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冲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丁小葱 书名:我爱通灵师
    小路失落的往家走,刚进他居住的棚户区,就听到后面有人跑了上来,小路还以为是又有人在这里火拼,所以赶紧往后让了让,可是跑过来的人却把他围住了,来的人足有七八个,每个人手里还拿着铁棒。

    为首的一个人走了上来,竟然是白华强。白华强叼着烟,走了过来,斜着眼看着小路,不屑道,“小子,活得滋润啊,敢碰我们家小姐,以为你还能好模好样的么?”

    小路看着白华强,有些无奈,但是一股憋在心里,对白露的怨气又涌了上来,“怎么了,跟你们这些下人有什么关系。”其实本来小路和白露没有什么关系,小路是对白露无法忘记上一段感却还要纠缠他感到郁闷。

    没想到这句话正好刺痛了白华强的痛处,白华强虽然也算是白家的少爷,但是自小就总是觉得无法和白露相比,总觉得自己只不过算是白家的下人,可是心里又总是不甘。

    白华强怒喊一声,“给我打,给我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围着小路的人一哄而上。

    小路其实本来就体弱,就是上来一个人,真打起来,他都不是对手。还好他仗着自己速度快,躲过了几个人的攻击,小路本来想找个空子,跑出众人的包围,然后在夺路而逃。

    没想到,他刚跑出几步,就被追上来的白华强用铁棒抡到大腿上,小路大叫一声,应声倒地。众人上来对小路一顿拳脚相加。小路被白华强打了那一铁棒之后,腿上就没有什么知觉了,没法逃走,只好拼命地护了要害。

    “停。”白华强对群殴小路的众人喊道,然后挥了挥手,“给我架起来。”

    有两个人把小路架到了白华强面前,白华强看着被打的无力反抗的小路,笑到,“CA,什么专家的狗话,还不能惹,我到要看看,你小子是个什么种。”白华强说毕,就冲着小路的肚子就是一拳,小路感觉胃里一顿翻滚,差点吐了出来,可是小路反而压了下来。小路是个对什么事都不太计较的人,平时给人感觉很随和,柔柔弱弱,也没什么主意。可是到了别人欺负到头上的时候,小路却绝对不会妥协的。

    小路抬起头,冲白华强不怒反笑,“我是什么人,我知道,至少不是别人家的奴才。”

    “CA,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有多牛,我今天就要打到你哭。”白华强示意别人把住小路,他不停地往小路的脸上,上打去。小路虽然咬着牙没有叫出声来但是也因为受不了白华强的重击,晕倒了。

    白华强看到小路不动了,让边人摸了摸小路的鼻息,知道只是昏倒了,喊道,“老子打的不过瘾,去找点凉水来,把这小子泼醒,我要接着打。”说完白华强自顾的点起了一根烟,一边吸烟还不忘往小路上踢了一脚。

    这时白华强突然感到有点不对了,因为这时候小路又抬起头看着他,眼神不是刚才得倔强,而是——冷酷。

    白华强也是在江湖上混迹过多年的人,他依稀记得只有在黑熊的眼里见过这种冷酷的表,那天是以为一次帮派之争,白爷被人砍伤了,生死未卜,黑熊暴怒,最后得结果就那一次黑熊上多背了三条人命。那天之后白华强再也没有忘记过这个眼神,而且他也在没有见过,就连黑熊也再没有过那种状态。

    白华强虽然惊异却并没有害怕,还是用力向小路踢了一脚,这一脚直接向小路的小腹部踢去,可是,这一脚竟然踢空了。就在白华强踢脚的瞬间,架着小路的两个人已经被甩到了墙上,眼看落在地上就不动了。

    白华强惊叫道,“上,都给我上。”周围众人才从惊诧中缓过什么,又举着棒子向小路冲了过来,小路就像是换了个人,出手极快,力量极大,每个被小路打到的人,都飞了出去,躺在地上,眼见不是腿折就是胳膊断,要不就折了几根肋骨,只要被打中就没有再爬起来的。

    白华强不停地倒退,这时候才想起来在游乐场假山后,那个黑袍老者曾经说过的话,“冤家宜解不宜结,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有些人不是好惹的。”白华强现在相信那打黑伞的老者果然言之有理了,可是他感觉现在也有些晚了。

    小路没有直接攻击白华强,反而不慌不忙的脱下了自己的上衣,白华强这时发现小路上布满了各种伤痕,小路果然不是一般人。白华强也不管躺在地上的众人,拔腿就跑。

    可是没有跑出几步,就发现自己好像撞在了一堵墙上,抬头一看,小路正站在他面前,冷冷的看着他。白华强奋力一拳打向了小路的腹部,小路连躲都没有躲,还是冷冷的看着白华强,白华强这一拳就像打在岩石上一样,“啊”的一声握着拳头蹲了下来,小路伏下用左手掐着白华强的脖子把他拎了起来。冷冷道,“想死么。”然后用右手轻握这白华强的左手,轻轻一抖,白华强的左手就像脱臼了一样搭了下来,白华强像杀猪一样的嚎叫起来。小路面无表,“想死么?”小路又一次冷冷的问白华强。

