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韶山的杜鹃花开红艳艳(1—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dongerjing 书名:时代之少年劫
    1、

    涓水,河边,沙滩。

    两年后的一天中午,外婆正准备做午饭,已是少先队小队长的文宗放学回家早,放下书包就帮外婆烧起火来。他往灶膛里塞进一捆稻草把子,弄得满屋子里烟拱拱的,熏得自己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外婆走了过来,用扒火叉在灶膛里几拢几拢,不一会儿,火苗就势又熊熊燃烧了起来。文宗用衣袖揩了揩脸上的泪水,嘻笑着重新烧起了火。灶膛里,铁红色的火焰映照在他那充满童稚的小脸蛋上,红夺夺的,就像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

    “娘,我们回来了。”门外传来了文宗爸爸妈妈的声音。

    外婆从灶屋迎了出来,两手拍了拍上的烟尘,笑呵呵地说:“怪不得哩,一大早就有喜鹊在屋前苦楝树上‘喳喳喳’叫个不歇气。我说今天肯定有喜事,还真是的,原来是惠茹和少康回来哒。呵呵呵。”

    “娘,做饭啊,我爹呢?”妈妈问外婆。

    “还冒回来哩。”外婆边说边扭头朝灶屋喊道:“文宗,你爸爸妈妈来了,快出来哟。”

    “哎。”文宗答应了一声,怯生生地走出灶屋,站在灶屋门口,两眼惶恐地望着爸爸妈妈。前些时候,爸爸来接过文宗几次,说是怕外婆累着。文宗就是不肯去,要和外婆在一起。这一次,爸爸妈妈一起来,莫非又是要接他走的。他时刻准备着,随时从旁边的过道里溜走。

    “快叫爸爸妈妈呀?”外婆催促文宗道。

    “爸爸”、“妈妈”文宗怯懦地喊了两声。

    爸爸妈妈喜滋滋地应着。爸爸手指着外婆,对站在后两个女儿说:“珍妮、亚莉,快叫外婆。”

    “外婆。”“外——婆。”两个妹妹几乎是同时发出了稚气的童声。珍妮,今年才三岁;亚莉,还不满二岁。

    “哎,哎。”外婆连声应道,慈祥的脸上堆满了笑:“我的好乖孙女。来,都进屋。”

    “娘,我跟您说一个事。县里同意了我的申请,决定调我去韶山工作,参加伟大领袖**的家乡建设。”妈妈非常兴奋地说。

    当时的韶山,是隶属湘潭县管辖的一个乡镇级行政区。

    “那敢好。**是我们的大救星。惠茹,你去主席的家乡工作,一定要为**争光啊。”外婆乐呵呵地说。

    “娘,我记住了。”

    “惠茹,你和少康本来就不在一个单位工作,现在你又去了那么远的地方,过着两地分居的子,只是孩子们都还这么小,你能行吗?”外婆担心地说。

    妈妈含笑地望了爸爸一眼说:“我和少康商量好了,珍妮和亚莉,我带去韶山,文宗还得留在您的边。过一两年,我在韶山安顿好之后,再来接文宗去韶山读书,您看这样行不?”

    “要得,要得。”外婆满口答应。其实外婆也不舍得让文宗走,这么多年了,文宗一天也没有离开过外婆。

    “娘,您放心吧。惠茹去了韶山,我会经常回来看您二老的。”看来,爸爸非常支持。

    “娘,我明天就去韶山报到。少康陪我一起去。”

    “明天就走啊?”外婆问。

    “嗯,明天一早走。”妈妈答。

    外婆和妈妈正说着话,文宗的二舅、小舅和小姨都放学回来了。他们看到大姐、大姐夫,忙喊到:“大姐,大姐夫。”

    “珍妮、亚莉,来,让小姨抱一抱。”小姨丢下书包,蹦蹦跳跳地来到小侄女边说。

    文宗得知不会离开外婆之后,刚才那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来了一个大变脸,快乐得使他神采飞扬。他兴高采烈地对舅舅和小姨说道:“二舅,小舅,小姨,现在,我郑重地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妈妈说明天要去韶山工作了。那里是红太阳升起的地方。”

    “真的?”二舅、小舅都惊喜道。

    “大姐,是真的吗?”小姨追着问。

    “是真的,明天就去。”妈妈说。

    “大姐,你太幸福了。”此时,二舅、小舅和小姨乐得跳了起来。

    不一会儿,外公提着一个猪腰子形状的小竹篮回来了,腰篮子里放着一块

    “爹爹,您回来啦。”爸爸见到丈人,赶紧上前接过外公手中的小竹腰篮。妈妈连忙走进灶屋打来一盆水,端给外公洗脸,洗手。

    外婆乐滋滋地告诉外公:

    “当家的,县里调惠茹去韶山工作,准备明天一早就动走。”

    “这是好事啊。婆婆子,把篮子里那块炒了。今天,难得少康他们回来,还有我们的外孙女,好好庆贺一下。”外公也很高兴。

    “好,我这就去炒。”外婆提起竹篮笑吟吟地说。

    “娘,我来帮你。”妈妈说着跟随外婆一起走进了灶屋。

    2、

    出韶山东方红。

    初夏,群山环抱的韶山冲,一轮红喷薄而出,风清云淡,莺歌燕舞;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开,一朵朵,一枝枝,一簇簇红得就像一团火,映红了碧水幽谷,那扑鼻的香气,引来了无数蜂蝶飞舞,也吸引了无数花赏花人的眼球。

