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你敢跳下去吗?

    韩正东急勿勿地拉着安然来到市中心一家医院地一间高级病房内。

    一个面容苍白又瘦弱地女孩正躺在病上,昏迷着,手上还插着针管,液体正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她的体内。

    “贝娅……”韩正东一下子扑到病前,抬起那个女孩地手腕,那醒目地刀痕深深地刺痛了他地心,他看向站在病房一旁呆住地陈妈“陈妈,这是怎么回事?贝娅好好地怎么会做这种傻事?!”

    “对不起!少爷!”陈妈赶紧解释“今天我一不小心翻出了夫人的照片,小姐看到了,便哭得很伤心,一个人跑进浴室,我也没想到小姐她竟然会做出这样地事,幸好,我及时发现了,医生说,小姐已经没事了,就是太虚弱了点,要多多休息!”

    “哥……”病上地韩贝娅慢慢地睁开眼睛“哥,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贝娅!你还敢问!”看到韩贝娅醒了过来,韩正东满心地疼惜都变成了愤怒“谁让你做这种傻事的!”

    “我……”韩贝娅看了看手腕上地伤痕,才想起刚刚发生地一切“哦,对不起,哥,又让你费心了,你其实不必管我的!”

    “什么?不必管,贝娅!这是什么话?!你可是我唯一地妹妹!”

    “那又怎样?!” 韩贝娅冷笑了一下“我有时在想,如果有选择地话,我宁愿不要做你妹妹,其实,爸生你一个就够了,有你接掌卓越,是绰绰有余,为什么还要多一个我,要是不生我,妈也不会因为难产就……”

    “够了,贝娅!你在乱说什么!” 韩正东不大声呵斥“你以为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这样做,妈就能好好地回来吗?!”

    站在病前地安然一直紧盯着韩贝娅手腕上刺目地伤痕,竟然有一种熟悉地感觉……

    安然永远不会忘记,在那个风雨交加地夜晚,她站在窗边,看着蓝诸地照片,静静地拿着一把匕首就往手腕上一割,血迅速地一点点地流出……

    接着,意识一点点地模糊……

    等安然再次恢复意识时,自己已躺在了病庆上,手腕上已包裹上一层厚厚地纱布……

    “安然——!你这是在做什么!”病旁,蓝佑辰猩红地双眼对着安然大声吼道“你下一次敢这样试试?!”

    “对不起,小辰……”安然看着蓝佑辰眼里满满地疼惜,眼泪无声无息地流下“小辰,我也不想这样,我只是心里太疼了,真的太疼了,我只是想把它拿走,通通拿走……”

    安然还没说完,便被蓝佑辰温柔地拥入怀中,紧紧抱住“安然,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再疼了,永远不会……”

    那一晚,他们就这样,相拥了一夜。

重要声明:小说《双料老公一个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