人群中。

    “亚莉——珍妮——我的女儿。”林惠茹立刻奔到了女儿的旁,双手拥抱着两个女儿,幸福地流下了泪。

    “再拍一张。”姜师傅见到此此景,不无感动地对着她们母女三人,再一次按下了相机快门。他沾沾自喜地说:“效果不错”,说完乐滋滋地走了。

    ……

    第二天,Y镇又恢复了往的平静。

    初升的太阳照在那条潺缓的银河上,河畔上的小草绿茵茵的,草叶上的露水就像珍珠般的晶莹透亮。习习晨风,依然有些寒意。

    街道上,行人三三两两。

    联社办公室里,工作人员还沉浸在林惠茹获奖的喜悦之中。

    “林姐,您真有两把刷子啊。我太佩服您了。什么时候把您的绝招也教给我两下子……”小刘真诚而调皮地说。

    “看你说的,我哪有什么招啊,还绝招呢。”

    “算我求您啦。教我嘛。”小刘认真地像一个小孩一样在林姐面前撒起来。

    “好好好。”

    “林姐,您答应了?”

    “答应了。”

    “一言为定,不许反悔。”小刘朝林姐扮了个鬼脸。忽然,他脑袋瓜子一转,又想起了一件事,对林姐说:“嗳,林姐,让我看看您在大赛上的获奖证书,行吗?我想分享一下您的快乐。”

    “这有什么好看的。”

    “看一下嘛,就看一眼。”

    “你拿去吧。”林惠茹把包递给了小刘。

    小刘从林惠茹的包里拿出两张荣誉奖状,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这个是“全区首届珠算大比武冠军”,那个是“地区第四届珠算大赛第二名”。“哇噻。陈组长、肖主任、李大哥,你们快来看啦,这都是头奖哩……”他羡慕得不释手,“要是有一天,我也能获个奖就好了,让我年迈的父母也高兴高兴。”

    “小刘要是得了大奖,还不得娶个湘潭城里妹砣带回家啰。”李云龙打趣地说。

    “李大哥,您又开玩笑了。”腼腆的小刘霎时脸红了起来。

    陈海波高兴地拍了拍小刘的肩膀,鼓励道:“小刘,你只要好好地向林姐学习,虚心拜林姐为师,我看啦,用不了三五年,你也可以捧回个大奖。”

    顿时,小刘就像喝了一杯蜜糖水,心里甜丝丝的……

    3、

    惠茹:你好!

    孩子们好!

    刚刚收到你的来信,悉知你在地区级珠算大赛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真是可喜可贺啊。在此,我表示衷心的祝贺!同时,我为你骄傲,为你自豪。不过,在欣喜之余,我也为你现在的处境,尤其是在工作中受到单位个别领导人的威胁和恐吓,而着实有些担忧。

    我们俩都是从事财务会计工作的,风风雨雨十几年,当家理财天经地义。要为企业、为国家真正当好家,理好财,说起来容易,但在实际工作中,做起来就并非是一件易事。然而,不论是财务清理也好,还是会计核算也罢,我们只要信奉这样一条真理,那就是财会工作只能讲一是一,二是二,实事求是,一收一支讲究的是财务成果,也就是经济效益……财经纪律千万不能丢。你在工作中恪守严谨,这是对的,我没有理由不支持你。

    ……

    珍妮,亚莉,爸爸好想念你们!粮管所的工作最近比较忙,等忙完了这一阵子,我一定会去韶山看你们的。你们可要乖乖的听妈妈的话,好吗?来,亲爸爸一口。

    我现在很好。文宗的学习也很用功,外公、外婆非常疼他,他。爹娘的体都很好。勿念。

    多保重!

    夫:少康亲笔

    1966年5月29

    读着丈夫的来信,林惠茹眼眶里的泪水扑簌簌地流了出来。鸿雁传,有了丈夫的理解和支持,她信心倍增,义无反顾……

    “林姐,你怎么哭了?”正在此时,陈海波来到了林惠茹的房间。

    “没有。”因为有了丈夫的理解和支持,林惠茹十分高兴。

    “叶大哥来信了?他现在怎么样,还好吗?”

