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7日(一)

    还在迷迷糊糊的睡着呢就感觉小腿肚子被狠狠踹了一脚,疼得我一骨碌翻坐了起来,边伸手揉着腿,边看了下时间,早上四点多了,外面的天依旧黑着,大门口那里有一道光柱在向外面四处照着,看来是负责站岗放哨的兄弟在拿着手电筒当班,借着大厅里微弱的应急灯的光亮,我看到其他人还都在大厅这里睡着,我左边的几张毛毯下面没有人,应该是到了时间轮到他们出去巡逻了。

    程飞燕侧躺在我右边面对着我睡得正香,嘴里还嘟哝着梦话,我心想,这一脚肯定是她干的没跑了!正想着呢,就见她盖着的毛毯一动,又是一脚踢了过来,幸亏我反应快,及时躲开了,不然又得挨一下。她踢完了这一脚,嘴里又哼哼了一句,之后翻了个,脸朝着那边继续睡去了。

    我满头黑线的看着她,心想,睡觉你就老实睡呗,还尥什么蹶子!睡在你旁边算是倒了霉了,想到这里我有点气不过,伸手照着她的大股拧了一把。她哼哼了两声,没醒,自己伸手揉了两下,突然又踢出了一脚,我也终于听清她嘴里嘟哝着:“敢咬老娘,踢死你!臭老鼠!”原来这位做梦还跟老鼠打架呢,我想,我算是无了奈了,只好向左边挪了挪,看看到了她的攻击范围之外了,才又继续躺下睡觉。

    六点半钟,排长挨个把大家叫醒,我看着浑然不觉正在那打呵欠的程飞燕,就装得可怜兮兮的告诉她她睡觉的时候踢我的事,但我拧她股的事我是断然不能说的。

    她听了不好意思的先是一笑,随后说道:“我做梦梦到有老鼠咬我来着,就在梦里踢了几下,真没想到会踢到你啊!还疼不啊?我给你揉揉!”

    我说道:“没事了,我早就揉了半天了,不疼了!”说完瞥了她一眼。

    她则满脸歉意的冲我笑了笑。

    七点钟的时候,大家都收拾完毕,吃了点压缩饼干什么的当早饭,排长开始给大家宣布今天的任务。

    首先排长给大家说了参战部队在昨天所取得的战果,原本约十二平方公里的包围圈现在缩小到了九平方公里左右,从其中又搭救出了十几名幸存者等等。说到这里,我想起了昨天晚上我们从学校后面的城中村的废墟里救出来的那个小孩,看来她还是幸运的!程飞燕和我对视了一下,显然是她也想到了这点。

    排长说完了昨天的战果,就开始给大家讲我们今天要执行的任务,我们今天接到的命令是,和另外一个排协同清剿一座的大厦,这座大厦地下有两层,地上有十八层,地下的两层是停车场、中央空调机房、泵房等等,地上一至三层是一个百货商场,从第四层开始是一座酒店,里面包括客房、KTV、洗浴中心、西餐厅、酒吧等等住宿、休闲、娱乐的场所,排长拿着刚刚收到的那座大厦的建筑规划图纸给我们一点一点介绍着。

    介绍完毕后,排长召集三个班长和程飞燕一起商讨今天的作战方法,综合考虑这座大厦的各种因素,排长最终决定,这次要整个排所有的人一起行动,不分开,省得万一遇到了大群的丧尸人手分散了应付不过来,让大家尽可能多的携带弹药,并且告诉大家今天这场战斗很可能是一场硬仗!

    一切准备就绪,把这里的防务移交给了前来修筑防线、清理尸体的工兵部队后,我们出了学校的大门上了军车。

    车向着市中心的方向慢慢地开了最多能有三分钟时间,就停在了一座大厦脚下,看来是目的地到了,排长一招手,大家下了车,和另一个排碰面之后,简单划分了一下各自的清剿区域,我这个排负责清剿一至三层的商场,那个排负责清剿地下两层,待完成之后再会合一起去清理上面的那个酒店,约定好有危险就互相驰援后,两个排开始分头行动。

    我们进了商场的大门,看到这里面的灯都亮着,看来是工兵已经恢复了对这座大厦的供电,这样就降低了我们这些进来“打扫卫生”的人的工作难度,也能提高我们的工作效率了,不然里面一团漆黑,只靠我们手里的手电筒和枪上的战术灯来照明,还要消灭丧尸,那难度就太高了!

