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猛将陨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丁小葱 书名:我爱通灵师
    独孤笑没等黑熊起,刚一落地,起双掌变指插向黑熊的体,瞬间漫天指影,黑熊不能分辨虚实,只得护住要害,堪堪阻挡,独孤笑喊道,“图卡。”双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无差别的点向黑熊的体,眼看一瞬之后,黑熊的衣服被打得零零落落,露出黝黑的肌,接着上也被独孤笑打出不少的伤痕,股股的淌出了鲜血。如不是黑熊经验丰富,只怕要有一招打到要害,黑熊就会当场毙命。

    独孤笑退后一步,看见黑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细声道,“呦,这黑大个还抗打的么,你是第一个重了我三招高考拳还能站起来的哪。”

    黑熊大喊一声,瞬间冲向独孤笑,也不管自己上的鲜血直流,用双臂紧紧的抱住了独孤笑,双膀用力。

    独孤笑毫不在意,笑道,“没想到,你还想试试我的第四招,那就让你看看吧。”

    说罢,独孤笑不但没有弹开黑熊,反而反手抱住了黑熊的腰,双脚微屈,向上弹了起来,快到屋顶的时候,腰一用力,硬生的转了过来,瞬间体柔软的就像是一条蛇把黑熊紧紧的盘住,双肘压住黑熊的头部,自己头轻轻侧了过去,用黑熊的头,快速向地面狠狠地撞了下来,同时喊道,“名落孙山。”

    一巨响,屋里烟雾弥漫,白华强等三人都向屋中望了过去,可是却什么也没有看清,接着烟雾中传出独孤笑爽朗的笑声,道,“这黑熊不亏是一代英雄,死后果然了无牵挂,毫无执念,可见这个人一生也是坦坦。”

    白老虎和白露听出独孤笑话里的意思,脸色瞬变,白老虎一下就像是老了十几岁,再也没有老虎的一丝霸气,白露则是眼泪不止的流了下来,想起这个从小就带她玩的黑大个熊叔,竟然就这么死在这里,心下一阵凄凉。

    白华强知道黑熊死了,心中虽然安定下来,知道白老虎大势已去,可是想起黑熊平时的英雄种种,也面露哀伤,等到烟雾散去,看到独孤笑,也看到独孤笑脚下黑熊的尸体,一代猛将就这么殒命于此,实在是让人心生憾意,黑熊从展露头角,叱诧风云已有二十年,今天命丧于此,黑熊对世界没有丝毫留恋,想来是也早过够了这种刀口血亡命天涯的子,这种结果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结局。

    白华强迎着独孤笑跑了过去,他赔笑道,“独孤笑大师,果然高人一等,这区区黑熊又怎么能是大师的对手那。”

    独孤笑看着白华强的笑脸,笑骂道,“要不是为了你这个坏小子,害的老哥哥我的酒红娘耗尽鬼力,何必和这个傻大个动粗,对付他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白华强陪笑道,“那是,那是,大师功力深厚,武功天下无敌。晚上还要请大师好好招待那个手段毒辣的小子,给小弟我报仇雪恨啊。”

    独孤笑看着白华强道,“你这个拍马的小子,马匹拍的叭叭响,有什么用,还是老老实实的给老哥哥我把正事帮了。”说完揉了揉自己的肩膀道,“我现在要回会馆去修养一下,晚上我会再来的。”

    白华强急道,“啊,是,一定一定,大师您好好修养,晚上全靠您老人家给小弟出气了。”

    独孤笑懒得理他,转就走。

    白华强赶了过去,要送独孤笑一程,却被独孤笑拦住,独孤笑指了指,因黑熊之死而默不作声的父女俩,道,“你还是看着你那到手的鸭子吧,别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白华强连忙称是。

    待独孤笑走后,白华强拉起地上瘫软着的白露,把她口中的布条拿开,不屑的看着白老虎道,“老家伙,你别装死了,我已经通知白氏集团的所有人晚上来这里聚会了,你晚上还要给我演一出好戏。”

    白老虎默默地看着白华强默不作声,白老虎近些年已经不能算是老虎了,也只有在黑熊后的白老虎才算是老虎,黑熊的死无疑对于白老虎的伤害是致命的。

    白露忍着眼泪,看向白华强,叫道“你这个混蛋,你害死了熊叔,你还要怎么样。”

    白华强狠狠地抓着白露,大喊道,“我要怎么样,我只是拿回我应该得到的东西。”然后他指向白老虎,“告诉你,老家伙,今晚你不但要把你的财产和权利都给我,连你的女儿也是我的。”

    白老虎和白露都是一愣。

    白华强狠狠道,“本来我和白露是真心相的,我去找你谈,你不但臭骂了我一顿,还把白露送去了美国。没想到白露这个人竟然忘了对我的谊,在美国带了个男人回来。”想到这里,白华强忍住不甩手给了白露一个耳光,盯着白露骂道,“告诉你,你那个叫皮特的男人也是我设计弄死的,而且是我找独孤笑给你搞得鬼,让你被鬼缠,我本来想我得不到的,也不能让别人得到,没想到你这个人竟然大难不死还又认识了一个男人。”

    白露和白老虎一下都明白了,不但明白了,为什么白露会很奇怪的被鬼纠缠,而且还恰好在盛辛竹来给白露看病的前一天离奇的失踪,原来这一切都是白华强搞得鬼。

    白露像是疯了一样,扑向白华强,虽然上被绑住了,就用牙去咬白华强,白华强抓住了白露的头发,把她拉了起来,说道,“告诉你,人,你以后不但不能打我,还必须嫁给我,要不你就别再想看到你的好爸爸和好弟弟了。”

    接着白华强转向白老虎,道,“老家伙,你放心,你养了我这么多年,只要你和你女儿配合,我是不会杀了你的,我不介意好心的让你们像狗一样的活下去,而且我就要让你看看,你的儿子女儿趴在我脚下的样子。”说完,他掐住白露的嘴,向白露吻了下去,白露全不能动弹,只能被白华强肆意轻薄,她唯一的反抗只剩下泪水不住的流下来。

    白露回忆起发生在她上的惨剧,看着那个不再能给他任何安全感的父亲,泪水不住又流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我爱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