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梦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丁小葱 书名:我爱通灵师
    (上两更用谷歌浏览器发的,可能是小葱没用明白,发成了一锅浆糊,真不好意思,昨晚发完就睡觉了,也没注意。对不起了。)

    看到这里,小路就好像又被人推了一下,小路一下从酒红娘的体里飞了出来,这时他背后的门又出现了,他就好像是被人顺着门扔了进来,他一股坐在了地上,这时小路发现他又回到了刚才的那个大厅,里面的人还是自顾的喝酒聊天,那个感的红纱女人还在那里和空气纠缠,就好好刚刚的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小路只是看向那个女人不再是美丽惑的面孔,那女人的脸布满了伤痕,那个女人就是酒红娘。小路看到此刻心里一阵恶寒和惋惜,为这个美丽坚强的女人感到惋惜。

    一个人影从他后冲了出去,右手一把就抓住了酒红娘的脖子把她拎了起来,酒红娘一怔,然后拼命地挣扎。这个人就是那个和小路一摸一样的人,小路一直认为这个就是他的鬼。酒红娘痛苦的挣扎着,恐惧的表在她那张狰狞的脸上让人看着胆战心惊。

    小路看到他那个鬼冷酷的表丝毫没有为酒红娘的反抗动摇,在他的眼里酒红娘就好像是一只随时能被他掐死的蚂蚁,他伸出左手抓住酒红娘的右手,然后小路好像看到他那个鬼的左手好像在吞噬酒红娘的右手,酒红娘的右手渐渐的就要消失了,酒红娘痛苦的大叫起来,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小路。

    小路感到事有蹊跷,就这么下去,酒红娘就完了。他冲了上去用手抓住他那个鬼的肩膀,大声叫道,“放过她吧,她不过是别人的工具。”小路的鬼回过头,看着小路,本来那冰冷的眼神是让小路感到害怕的,可是为了救酒红娘,小路坚决的直视着那冰冷的眼神,小路仿佛是错觉的一样,竟然发现这个冰冷的眼神好像不再冰冷了,看着小路自己的时候竟好像是一丝关怀和一丝责备,就好像在教育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然后这个鬼,“哼!”了一声,把酒红娘甩到了地上,小路竟然可以清晰地听到这个鬼的声音。小路感到十分惊讶,更觉得这个鬼就是自已的鬼了,因为他的神识根本没有达到可以和鬼进行视觉之外的沟通,那么能听到这个鬼的声音就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心灵相通了。

    小路的鬼向小路走了过来,一下融入到他的体里消失了,小路还没来得及和他说上一句话,小路叹了声气,看着地上趴着的酒红娘,酒红娘看向小路向他投来感激的眼神,嘴里叨咕着什么,小路道,“我还没有能听到你说话的能力,你说什么我是听不见的。”,然后向酒红娘尴尬的一笑。

    酒红娘听到小路不能听到她说的话,脸上露出了遗憾,然后在地上向小路深深地一拜,小路有点不好意思,道,“不用这样,我知道要害的我的并不是你,你也是要服从独孤笑的。”

    酒红娘面露感激,忍着不住又对小路拜了下去。小路连忙摆手,道,“我其实还想和你说一句话,”小路顿了顿接着道,“我十分钦佩你的坚强,也为你的遭遇感到遗憾,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样恶毒的,我觉得你只是没有碰到一个真正懂得珍惜你的人,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真的。”说完小路挠了挠头,对自己说的这些话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酒红娘听到小路的话,先是一愣,然后看向小路狠狠地摇摇头,爬起来转步履蹒跚的走了,就在转的时候,小路看到酒红娘脸上的哀伤,她不是不相信小路的话,而是她已经不能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了,她无法让时间倒退到她自杀前的那个瞬间,她现在已经是别人养的鬼,只能听从别人的命令。

    当酒红娘消失在小路的视线里消失了,小路突然发现眼前的景象又变了,虽然还是在那个大厅,还是那个大厅里的人,可是时间却仿佛倒退到,白华强刚刚和他说过话,还没有走远的时刻。刚刚的一切,都好像是个梦一样,酒红娘也好像是跟着这个梦一起消失了,在他这里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时大厅里的主席台位置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亲的各位来宾,欢迎参加白悦集团的晚宴,在此我代表我们白悦集团所有同仁对于大家的到来表示烈的欢迎。”在一片鼓掌声中,小路也向主席台的位置望了过去,这时这个主持人已经把一个皮肤很白的胖男人请上了台,听介绍这个胖那人竟然就是白露的父亲,白老虎。这可是让小路大吃了一惊,小路看到过黑熊,黑熊上的胆魄和气势让他也觉得钦佩,在他的心目里白老虎应该是个和黑熊相似的男人,应该有着一方霸主的气势,从出道以来就有了个白老虎的名号,至少也该有点老虎的样子,可是怎么看都不像白色的老虎,要说是像是一只白猪,还有点意思。就是不知道爆不爆骨玉权杖,小路想起一个在网吧里看到过的网络游戏,那里面那只憨态可掬的怪物白猪,倒是和白老虎有些相似。想到这里他不小心笑出声来。

    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的听着白老虎讲话,他这一声笑,把附近人的目光都拉了过来,他有点不好意思,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压住了笑也仔细听起了白老虎的讲话。

    白老虎在台上轻轻咳了两声,用眼睛扫视了两眼台下,对台下的几处地方微微的点了下头,相信能让白老虎点头的人一般也都是龙口市的中流砥柱了。白老虎缓缓道,“白某人不知何德何能,能请到诸位大驾光临,实在是荣幸之至。白某人在龙口市这么多年都是仰仗各位的帮助,在这白某人对诸位深表谢意,说着向台下一抱拳。”小路十分奇怪,这白老虎已经洗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是一副江湖大哥的做派,其实小路并不知道,在场的一半人基本都是和白老虎当年一起混过的或者曾经和他敌对过的,还有一些是和他们一直有着明里暗里业务来往的,有些人的骨子里其实都多少还残存些江湖气,白老虎的这副做派,在这些人心里显得更加亲近。白老虎也许长得真不像是老虎,但是他骨子里是,骨子里还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

    白老虎接着道,“这次是犬子的生,本来该带出来,给各位叔叔伯伯打个招呼,可是犬子不小心染了风寒,不能出来,还望各位原谅。”白老虎眼里泛起一丝犹豫,这时白华强走上了台,占到了白老虎的边,和白老虎对望了一眼。

    白老虎接着道,“今天除了犬子的生,还有另外两件事要宣布。”

    台下众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大家都没有想到,白老虎今天还有什么其他的大事要做决定,有些在集团里能说上话的元老,也都皱起了眉头,不知道白老虎今天要卖什么药。

    白老虎等台下稍微平静下来了,继续道,“首先要宣布的是,小女白露的婚事。”

重要声明:小说《我爱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