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伴女如伴虎 中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丁小葱 书名:我爱通灵师
    白露的脸色惨白,小路想要进去看看的竟然是鬼屋。白露对鬼已经是深恶痛绝了,她被皮特的鬼魂纠缠了一年有余,最后多亏碰到了小路才摆脱了皮特,可是现在她还是心有余悸,要不是因为边有小路陪着她,她可能听到个鬼字都会吓的转头跑掉。

    可是小路就好像是要报复她拉着自己玩刺激的游戏似的,拉着白露就进了鬼屋。

    白露用手死死地抱着小路的胳膊,眼睛说什么的都不睁开,可是鬼屋里凄凉的音乐声,还有不时传出来的惨叫声,还是让她不停地颤抖。

    小路就这么拉着白露走了进来。第一个屋是一个灵堂,灵堂的正中间放着一个棺材,棺材就这么半开着,里面躺着一个书生打扮的人,棺材周围有很多穿着孝服的人,在烧纸哭丧,在棺材头的位置,还站着两大鬼使,牛头马面,手持铁链,张牙舞爪,像是要用自己的手上的铁链来抓棺材里的人。灵堂上的灯光忽明忽暗,还不时有一阵阵风从棺材里面吹出来,伴着四周的哭丧声,还真让人有点不寒而栗。

    小路看到这些东西丝毫没有感觉,反而仔细去看各个人形用什么做的,细看之下,原来都是塑料的,不过表制作拿捏得还真的很有亮点,让他更感觉不可思议的是,他看到棺材里的人,总感觉有点面熟,仔细端详了半天,竟然有点像他自己,这让他有点好奇,不推了推旁的白露,道,“你看,这个人怎么有点像我。”白露睁开眼睛,又瞬间就闭上了,根本也没有细看的样子,然后就大声道,“哪里像你这个坏人了,咱们赶紧看,赶紧出去吧。”紧接着就不管小路怎么说也不肯睁开眼睛了。

    第二个屋是黄泉路,在周围都是形状各异的走过黄泉路的鬼,都是表迷茫,接着走就是奈何桥了,桥上站着一个长相慈祥的老太太,正一手拄着拐棍,一手把手里的一个碗递给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那年轻人的样子还是和小路甚为相似,小路又是一阵唏嘘不已。

    紧接着的屋子就都是十八层地狱了,拔舌地狱、剪刀地狱、铁树地狱、孽镜地狱、蒸笼地狱,里面是鬼在各种地狱里受到酷刑的样子,让小路感到稀奇的是,每个地狱里竟然都有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书生在受不同的折磨。

    来到铜柱地狱,一群小鬼扒光一个男人的衣服,正把他绑在一根直径一米,高两米的铜柱筒。在筒内燃烧炭火,并不停扇扇鼓风,铜柱筒被烧的通红通红。而那个被绑在铜柱筒上的男人也正是那个和小路一样的书生。小路感到实在是太奇怪了,集中自己的精神力仔细的去看那个书生,忽然眼前的景象变了,被绑在铜柱筒上的人不在是那个书生,而是一个穿着红色小棉袄的小女孩,小女孩看着小路看自己,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从铜柱筒上跳了下来就不见了,留在铜柱筒上的男人变成了一个老者的形象。小路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不过也没想通到底是怎么回事,兴许是太高科技了。

    紧接着在走过的十八层地狱的景象就再也没有受苦的书生了,有大汉,有妇人,有老者,形状各异了,反正无论看到什么,边的白露是一直也没有再睁开眼睛,小路只感到,白露抓他胳膊抓的从来没有松过,不佩服起白露的臂力来。

    十八层地狱过后,又回到了凡间的景色,一片坟地,不远的树上吊着一个人,还能看到那人的舌头长长的拖到了地上,小路正感觉无趣,这时,从一个坟头后面有一个人蹦了出来,对,是蹦出来的,一清朝僵尸的打扮,青面獠牙,在牙齿上还不停滴下红色的液体。