    我们排的兄弟都进来后,就从里面把大门都封闭了,防止里面有丧尸再跑到大街上去。这商场里面早已经是一团糟了,还保持着最开始被丧尸袭击时候的面貌,地面上每走几步就能见到躺着的尸体,血迹就更不用多说了,柜台上、货架上、供顾客休息用的桌椅上到处都是,我为了保险起见当然不会忘记给地上的尸体补枪,这个商场第一层主要卖的是家电,各种品牌、型号的电视、冰箱、洗衣机、空调等等,样机摆了一排又一排,我们这三十多个人就在这一排排的家电之中来回穿梭,连同后面的办公室、厕所、库房等等都搜了一个遍,寻找着丧尸的影子,但出人意料的事,在这一层一个丧尸都没有遇见,我们遂顺着那不会滚动的扶梯上到了商场二层。

    刚到二层就受到了一大群丧尸的烈欢迎,我们当然也来者不拒,一通齐之后,将这二十多个丧尸照单全收了。二楼这里看样子是一个食品超市,货架上摆满了各种吃的喝的,我见了这么多免费的东西,在北京时候的毛病就有点要犯,但见大家都没下手,我也就不好意思了。我拉过程飞燕来给她说了我的想法,程飞燕先是一皱眉头,随后笑了,跑去拉着排长耳语了几句。

    就见排长清了清嗓子,说道:“同志们!我们今天的中午饭目前还没有着落,作为排长我不得不替大家考虑啊,虽然昨天晚上每人都发了一包应急口粮,但那是应急用的,现在还没到那紧急时刻,但我又不能让我的兄弟们饿着肚子打仗,所以呢,大家就要利用在这里清剿丧尸的空闲时间,发扬我军自给自足的优良传统,收集一些给养,但要注意包装有破损和沾上血的不能要,虽然现在条件比较艰苦,也要注意饮食卫生!”

    大家听了排长这话,爆发出了一阵小小的欢呼。我听了这话,心想,这排长没到地方上当官去真是浪费人才了!随后便和大家一起从货架上拿自己看着顺眼喜欢吃喝的东西往背囊里塞。

    这时又听见排长喊了一句:“做好事不留名,甘当无名英雄也是我军的传统啊!这个谁也不能忘!”

    大家听了又是一阵哄笑。

    大家边嘴里嚼着,边消灭着丧尸,边往自己兜里塞着吃喝,进来时原本干瘪的背囊现在都鼓了起来,最后又到二层的监控室里把录有我们“做好事”证据的硬盘从主机上拆下来毁掉之后,对这个商场二楼的搜索告一段落。

    来到三层,见这里卖到都是服装鞋帽等等,对大家没什么吸引力,分散开来,把整个三层搜索了几遍,干掉了几个丧尸,又把从一楼到三楼的几个楼梯间和电梯舱搜查了一遍,消灭掉所有拦路的丧尸,确定清理干净了整个商场之后,我们原路返回了大门这里。

    随后,负责清理地下两层的那个排也完成任务回到了这里和我们会合。两个排一起进入了酒店的大厅,大厅这里空的,除了地上的尸体、血迹和一片狼藉之外再见不到别的会动的东西,想上到从四层开始的那个酒店只能是走楼梯或者坐电梯,分了一下工之后,那个排的排长等不及坐电梯就自告奋勇的带着他手下的兄弟们从楼梯冲上去清扫位于七楼和八楼的那个KTV去了,我这个排则留下来等着坐电梯上到四楼去。

    我对大家说:“大家都退后一点啊,电梯舱里很有可能会有丧尸藏着,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大家注意!”说着我举起冲锋枪瞄着电梯门口,兄弟们见了也纷纷举枪。

    一个电梯门开了,没有,第二个开了,没有,一直到第五个电梯门,这个电梯门刚开了一条缝,就见从里面伸出来了几条胳膊在空中抓挠着,大家见状急忙后退,随着电梯舱门缓缓打开,从里面冲出来六七个张牙舞爪的丧尸,程飞燕首先开了火,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丧尸被当头一枪放倒在地,随后大家一阵弹雨将这几个丧尸全部做掉后,我们三十多个人分乘六部电梯上到了四楼。

    从图纸上看四楼和五楼是一家西餐厅,进到里面放眼四顾,优雅的英伦格调装修,很上档次,连桌上的餐具都是闪闪发亮的也不知道是用银的还是用不锈钢材料制成的,但一看就知道这不是普通老百姓能随便来吃饭的地方,能坐在这里用这样的刀叉吃饭的,肯定都是非富即贵的上层人士,连在这里游的丧尸都多是穿西装打领带的装扮,看起来怪别扭的,但穿成这样也照样挡不住子弹头,依旧是全部报销。

    六楼这里是个洗浴中心,里面的场景比较骇人,一池池的血水里面泡着光溜溜的残缺不全的尸体,真像是到了屠宰场,血腥和腐臭味熏得大家直反胃,有几个哥们儿直接吐了。在这里的丧尸们基本上一个个也都是赤条条的,其实也难怪,谁会穿得衣帽整齐的去泡在池子里洗澡呢?来到这澡堂子里,管你是王公贵族还是富商巨贾,还不是都得赤诚相对!我们一帮子大老爷们无所谓,但是程飞燕有点挂不住,到了男浴室门口都不好意思往里走了,我见她这个样子,就让她留在了门外警戒,自己跟兄弟们进去扫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