    白华强忍着痛,摇头道,“不,不想,饶命啊。”

    小路没有搭话,把白华强交到右手,又用左手抓住白华强的右手,又是轻轻一抖,白华强的右手也脱臼了。白华强痛的冷汗直流,直接就要晕倒,小路却用左手在白华强脑袋上轻轻一点,白华强就清醒了过来,而且感觉变得更灵敏了,因为感觉灵敏,对胳膊上传来的痛楚就更加敏感了。

    白华强被小路痛打,在不远处的胡同里,却站着那个穿黑袍的老者,他从开始白华强殴打小路就来了,刚想出去制止白华强,可是突然况就发生了变化,小路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开始反击。老者看的一阵心惊,低声自言自语道,“好凶,好凶,好完美,好完美。”又若有所思道,“不可能啊,怎么可能。”他后的那个穿红棉袄的小女孩也自小路变后,就一直躲在老者后,甚至不敢伸头去看向小路。

    老者看到小路折磨向华强的手段过于残酷,有些不忍,想出声喝止,红棉袄的小姑娘却狠命的拉住他,用惊恐的眼神望着他,不让他出去。

    就在这时,小路却一眼望向了这里,黑袍老者只好硬着头皮抱着红棉袄的小女孩走了出去,老者迎着小路冷冷的目光,拱了拱手,小女孩却趴在老者的上不敢抬头,体不停地颤抖。

    老者看着小路冰冷的眼神,心底也是发凉,不又拱了拱手,“老夫盛辛竹,跟少侠一样也是门中人,还望少侠能看到老夫面上,饶了白公子一命,他也是一时冲动,得罪了少侠,少侠得饶人处且饶人。”

    小路的表还是没有任何变化,盯着盛辛竹。就在这时,盛辛竹对小路大叫一声,“少侠小心!”

    原来是刚才白华强派去找凉水的人回来了,看到自己的兄弟都被打倒在地,白华强又被小路拎在手里哀求。本来是想要转要跑的,可是又怕回去被人说是不讲义气,心道,怎么也要打上一打再跑,也没有拿地上的武器,就鬼使神差的把手里拎回来的一桶水泼向了小路,然后也不管泼没泼到,转就跑。

    小路也不知道是因为和盛辛竹对峙走了神,还是因为根本没有把这一桶水放在心上,这通水正好泼了小路和白华强一。小路形一晃,就把白华强扔到了地上,白华强一阵哀叫。

    接着小路也是一阵晕眩差点坐在地上,盛辛竹赶上一步扶住了小路,道,“少侠没事吧。”

    小路睁开眼睛,环望四周,看到白华强众人尽皆被人打倒,而自己又被一个老者搀扶着,还以为是这个老者救了自己,连忙对老者道谢,“谢谢老伯救了我。”然后强自站起,又对老伯拜了一拜,说道,“多谢老伯,咦!”小路咦了一声,看到老者后的穿红棉袄的小女孩,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小女孩好像很怕他,赶紧又躲到了老者后,小路虽然很好奇想问那小女孩的事,却有因为自感老者刚刚救了自己,自己问多了不好,而且洛伯曾和他讲过这世上江湖异人多如牛毛,但是脾气却都十分古怪,很多事是不能问的。

    小路这些举动,连老者都是满头的雾水,但是老者好像又有所领悟,扶起小路,道“少侠不必多礼,其实老夫也没有做什么,此间事还望以后能和少侠单独谈谈。”说完从上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小路,小路接过一看,只见一张通体白色的名片上面只用黑色印着几行字,“三通高级会馆会员盛辛竹”下一行就是这个叫盛辛竹的老者的电话。

    老者又从上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递给小路,道“这里是些治疗外伤的药,虽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但是看少侠也都是些皮外伤,定然能药到病除。”

    小路感到十分不好意思,感到老者本来是救了自己,现在还又给名片,又送药的,一阵的千恩万谢。

    老者开始很是怀疑,后来看小路的样子不像是作假,反而开始思索起来了。

    小路看到老者好像有什么忧虑,自己又不好过问,只好说自己伤势在要回去治疗,老者自是高兴看到小路能放过这些人回去。

    小路和盛辛竹谁也没有过问地上的白华强,小路是因为感觉既然白华强是盛辛竹打倒地,而且貌似已经折磨的很惨,自己实在不适合在去乘人之危了,而盛辛竹则是怕提起白华强再激起小路的凶。两人就这么心照不宣的彼此告别了。

    小路告别了老者一瘸一拐的回家了,心道再也不想和白家的人发生任何关系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爱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