    小路不仅没有退走,反而笑嘻嘻的迎了上去。走到那人旁,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哥们,演僵尸那啊,行头不错啊。”那僵尸没有理小路,大叫着向小路扑过来,小路也没动,继续打量僵尸上的行头,僵尸快要扑到小路的时候,就停了下来,看到小路没有一点反应,就转过要往回蹦。

    小路一把拉住他,道,“哥们,聊会,交流交流经验吧,我这进鬼屋就一直想找个能说话的。”僵尸回过头,一脸无奈道,“哥们,我这上班那,哪有时间和你闲聊啊,一会就又来人了。”小路拉过僵尸,一直拉到坟头后面,蹲了下来。白露听到两人对话好奇的睁开眼睛,可是看到僵尸的模样就又把眼睛闭上了。

    小路打量着僵尸,好奇道,“这血是用的番茄酱吧。”僵尸无奈的点点头,小路接着笑道,“那你天天往嘴里倒番茄酱,嘴里不觉得酸啊。”

    这时僵尸表变得十分的感动,抓过小路的手,道,“还是兄弟你理解我啊,可不是么,天天倒番茄酱虽然不吃进去,可是也搞得嘴里天天一股烂柿子味,现在吃什么都没有味道了。”说完又轻笑笑,“不过有时候我也偷偷把番茄酱换成甜面酱,换换口味。”

    小路听了也是笑了起来,连没有睁开眼睛的白露也笑出声来。小路又道,“那这个屋总共有几个你们的人啊?”僵尸抬手指了指,那边树上吊着的人,道,“那个是小王。”树上的人听到僵尸提到他,抬起头,对小路摆了摆手,大舌头不停地晃啊晃,僵尸解释道,“他那戏服,不方便说话,他的意思是问你好。”

    小路听罢又冲树上的小王摆了摆手,然后指着树下的那个穿红棉袄的小女孩问道,“那个穿红棉袄的小女孩也是你们的人么?”僵尸顺着小路的手看过去,愣了一下,然后又回过头看了看小路,脸色有些僵硬,有点生气到,“哥们,你可不能开这种玩笑啊,我们干这行多少都信一点的,你这一吓唬,以后我们可怎么敢干了。”

    小路又抬头看过去,发现那个穿红棉袄的小女孩已经不见了,回过头,不好意思道,“哥们,不好意思,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僵尸回过头,再也不理小路了,看到又来了一拨游人,就蹦出去吓唬他们了。

    小路一路继续走下去,就在没有什么兴致了,反而一路在心思那个穿棉袄的小女孩,可是那个小女孩就再也没有出现了。

    最后出了鬼屋,白露才睁开眼睛,看着白露的头发也在小路的上蹭乱了,脸上也显出了汗迹,小脸被弄得通红,小路也有些后悔进鬼屋吓唬白露了。

    可是后悔绪还没完,白露已经睁大眼睛瞪着小路,哼道,“好啊,小路,你吓唬本小姐,走,陪本小姐喝酒压惊去。”说完又拉着小路奔去下一站。

    小路被白露拉走了,没有看到,从他后出来一个穿红棉袄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纸伞,从鬼屋里蹦蹦跳跳的出来了,一直蹦到鬼屋旁边的假山后面。假山后面有两个人,一个人竟然就是白华强,另一个是一个一黑色长袍的老者。

    小姑娘蹦到老者的前面,老者伸手把小姑娘包在怀里,小姑娘趴在老者的耳朵上说了几句话,老者脸色一变。对边的白华强道,“白少爷,这件事有些不好意思了,看来白小姐边的少年也是我们的同道中人,我们的规矩的是各门各派各自为政,如果不是有什么生死之争的大事,绝对不会起冲突的,我劝白少爷还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有些人不是好惹的,如果有什么别的需要的在找老夫吧。”说罢不再看白华强转抱着小女孩打着伞走了。

    在白华强看来,先是一个黑色的伞飘了过了,接着老人一愣,就和他说了这么些没头没脑的事,然后就径自走了,一点都不给面子。

    白华强狠狠道,“我倒要看看,你小子的茬口有多硬,敢他妈跟我拽。”

重要声明:小说《我爱通灵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