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9日(二)

    排长听了程飞燕这话问道:“程中尉你认识这个人啊?”

    程飞燕点点头,大概地说了一下那天在开封菜馆里发生的事。

    排长听完眼珠一转对程飞燕说道:“嗯,看这个家伙的扮相就不像好人,要不咱就把他扔这得了,这种人要是救活了怕是还得去祸害老百姓!”

    我刚想说不行,话还没出口,就听程飞燕说:“算了吧!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呢,这几天死的人够多了,我不想再看见有人死了!这么多天都没饿死他,看来老天爷也是想让他继续活下去的,咱们也就不要逆天而行了!”

    排长听了点头称是,让两个兄弟把他抬出去,联系上面派个车来把他送到后方的医院里去救治。随后招呼大家往外走。

    我边向外走,边回忆着刚才程飞燕的言行,从程飞燕的表上可以看出来她是很厌恶这个“矮公鸡”的,只要她一句话出口,恐怕没有旁人会反对把“矮公鸡”扔在这里自生自灭,但是程飞燕没有那样做,善良的本让她选择了救人。

    这时,程飞燕凑到我边,小声对我说:“我刚才救了那个混混,你不会生我的气吧?会不会觉得我是妇人之仁了?”

    我冲她一笑说道:“怎么会呢!你不救我也会救的,毕竟也是一条人命啊!咱们到这里来清剿丧尸,不就是为了让城里其他的人能活下去嘛,你要是不救他,我反倒是会生气呢!”

    程飞燕听我这么说,对我甜甜地一笑。

    走出公安局的这栋楼,时间也到了上午九点多,天空中太阳出来了,温暖的阳光照耀在上让我觉得十分的舒服。

    把“矮公鸡”交给前来收治他的医护人员之后,我们向着公安局旁边的雄伟气派的南市区政府前进。

    进了政府大院一看,假山、喷泉、亭台楼阁一应俱全,如果不是有那高耸的办公大楼在那戳着,还让人觉得这里就是个公园呢!

    大院里也很干净,没见着有尸体在地上,也没见着有丧尸在晃悠,应该都是院子门口那紧闭的大门的功劳,把丧尸都拦在大门之外进不到里面。

    进了办公大楼,里面依然是干干净净的,根本没有半点闹过丧尸的样子。

    排长说道:“看这里的样子,要么是市里一闹丧尸,当官的们立即就都四散逃跑找安全的地方躲着去了,要么就是闹丧尸的时候,这里根本就没有当官的在上班办公,早都放假回家过年去了,所以这大院和这楼里才会这么干净。”

    大家听了都点头同意排长的看法,心中感叹人民公仆们在危难关头逃跑的效率之高和它们享乐有我、吃苦没门的优良品质。

    感叹归感叹,任务还是要继续,虽然这楼里看着不像有丧尸,但也不能掉以轻心。仍然是以班为单位分头搜索,一个办公室接着一个办公室地踹开门进去搜。

    整栋大楼一共九层,下面几层的办公室开门进去还能看到有桌椅、柜子、电脑等等办公设备,而到了上面几层,踹开门以后一看,基本上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的空房间,根本就没有人能在这里面办公,盖这么大一栋楼,这么多房间,利用率也就是一半,真是浪费资源,把这钱拿到贫困山区去多盖几所学校不比浪费在这盖好了也没人用的空房子上面好多了啊!

    中午时分,我们对这栋空无一人的大楼的清剿任务结束,白忙活了半天毫无收获。

    大家聚在一楼的大厅这里简单地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一会儿,随后排长就跟上级联络,汇报了我们现在的况,等待上级下达新的指示。

    大家都有些心激动的期待着,看上级会做出怎样的安排,是让我们继续去清剿其它的地方,还是让我们回营地去休整,现在还不知道,主要要看在其它地方执行清剿任务的其他排的兄弟们的进展况如何了。

    又过了一会儿,收到了上级的指示,果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让我们回去歇着啊!上级指示我们排去支援在附近清剿一座大型超市的二营一连一排,因为离着很近,最多也能有两站地的距离,所以也不会派车来送我们过去,让我们直接自己腿儿过去拉倒。

    大家无精打采地从地上爬起来,跟随这依旧激饱满的排长,出了这个政府大院,向上级指示的那个大型超市进。

    路上看到很多穿着防化服的工兵在清运尸体、洗消街道和建筑物,忙得不亦乐乎。

    十来分钟之后,我们溜达到了上级指示我们来帮忙的这个超市门前,排长一声令下,大家又重新打起精神,准备进去大干一场。

    我们正要进门,就见一群大兵面带着丰收的喜悦,从里面走出来,正好跟我们打了个照面,我看他们个个的背囊里都鼓鼓囊囊的,立刻就明白了他们也是没有空去白来,应该是刚在里面“补充”完“给养”,难怪个个都是一脸的笑容。

    里面那群大兵一见我们,看样子明显有些不太自然,他们的排长问道:“你们是哪部分的?来这里有什么事?”