    一条通往韶山区政府的林荫大道上,五颜六色的彩旗迎风招展,一条条红色横幅悬挂在上空,上面写着:“韶山是革命的圣地,红色的摇篮。”“韶山人民忱欢迎您!”“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月换新天。”“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向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们学习!”“向来自全国各条战线的战友们致敬!”人们欢声笑语,来来往往,骆驿不绝。

    穿着简朴的林惠茹和她的丈夫叶少康带着两个小囡风尘仆仆地走在这条用鹅卵石铺成的金光大道上,她觉得自己太幸运了。是啊,韶山是伟大领袖**的家乡,是红太阳升起的地方,多少人向往,多少人流连忘返。在这片土上,曾经留下了主席寻求革命真理的光辉足迹,留下了主席亲手创建韶山党支部的谆谆誓言。此时此刻的林惠茹,有多少感慨,有多少憧憬,一齐涌上心头,仿佛她的心在飞扬……

    “妈妈,您看,前面有一面五星红旗在高高飘扬!”大女儿珍妮高兴得手舞足蹈,笑起来小脸蛋上的一对小酒窝特好看。

    “那就是国旗!政府机关办公的地方。”妈妈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少康,我们到了。”

    走进区机关大院,一栋只有上下两层、砖瓦结构的办公楼傍山而立,非常的不显眼,要不是前坪矗立着一杆国旗在高空中迎风飘扬,谁也不会想到这里是区政府所在地。办公楼的两旁,一棵棵添了新绿的阔叶树在夏和风的吹拂下,频频向着过往的人群点头致意。在办公楼的大门口,人们出出进进,川流不息。一个个精神抖擞,笑逐颜开。有一大堆人伫立在大门外侧,聚精会神地阅读墙上张贴的《报到须知》和观看报到处示意图。

    林惠茹和叶少康带着两个孩子兴致勃勃地走近大门。木质楼梯间,过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人们踩在木楼板上,咚咚直响。夫妻俩挤进人群看过墙上的《报到须知》之后,叶少康说:“惠茹,这样吧,你去报到,我带着孩子们在楼下等你。”“那好吧。”林惠茹按照报到示意图登上了二楼,来到了“工业报到组”,室内人头攒动,两旁的长条椅上座无虚席。工作人员微笑着正在紧张而有序的忙碌……

    林惠茹在报到室里站着等了好一会,报到的人还有很多。她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十一点一刻了。她是个急子,但又不知道如何是好,手里揣着那份盖有县人委大印的工作调动介绍信,时不时地翘首企足。这时,一位材高大的中年男子风度翩翩地走到她的跟前,十分友好地问道:“这位女同志,是来报到的吗?”听口音,这位中年男子不像是本地人。

    “是的。”林惠茹含笑地答道。

    “请问贵姓?”

    “姓林,名惠茹。”

    “惠茹。林惠茹同志,来,这边坐。”中年男子看到长条椅上刚刚空出一个座位,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说道:“请坐。”

    “谢谢。”这时,林惠茹也觉着坐了三个多小时的长途汽车,实在有些累了,于是,走过去坐了下来。

    “能让我看一下你的介绍信吗?”中年男子非常温和地问。

    林惠茹站起来,礼貌地递上介绍信说:“这是我的介绍信。”

    “坐,坐。”中年男子接过去认真地看着,亲切地问道:“你的先生也来了吗?”

    林惠茹告诉他:“来啦。在楼下带小孩等着哩。”

    “你有几个小孩?”中年男子问。

    “三个,一男二女,这次带了两个女儿来。”林惠茹答。

    “林惠茹同志,我代表韶山人民欢迎你!”中年男子洋溢地伸出了双手。

    林惠茹显得有些矜持,腼腆地伸出她那纤柔的双手。她疑惑地轻声问道:“您是——?”

    “哦,对不起,我忘了自我介绍。我姓高,在区委工作。”中年男子歉意地说。

    “高同志。”林惠茹自言自语。

    “林惠茹同志,听口音,你是湘潭人吧?以前是做会计工作的?”高同志问。

    “是的。我就是湘潭人,一直从事会计工作。”林惠茹自豪地回答。

    “会计好,会计好。”高同志连声说了两个“会计好”,兴趣盎然地继续说道:“我们现在正急需会计这一类专业技术人才。那么,我再问你,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学的是什么专业?”

    “我是55年由当地政府选送到省行政学院速成班学习会计专业。毕业后,主要从事工业会计,担任过辅导会计和工业会计。”

    “这太好了。林惠茹同志,祝贺你!”

    正在这时,一位年轻高挑又非常漂亮的姑娘满面风地走到高同志的面前,说道:“高委员,宋副书记请您去他的办公室商谈工作。”

    “好,我这就去。刘秘书,请你到报到组拿一份政审表给这位林惠茹同志填写。另外,把她和她的家人这几天的食宿安排一下。”高同志叮嘱完以后,满意地走了。

    “好的。”刘秘书很爽快地回答。

    “高委员?”林惠茹有些惊讶。她拉着刘秘书的手问道:“刘秘书,请问一下,刚才你叫那位高同志是什么委员来着?叫什么名字?”

    “他是区委组织委员,叫高铁瑛,专管组织人事调配工作。”刘秘书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娓娓动听。

    “高铁瑛,高委员,这么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官架子。”林惠茹喃喃自语。

    刘秘书很快就拿来了一份政审表交给林惠茹,说:“林大姐,我现在就带您和您的家人去招待所,吃完午饭后请您把政审表填写好。下午一点半,报到人员在机关大院前坪集合,去参观**故居和故居陈列馆,随同家属都可以去。参观之前,您把填好的政审表和介绍信一并交给报到处的工作人员。好吗?”

    “好,好,太谢谢了。”林惠茹感激万分。

    “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刘秘书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时代之少年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