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社里来了工作组(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dongerjing 书名:时代之少年劫
    刻字店与照相馆合营的工作室里。

    “吴师傅、包打听耶——”姜有根一边用花边裁切刀切着晾干了的相片边框,一边高声地喊道。

    “又么子事啰?叫得咯么凶。”隔壁的祁美凤正在为一位妙龄女郎梳洗披肩长发,听到姜有根的喊声,回应道。

    “我不大声叫,你能听得见么?今晚我们一起去看看林会计,要得不?”姜有根说。

    “咯有么子要不得的,去就去唦。”祁美凤回答。

    “那我们就说好了,一起去看看。哎,吴师傅,你把王师傅、韩师傅、周裁缝、刘篾匠、麻石匠、扇子王,还有绣花枕头,也都叫上。”姜有根对吴师傅说。

    “去这么多的人,恐怕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也别吓着林会计了。”吴师傅边说边认真细致地雕刻着图章。

    “吴师傅,你还怕人多啊?人多好湊个闹。”祁美凤刚刚梳洗完那位妙龄女郎的披肩长发,抖落着围布上的发屑,笑着走了过来说。

    “那好吧。”吴师傅答应了下来。

    ……

    晚饭后,姜有根一行十人来到林惠茹的租住屋。林惠茹正在过道里收拾刚刚吃完晚饭的碗筷,珍妮和亚莉一起在屋里玩捉蟋蟀的游戏。

    “师傅们,都请进屋里坐。”林惠茹的话刚一出口,忽然想起家里哪有凳子啊,一条谷板凳都没有。“不好意思哦,家里没有凳子,那就在边上坐吧。”

    林惠茹想去泡茶,也没有茶杯,难为地说:“对不起,连个茶杯还没来得及买。”

    姜有根看到林惠茹有些窘态,便说:“不用了,莫客气。我们就是想来看看你。”

    “谢谢各位师傅来看我!”

    “林会计,初来乍到,生活上有些不便利,我们能理解……我叫姜有根,我们都是你的兄弟姐妹。以后生活上还有什么困难,跟我们说,我们大家一起帮你想办法解决。”

    “是的咯。我叫祁美凤,我和我的老公一起开理发店。林会计,看你的肤色有多好啊,红润润、水灵灵的,材要多匀称有多匀称。不像我,土里扒叽的,胖得就像一块门板。我比你大两岁,我们俩做一对好姐妹,要得不?”

    “要得,要得。”林惠茹高兴地连声回答。

    “我叫吴宪法,爹娘生我的时候希望我老老实实的做人,规规矩矩的做事,所以就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我叫王有德,开染坊的。”

    “我叫麻石板,是石匠。”

    “我叫靳石花,他们都叫我绣花枕头。”

    “我叫——。”

    大家自报家门之后,姜有根发现林惠茹的两个女儿活泼又可,猛然想起自己的照相馆。近几年照相馆门庭冷落,惨淡经营。之前,他很想找一些英俊潇洒的小伙子和妩媚动人的姑娘来做模特,为他们留下美丽的倩影,不是他们提出的条件太苛刻,就是不肯摆在这里丢人现眼。

    今天,机会来了。要是能把这两个小女孩拍上几张艺术照,再放大,镶上高档一点的镜框,挂在他的照相馆当亮的地方吸引顾客,那该有多好啊。到那时候,照相馆的业务想不火爆都难了。于是,他当着众人的面,先是赞不绝口地夸两个女孩如何如何的聪明伶俐,如何如何的漂亮动人,然后恭维地对林惠茹说:“林会计,明天可不可以让我为这对活泼可的小女孩照几张相,留作纪念……免费。行吗?”

    林惠茹迟疑了一下,但也不好当面拒绝人家,于是,她对姜有根说道:“姜师傅,你的心意我领了。这样吧,我同意你拍,不过,不能免费,我会照价付钱的。”

    姜有根听林惠茹这么一讲,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怎么,林会计刚来,姜师傅这就拍上了?没想到,拍马拍到人家的罗拐上了吧。”祁美凤在一旁嘲笑道。

    “辣利婆,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我这不是为了增进同志之间的友谊,联络联络感吗?”姜有根自我解嘲地辩白。

    “没关系的。虽说我们是同志,是兄弟姐妹,互相关是可以的。但是,亲兄弟也要明算帐。我们绝对不可以以职务之便来谋个人私利,贪占公家的便宜。在经济上我们都不能犯错误……”林惠茹坦诚地说。

    “林会计说的对。要是人人都想侵占集体的财物,我们做裁缝的,搞缝纫的,把公家的碎布条拿回家,如果有一天哪个把一大块上等的布料剪成大小不一的当成碎布条拿回家,多可惜啊。你拿他拿我也拿,那岂不是损害了集体的利益吗?”周裁缝认起真来。

    “这算得了么子咯?只要领导们少用公款陪上面的领导花天酒地,海吃海喝,还当不了你周裁缝的那几块巴掌大的尿布片不成?”开染坊的王有德插言道。

    “那也确实。”刘篾匠附和道。

    “言重了,言重了。我看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该走了,让林会计也好早点休息。”姜有根看到各位师傅的话语有些多了,连忙招呼大家道:“走吧,走吧。”

    “各位师傅,那就走好。有空常来啊。”

    ……

    这一夜,林惠茹躺在上辗转反侧,一丝睡意也没有了。“照相……碎布条……公款吃喝……”刚才几位师傅不经意间的玩笑话,久久缭绕在她的脑海里,驱之不去。林惠茹索,给熟睡着的两个女儿轻轻地盖好了被子。

    窗外,夜色朦胧,昏暗的路灯在瑟瑟的寒风中摇曳,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毛毛雨。风声、雨声,轻轻敲打着半朽的窗棂,乱风搅着丝丝细雨,透过破碎了玻璃的窗户格飘了进来,林惠茹在这间又小又潮湿的屋子里,坐在窗前的一张旧书桌旁,悉心地思考……她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噤。她拿起一布毯子盖在上,仍旧想着自己的心事。按照工作组的安排,明天是工作组与联社负责人的第一次联席会议。她作为工作组成员和联社会计的双重份,在会上说点什么呢?

重要声明:小说《时代之少年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