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社里来了工作组(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dongerjing 书名:时代之少年劫
    在进入韶山东大门——Y镇的版图上,一幅美丽动人的画卷映入人们的眼帘:一左一右勾勒出两条飘逸的玉带。左边是一条绕过韶峰脚下淙淙流淌而来的溪流,溪水弯弯流成了河。河面不是很宽,却是百港归川。河道一直延伸到东大门外,恰似一江水向东流;右边是一条通向韶山冲的柏油马路,道路曲折而平坦,路边的鲜花绿草随风摇曳,散发出的芳香沁人心菲;两旁郁郁葱葱的大树结成了连理枝,金色的太阳透过枝叶间的空隙,洒下一串串七彩缤纷的光柱,仿佛上天架起了一盏盏霓虹灯,光芒照到怀着崇拜敬仰的心,浩浩涌入主席家乡的人们的脸上和上,一股股暖流沁入心田,说不清是激动,还是感动?或许兼而有之。Y镇恰逢位于河流和公路之间,犹如一位美丽的仙女手持两条彩练当空挥舞。

    Y镇的街道成苯环状,都是用麻石板铺成的,行人走在上面,让人踏实、惬意。在街道东头的分岔口,有一处两口连体的水井,一大一小。大井里涌出的泉水晶莹剔透,源源不断地流向小井,小井里溢出来的水,淙淙流入河。每到夏天,天气炎和狂躁时,镇上的人们无处避暑,提着盆呀、桶呀什么的,纷纷来到井边。男人们穿着短裤衩,提上一桶水,从头顶上倒淋下来;女人们则端上一盆水,将自己的双脚浸泡在水盆里,一阵秋凉的快感,所有的烦躁和不安随即消逝,心如止水。然而到了冬天,水临界冰点时,井下好像有一口铁锅兜着,有人在锅底烧火,水面上气雾袅袅,浪翻滚,水温比得上宁乡灰汤的温泉,有过之而无不及。关于这两口井的来龙去脉,镇上讲古的老人们也有几个版本的典故,都是上几辈人流传下来的,无从考证。传说的重要分歧在于水井起源的年代,有说是道光年起源的,也有的说起源于嘉庆年间,还有的说得更玄乎,说是大禹治水时就曾经到咯里勘察过。不管怎么说,这口井至少也有近两百年的历史了,反正是口古井。

    离古井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是一座寺庙——当地人俗称“白庙”。据史料记载,白庙始建于明代天顺三年,距今有550年的历史了,时称静安寺。寺庙坐西南朝东北,砖木结构,分正、住房两进。正正面为观世音菩萨,西厢为24位诸天。正内有大钟大鼓各一面,安放东西两端。前坪左侧有一个4吨重的大型香炉,斋堂大小14间,有庙产田12亩,山村竹林20亩,围村庙宇,绿树成荫。清朝道光年间,修茸扩建,墙壁粉为白色,成为我国南方唯一的一座白色寺庙,故又称之为白庙;庙宇游廊,尽是雕梁画栋,古香古色,只是再也见不到那些金碧辉煌的佛祖圣人了。地坪里有一棵生长百年的白果树,又称银杏树,枝繁叶茂,叶子呈宽卵形,像一把展开的杂扇子。每年到了果实成熟时,树上的果子就会自由落体,掉在地上,附近的居民常常拾来,剥出杏核中的果仁,晒干后入药,有镇咳祛痰之功效。当年,**曾在寺内主持召开过农民协会的秘密会议,韶山的农**动就是在这棵白果树下斗争伪团防局长汤峻岩,给后人留下了红色政权革命斗争历史的纪念意义。一些游客来这里参观时,试图丈量这棵白果树的树干有多粗,结果三个大人手牵手合围都没有合拢……后来,为了进行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这里便成了镇中心小学。

    Y镇上,清一色的砖木结构房屋分布在街道两旁;民居屋的朝向都是面对河流,背靠柏油马路的,预示着这个镇子像滔滔河水一样源远流长,像千军万马一样奔腾不息。一座连着三个拱的石拱桥横跨在河面上,桥墩厚重、夯实。桥长三十多米,宽五米,整个桥都是用条石堆砌而成的,牢固坚实,气势磅礴。石拱桥上,桥面用长方形青石板平铺,从桥头到桥尾,中心线的青石板成纵向,两旁则成横向,从桥头拾级而上,一条架子车碾过的深痕铭刻在中心线青石板上;桥的两侧有石栏,石柱上有双龙戏珠、猛虎下山、猴子上树、玉兔下凡、金鸡报晓、泥牛入海、抱头鼠窜等十二生肖的小石雕,各呈工巧,栩栩如生,给这座古镇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一位游人曾经赋诗曰:“信步登基听水韵,诗心对月领风。”

    石拱桥旁,有几间吊脚楼,原本是镇上的一个小商贩的私宅和店铺,后来全家举迁,政府征收了,如今成了公私合营的手工业联社办公场地和缝纫社……。

    叶少康四天的轮休假很快到期了。吃过早饭后,他对妻子说:“惠茹,今天我该回单位去了。”

    “……”林惠茹这几天忙昏了头,听了丈夫这一说,心里“格腾”了一下,一种莫名的惆怅油然而生。她来到新的环境才一天,人生地不熟,尤其是单位没有公房住,在街道上租了一间民房,和房东说好了,按月支付两块钱的房子租金和八块钱的孩子看护费。昨天夫妻俩忙碌了一下午,买了煤、灶具和一些常生活用品,就在过道上支起了炉灶……

    这下丈夫要走了,她不免有些惘然若失,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对丈夫说:“下午走好吗?”

    “好,就下午走。”叶少康看了看妻子,同意了。

    “不,你还是现在走吧。你还要坐好几个小时的汽车哩,天黑了,我会更加担心的。”林惠茹想了想,觉得让丈夫上午走安全一些。她温脉脉地对丈夫说:“我送你。”

    “嗯。”叶少康一把拉住妻子的手,依依不舍地说:“惠茹,我走了,你会很辛苦的。两闺女都还这么小,我真不放心啊……工作第一,没办法。”

    “你放心吧,回单位以后,要注意保重自己的体,抽空去看看我爹和娘,看看文宗。”林惠茹带着两个女儿为丈夫送行。

    “我会的。你也要多保重。”

    一家人来到镇上的汽车站,正好驶过来一辆长途客车,客车上的人不多,叶少康上了车。

    “珍妮,亚莉,跟爸爸说再见。”林惠茹俯下来对两个女儿说。

    叶少康坐在汽车上,不停地朝她们母女三人挥手。

    “笛笛――”客车鸣了几声喇叭,缓缓地朝前行驶……

    “爸爸——”,“爸爸——”珍妮、亚莉这时才意识到爸爸要离开她们了,于是大声哭喊起来。

    望着远远驶去的长途客车,丈夫走了,林惠茹一时没有了精神支柱,空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在回家的路上,她强忍着不使眼泪掉下来。可刚一到家,她再也控制不住对丈夫的感,一头伏在上放声痛哭……

重要声明:小说《时代之少年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