    我们排长听了说道:“你们是二营一连一排吧?我们是一营一连三排,受上级指派来这里增援你们!”

    那排长听了一摇头,笑着说道:“你们来晚了,我们早都把里面清剿干净了,而且已经接到了上级下达的撤回营地的命令,这不正要去集结地点上车回去休整呢!”

    大家听了那排长的话,心里都是一阵高兴,看来这个活用不着我们干了,我们也可以撤回营地去了。

    “哦!我们还没接到命令呢,那你们先走吧,反正我们也没地方去,这里我们接管了,弟兄们,给一排让路让他们先回去!”排长吼了一嗓子。

    听了这话当即我就明白了我们排长的想法。

    随后就见一排的排长眼珠一转冲我们一笑,带着他的兄弟们离开了。

    这时就听排里不知是谁问了一声:“排长咱们回去不?”

    “回去个,还没接到命令呢现在回去不是违反军令吗?再说了,这大老远让我们走过来,又累又饿的,不能就这么回去啊!吃了一天压缩饼干了,换换口味再走!”排长撇着嘴说道。

    大家听了一阵欢呼之后冲进超市。

    我心想,果不其然啊!

    “手底下都利索点啊!估计过一会儿就有工兵来这运死尸了,咱们不能耽误人家的工作!”就听排长又吼了一句。

    “是!”大家笑着回应,开始在这超市里自由选购。

    不一会儿,人人都塞了满满一背囊的吃喝用度,排长也接到了上级让我们撤回的指示。

    出了大门迎面就遇上了前来清运尸体的工兵部队,把这超市移交给他们之后,我们来到了集结地点,上了车,带着一的疲惫和一背囊的战利品回到了北三环这里我们团的营地。

    告别了排长和排里的兄弟们之后,我俩来到团部的大帐这里见过张团长,团长见我俩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一手一个拉着我俩,一个劲的夸我和程飞燕有出息,说得我俩脸上直发烧。

    下午三点多钟,程飞燕开车把我送到了我家楼下就去找孙晴去了,我回到了阔别了几天的家中,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天而已,我却感觉好像离开了几年一样,老爸老妈得知我俩都平安无事,当然是高兴地合不拢嘴,又听我说了市里的丧尸被全部消灭干净,以后可以过太平子的消息之后,都长出了一口气。

    平安归来加上丧尸全被消灭,可以说是双喜临门,老爸老妈自然筹划着晚上要做些好吃好喝的,再把孙晴一家子也都叫过来,大家在一起好好闹一下。

    正说着这个事,就听电话响了,拿起电话来一听,是孙晴的爹打来的,说让我们到她家去吃晚饭,一会儿让程飞燕开车过来接我们。

    看来大家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我洗了个澡,换了干净衣服,说实话,这几天这军装都已经穿习惯了,现在脱了换上一便装还真觉得有些不适应,尤其是脑袋上没了头盔,总算觉得凉飕飕的好像秃顶了一样。而且估计是这几天清剿丧尸开枪开得太多了,所以养成了一个毛病,就是现在右手的食指老是自觉不自觉的扣动,模拟着开枪时扣动扳机的动作。

    五点钟的时候,一便装的程飞燕敲响了我家的大门,我老妈拉着程飞燕的手,又是一通嘘寒问暖。

    随后,我们坐车来到了孙晴家里,进门客几句之后,老爸老妈自然不会闲着,就帮着孙晴父母一起到厨房里忙活晚饭去了,孙晴一言不发地拉着我和程飞燕进了她的房间,在上一坐,眼圈红红的看看我,又看看程飞燕,嘴一撇掉开了眼泪。

    “唉!又开始了,那会我回来的时候早就冲着我哭过了一回了,你没看她眼圈还红着呢。”程飞燕无奈的摇着头小声跟我说道。

    言罢程飞燕坐到她边把她搂在怀里,像哄小孩似的哄着她,这个场景我以前也见过,跟现在不同的只是她俩的角色互换了而已。

    我也走过去安慰她说:“怎么了,我们俩不都好好的回来了吗!大家都好的啊!别哭了啊!”

    好说歹说,急得我和程飞燕都冒了一脑门子的汗,哄了半天,最后才终于让孙晴破涕为笑了。

    吃过晚饭,聊到了快半夜才回到了家里,虽然上担负着这几天的疲惫,但躺在上,却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脑子回忆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幕幕,不知以后该何去何从。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