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露锋芒(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dongerjing 书名:时代之少年劫
    半个月后,工作组对手工业联社的财务清理工作取得了突破的进展,同时也进入了攻坚阶段。

    这一天中午,林惠茹下班,在房东那里接过珍妮和亚莉回到了自己的租住房。

    林惠茹打开房门,珍妮首先发现地上有一封信,高兴地拾起来喊到:“妈妈,你看,爸爸来信了。”

    林惠茹接过珍妮手中的信封,信封上没写一个字。她觉得有些奇怪,连忙撕开信封,抽出信纸一看,上面写道:“姓林的,当心你的女儿!”

    林惠茹这才意识到是一封恐吓信,威胁她不要再查下去了。

    珍妮和亚莉望着妈妈。珍妮说:“妈妈,是爸爸的来信吗?爸爸说什么了吗?”

    面对女儿的期盼,林惠茹尽量抑制内心的恐惧,对珍妮说:“乖女儿,带妹妹到房间里玩,妈妈做饭给你们吃。啊!”

    珍妮懂事地点了点头,牵着妹妹的手玩去了。

    林惠茹一边做饭,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这是谁干的呢?查帐是继续查下去呢,还是临阵脱逃呢?如果继续查下去,我的女儿怎么办?如果受到这么一点恐吓和威胁就不查了,岂不是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了吗?……少康,我该怎么办?要是有你在我的边,那该多好啊……此时,在林惠茹的灵魂深处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突然,娘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惠茹啊,你去主席的家乡工作,可要为**争光啊。”想到这里,她对自己说:林惠茹啊,林惠茹,在这种时刻,你怎么能打退堂鼓呢?这里是看不见硝烟和炮火的战线。在战场上当逃兵,可不是你一贯的工作作风呀。况且,这是在伟大领袖**的家乡——韶山,你怕什么?为了寻求革命真理,**十七岁就离开了自己的家乡,踏上了革命斗争的征途。为了解放全中国,**的一家就献出了六位亲人的生命。还有,多少革命先烈,为了真理而斗争,前赴后继,不惜抛头颅,洒血,战死疆场。你难道就被一封恐吓信打倒了吗?“不!我要和同志们一道继续战斗,勇往直前。我不怕,你就是砍了我的脑袋,也不就是一个碗大的疤吗?!”林惠茹坚定地对自己说。

    林惠茹把这封恐吓信悄悄地收藏了起来。她鼓励自己要勇敢地去面对这一切,正义总是要战胜邪恶的。

    “珍妮,亚莉,来,和妈妈一起吃饭。”

    ……

    下午,林惠茹像往常一样,和战友们一道全心地投入工作。

    “他妈的真不是东西。有本事就明火执杖的来干,别躲在暗的角落里搞谋诡计,干一些下三滥的勾当。来吧,小子,老子不怕。”“大嗓门”李云龙还在办公室门外就风风火火地嚷了起来。

    “老李,怎么啦?又有什么人惹你动这么大的肝火?大动肝火易伤啊。”肖一平问。

    “你们看,这是吓唬谁呀?这是——”李云龙从裤袋里掏出一张纸来,气愤地往桌上一拍。

    “我这里也有。”小刘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

    “沉住气,大家都要冷静。我和林惠茹也都收到了这样的恐吓信。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陈海波的语气显然有些沉重地对大家说。说。

    “这是什么人干的?目无组织,目无领导,我这就去追查,查出来了,我送他进局子。太放肆了。”何润生义愤填膺地拍案而起,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假惺惺的,还当别人不知道。不是他还会有谁干得出来?一看到他,我就来气。”李云龙的心里窝着一团火。

    陈海波倒了一杯茶,递给了李云龙,说:“消消火,坐。……同志们,不要害怕。我中午已经跟区委领导同志通了电话,把这里的查帐况和所发生的一切向他作了详细的汇报。区委领导同志非常重视。他指示我们要提高警惕,在确保人安全的前提下,加大清理的力度,一定要挖出寄生在工人阶级队伍中的蛀虫。他还说,区里马上召开党委会,研究和部署我们下一步的工作。同时,也会采取必要的措施,来保障我们顺利完成任务……同志们,我们要相信党,相信上级领导,充分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打一场反贪污、反浪费的攻坚战……”

    正在这时,办公桌上的摇把子电话铃声响了。陈海波一把抓起话筒,对方传来了区委宋副书记洪亮的声音:“喂,喂,是海波吗?”

    “是我,宋副书记,您好!”

    “海波,你反映的况,区委刚才进行了认真的分析和研究,决定:一、通知何润生同志明天上午到区里来说明况,说明况后参加县直机关举办的学习班,为期三个月,联社的经营工作暂时由肖一平同志代理主持;二、通知林惠茹同志作好准备,一个星期后,代表区企业办参加区里举办的首届珠算大比武,进入前三名的将代表我们区赴县里参加地区五月二十二珠算大赛……”

    “这可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同志们,你们都听到了吗?”陈海波激动地对大家喊到。

    “听见了。”大家都兴奋了起来。

    “嘘——”陈海波用手指往嘴边一竖,大家立即安静了下来。

    电话里又传来了宋副书记的声音:“海波啊,你告诉同志们,在这个关键时期,千万不要松懈,要保持冷静、清醒的头脑,连续作战,坚持到底!”

    “请宋副书记放心,请区委放心,我们坚决完成任务。”

    陈海波放下电话后,对肖一平说:“你去把何主任找来,我要当面和他谈。”

    肖一平走后,陈海波对工作组下一步的行动重新做了调整和部署。

    “陈组长,现在查帐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我不能走。”林惠茹提出。

    “林姐,你现在的心我非常理解。可是,区委也是出于对你和你的家庭安全负责才作出这样的决定。组织上非常信任你,也相信你在大比武和地区大赛上会取得好的成绩,为我们区争得荣誉。你就好好准备吧。”

    “反正我没有什么好准备的。我只有一个请求,让我和同志们继续战斗吧。到比赛时我去参加就是了。”

    “你有把握吗?”

    “有,相信我。”

    “那好吧。”

重要声明:小说《时代之少年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