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露锋芒(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dongerjing 书名:时代之少年劫
    ……查帐已经进行了一个星期。

    几张破旧的书桌上堆积着建社以来的所有财务帐簿、凭证和报表,大多数的凭证没有装订成册,凌乱不堪,有的被老鼠咬烂,还散发着鼠尿的味。负责查帐的林惠茹、肖一平和刘湘三人正埋头于手中的活,又是翻阅帐簿一笔一笔地核对凭证,又是整理散落的凭证纸片,谁也没说一句话,办公室里显得静悄悄的。

    “哎呀,林姐,林姐……你来看,我这里又有一笔现金收入没有入帐,不知去向……已收而未入帐金额达一千一百五十八元三角八分。一千多块呢,顶我好几年的工资了,我的妈呀,收入不入帐,这是第十二笔了……”从省财院毕业来韶山实习才半年的刘湘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社会实践,异常惊讶地喊了起来,打破了这种忙碌中的宁静。

    刘湘二十岁刚出头,一米七五的个子,虽说出于邻县农民家庭,但生来就八字好,命里有福,长得是眉清目秀,脸庞晳白,五官端正。除了他一口浓重的乡音外,在他的上根本看不到一点农村伢子的迹象,加上他嘴甜心善、勤奋好学,又是大学生,还别说,他大学刚毕业被分配到韶山来实习时,就有好多吃商品粮的姑娘对他一见钟,有意无意、有事没事地靠近他,与他搭讪,与他相约,甚至有的姑娘主动提出以相许,被他婉言谢绝了。也许是他的心高,他觉得自己很年轻,不想过早地堕入风月场,发生一些男女之间的风流韵事。如果是这样,作风问题会让人耻笑一辈子的,对他的美好前程没有什么好处。也许是他的窦未开,也就是俗话讲的冒动婚姻,悦之还处在朦胧状态,不是一个姑娘都看不上,而是他自己不晓得如何把握。要不然的话,不知会有多少姑娘要唱葬歌。照现在的时尚说法,他的那个帅呀,他的那个酷呀,实实在在是个人见人的小伙子。

    这次查帐,对刘湘来说,是一次学习和锻炼的极好机会。大学三年,老师在讲台上讲的都是专业理论知识,与阿拉伯数字打交道,头发晕,脑发胀,枯噪乏味。通过这半年的实习,尤其是这一个星期的社会实践,在林姐的指导下,他学到了书本上根本找不到的实践经验。可见,财务会计专业的学问大着呢,他庆幸自己当初选对了所学专业。

    “……我这里也有,林会计,你看,这张领料单只有发料人签名,却不见领料人的签名……”肖一平也不止一次地发现了凭证的问题。

    正在这时,陈海波、何润生和李云龙一起走进了办公室。陈海波招呼大家道:“同志们,辛苦了。现在大家都把手中的活停一停,开个碰头会,一起把一周来的查帐况拢一拢,对财务状况进行分析分析。现在请林惠茹同志通报一下这一周查帐的况。”

    林惠茹把查帐况稍作归纳了一下,从财务分析的角度向大家报告:“……一周来,我们查阅了从一九六三年元月手工业联社成立会计建帐时起至一九六四年十二月的所有帐簿、凭证和报表。从目前的查帐况来看,实事求是地讲,我们认为一九六四年六月以前的会计资料比较完整,科目清楚,帐帐相符,收支基本平衡,审批手续也比较规范。但是,从一九六四年七月开始,会计凭证混乱,有的原始凭证丢失,记帐中出现了一些严重的收支不清,手续不备的糊涂现象,有一些单据上还进行了涂改,与帐簿上记载的数量、金额不相吻合……小刘,请你把查出来的问题帐记录本拿过来……”

    “嗳。”小刘答到,起送过来一个黑色塑皮小本子,“给,林姐。”

    “……在查帐中,我们还发现,有数笔收入不入帐,有付方的对帐单而无收方的簿记,最大的一笔货款回笼资金是一千一百五十八元三角八分,涉及的金额相当惊人。另外,招待费用开支也严重超标……”林惠茹翻开小本子,郑重地说:“陈组长、何主任、老李,你们来看,这是我们查帐的详细记录。”

    陈海波认真地看着小本子上的每一笔记录,不时地紧锁眉头,眉宇间锋芒毕露。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这些数据的背后必定隐藏着一种贪污和挪用公款的可能,可能牵扯到联社内外的一部分人,甚至涉及到一些国家工作人员,而且问题只能是更为严重,更为复杂。何润生看着这些记录,顿时惶恐不安起来,额头上满是汗珠。老李站在一旁,眄视着何润生,鼻孔里“哼”了一声,心里在说:“姓何的,看你能嚣张到几时?”

    这时,陈海波不动声色,娓娓而谈:

    “何主任、老李,第一个星期的查帐,很有收获,查出来这么多的问题,说明了什么呢?这恰恰说明我们的企业经营管理中还存在着许多漏洞,尤其是财务管理相当混乱,让一些不遵纪守法的人钻了空子。同时也恰恰说明了我们的机关某些工作人员作风轻浮,有些职能部门还存在着严重的官僚主义,还在搞形式主义的那一,没有求真务实的精神。他们口口声声说是深入基层,调查研究,检查监督,而实际上是他们在机关里头呆腻了,下来透透风,装模作样,装腔作势,骗吃骗喝……”

    陈海波端起桌上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水后,继续说道:

    “同志们,从明天开始,我们调查组将全力以赴,按照这个小本子上记录的问题帐,深入到职工群众之中,一笔一笔地查,一个一个问题核实,无论涉及到谁,我们都要一查到底,查它个水落石出,查它个底朝天。给上级领导交一份满意的答卷,同时,也给联社的全体干部职工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这样吧,老李,这个小本本就交给你保管,以后的查帐记录也都由你保管。你可要把它视同你的生命一样的重要。明白吗?”

    “明白。我保证有我李云龙在,就有这个小本本在。”军人出的李云龙十分坚决地说。

    “好,今天的碰头会就开到这里。”陈海波宣布散会。

重要声明:小说《时代之少年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