    “他很好。组长,你今天怎么来了?请坐。”平里,大家忙于工作,从来都没有认真地注视过对方,今天林惠茹仔细地打量着陈海波。他欣长的材、英俊的相貌和光洁的肌肤使人不论怎么看也只看得出他才二十**岁。他乌黑闪亮的头发又浓又密,梳理得十分漂亮;宽阔平坦的额头和光灼灼的眼睛向人们预示着他的睿智和坦诚;鼻头不大,又又直又秀气;红润润的嘴唇薄薄地紧抿成一条细线;他脸上的皮肤白白净净的,几乎看不出一条皱纹,也看不到胡须。他不抽烟。

    “今天是星期天,我来看看你。顺便想和你把近段的财务清理工作况聊一聊,交换一下意见……”陈海波说。

    “请喝茶。”林惠茹沏了一杯茶,端给了陈海波。

    “谢谢。”陈海波端着茶杯,继续说道:“我们工作组奉区委之命一起来到联社已有个把月了,在财务清理方面已经取得了阶段的胜利。昨天,我向宋副书记作了汇报。宋副书记充分肯定了我们工作组的成绩,还特别表扬了你,说你是巾帼英雄,女中豪杰。”

    “宋副书记真是这么说的吗?”

    “是的。不过——”陈海波停了停话头。

    “不过什么?”林惠茹急切地追问道。

    “宋副书记说希望你戒骄戒躁,争取更大的光荣。同时,宋副书记对我们下一步的整顿工作作了明确的指示,要求我们在程序上从明天起,根据财务清理查帐核实的况,充分发动群众检举揭发联社内部的贪污盗窃、挪用公款、公款吃喝、铺张浪费等不法行为,同时,广泛听取和收集职工群众中的合理化建议和批评意见,以达到整顿的目的,争取在第二阶段中再打一个漂亮仗。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坚决拥护区委的正确决定。这样的企业是该整顿了。贪污、挪用公款的数额实在是太大了,问题相当严重,乱消费,浪费大,这是始料不及的。这些问题的出现,集中反映到一点上,就是没有建立经济核算制,从而出现了一些收支不清、手续不备的糊涂现象。因此,我建议,企业的生产、经营,必须建立按年按月编制生产计划指标和完成程度的检查制度,不得听其自流;同时,要进行成本核算,包括生产成本和非生产成本的核算。企业要扭亏转盈,就必须改善经营管理,要鼓励职工进行技术革新和技术改造,节约有奖,浪费受罚,培养企业职工节省原材料、护机器、设备和工具的良好习惯,努力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活劳动和物化劳动的消耗,降低产品成本,使企业生产产品的个别劳动量低于社会必要劳动量;在财务上,会计要有监督权,监督收入,监督支出,所有财务手续必须经主办会计审核签字,报主管领导批准同意后才能支付款项。对于手工业联社这样一个集体所有制企业来说,生产资料是这个集体经济组织里全体成员的公有财产,是用来增进每一个成员的福利的,而不是由任何个人或这个企业里的一部分成员据为己有,或基于对这些生产资料的使用,取得某些不劳而获的收益或额外利益。只有建立了经济核算制,才能克服企业内部的混乱状态,才能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多作贡献……组长,你看我说的对吗?”

    “对,对极了。这样看来,我今天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陈海波激动地两手一拍,不亦乐乎。

    “什么目的已经达到了?”林惠茹纳闷地问。

    “林姐,你看啊,今天你提出的这个新构想与我正在考虑的下一步工作一拍即合。这不,我说的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是这个意思。”

    “哎,组长,我们这么一搞,查出这么多的问题,何主任会怎么样?”

    陈海波听林惠茹这么一问,心里猛地一沉:“林姐,你莫不是心软了吧?动了恻隐之心?”

    “没有。我只不过是随便一问。”

    “那我就放心了。至于何润生的问题如何处理,那是上级组织考虑的事。但是,我们作为下级,必须实事求是地向上级领导反映况,把我们的工作做得过细,做得更好。林姐,从目前的财务清理况来看,我们的工作才刚刚走完第一步,任重而道远啊!”

    陈海波这时发现林惠茹的两个女儿不在房间里,关切地问道:“小孩呢?”

    “在后院玩哩。”

    “好,我就不打扰了。”陈海波起告辞。

    “组长,就在这里一起吃个便饭吧。”

    “不用。”

重要声明:小说《时代之少年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