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6日(五)

    ( )    我自然又是和程飞燕一起,端着冲锋枪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乱转,转着转着就来到了场上,顺着跑道溜了一个圈,来到了场西南角的厕所这里。见了厕所,我突然想到今天一天了都没释放库存,顿时一股要尿崩的感觉就涌了上来。

    我对程飞燕说:“那个,我去厕所放个水啊!你稍等一下!”

    程飞燕一听,嘴一撇,白了我一眼,说道:“早就说你‘懒驴上磨屎尿多’了,现在这个劲又上来了!去!我在这等着你!”

    我笑着向她点点头,一溜烟跑进了厕所,黄河泛滥之后,我嘘着长气一轻松满脸微笑的从厕所里走出来。

    刚出了厕所就见程飞燕冲着我迎上来把手里的冲锋枪往我脖子上一挂,说道:“给我拿着,我也方便一下去!”

    我心想,还说我“懒驴上磨”呢,你自己不也一样啊!

    她把枪给我挂上以后,转就进了女厕所,刚进去又扭头回来对我说:“你来门口这里给我把着点,别让人偷看!”

    “哦!”我应了一声,站在了女厕所门口这里。

    “你也不许偷看啊!”说完她走了进去。

    我背对着女厕门口持枪站着,心想,这里就你跟我俩人,我不偷看就没别人看了,再说了,上个厕所有什么可偷看的,里面臭死个活人,你以为我是丧尸啊,喜欢奔着臭味去!你请我去看我都没兴趣!不过上个厕所都得有人全副武装的给你把门伺候着,你这待遇都快赶上美国总统了!想到这里,我又觉得好笑。

    这时就听到里面一声尖叫,吓得我一哆嗦,也顾不上这里是女厕所了,握着冲锋枪握把的右手大拇指轻轻一拨把快慢机调到连发的位置,随后举枪瞄着就冲了进去,心想,难道真有丧尸顺着臭味跑到厕所里猫起来了?那程飞燕现在进去不是等于给丧尸送饭去了吗!现在她的枪还在我这,要真有丧尸她可危险了!

    进去一看,程飞燕正蹲在右侧第一个蹲位这里,面现惊慌,目光呆滞,用手指着对面的蹲位,吓得直哆嗦,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端着枪过去搜查,除了很长时间没人用过,已经落了一层尘土的蹲便器以外,其它的什么也没有,我干脆一个个蹲位挨着搜了一个遍,还是什么也没发现,没有任何异常。

    最后回到程飞燕这里,伸手在她眼前晃了几晃,说道:“怎么了你?看见什么了吓成这样?什么也没有啊!”

    程飞燕这才回过神来,磕磕巴巴的说:“老…老鼠,刚才好大一只老…鼠跑过去了!”说完看了我一眼,又尖叫了起来,吓得我一蹦。

    只听程飞燕冲我喊道:“臭流氓!谁让你进来的!快给我滚出去!”说着从头上把头盔摘下来冲着我扔了过来。

    我连蹦带跳的从女厕所里蹿了出来,心说,真是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刚才白担心你被丧尸咬了!不就一个老鼠嘛,至于吓得你跟见了鬼一样啊!满街的丧尸也没见把你吓成这样!拿出你当初揍我时候的劲头来,老鼠精也早干掉了!在里面叫唤顶什么用啊!傻女人!

    我在外面又等了几分钟,就听后响起了清嗓子的“嗯嗯”声,扭头看见程飞燕面无表的从厕所里走了出来,我把脖子挂着的她的冲锋枪摘下来递还给她,她伸手接了过去没说话。我见她没说话,我也就没吭声。俩人继续顺着校园的院墙巡查,搜索着异常的地方。

    溜达了一会儿,听见程飞燕又“嗯嗯”了几声,看样子她是终于憋不住了,果然听她开口说道:“你那会进去看见什么了?”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什么也没看见!”

    “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啊?”程飞燕斜着眼睛,一脸不相信的问我。

    “太阳都快下山了,那里面又没开灯,黑咕隆咚的你说我能看见什么?”我反问她说道。

    “就你那大色狼的夜视眼,谁知道你能看见什么!”程飞燕嘟囔道。

    我一听这又开始胡搅蛮缠了,说道:“那臭烘烘的厕所又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以为我愿意进去啊!还不是你那一嗓子叫唤,让我以为里面有丧尸呢,怕你被丧尸咬了我才冲进去的!真是不识好人心!”

    她听了我这话,稍稍一愣之后先是“嘿嘿”一笑,然后凑过来说道:“我开玩笑的嘛,真生气啦?傻样!我还能不知道那是因为你担心我才闯进来的啊?”说着左右望了望,突然伸出双手掰着我的脑袋又在我嘴上狠狠亲了一下。

    亲完之后她又“嘿嘿”笑着,说道:“这下不生气了!”

    我慌忙向四周看了看,说道:“发什么疯啊你,咱们这是执行任务呢,也不怕让别人看见!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啊,要注意影响!”

    “你真以为我那么笨啊!我都看过了确定四外没人以后才下手的!还注意影响呢!看你那得了便宜卖乖的样子,你就心里美去!”她撇着嘴说道。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呵呵”一笑,对她说:“那你不生我闯进厕所里去的气了啊?”

    “有什么好生的啊,你又不是为了偷看才进去的!”她说道。

    “那你不怕我看见点什么?”我又问她。

    “就算怕又有什么用,你看见了那还是看见了,我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枪毙了你啊!”她说。

    “可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啊!”我实话实说。

    “没关系,我不介意!无所谓了!”她边检查着院墙边说道。

    我听了心想,看来这个事是说不清了,拉倒,咋样咋样!人家都不在乎了,我还老惦记着干吗!继续巡查!

    边走着我边问她:“你这么大的本事,打我都跟打小鸡子一样,还怕老鼠啊?”

    她扭头白了我一眼,说道:“我对老鼠有心理影不行啊!”

    我一听来了兴趣,问她:“怎么回事?难道小时候被老鼠咬过啊!”

    她听了点点头,“嗯”了一声,说道:“被咬了以后还挨了好几针狂犬病疫苗,弄得直到现在我一看见老鼠浑就起鸡皮疙瘩,那会在厕所里看见那么大个一个老鼠从我边窜过去,吓得我腿一软差点一股坐到茅坑里去!”

    听了这话我差点没笑出声来,忙紧咬牙关把这个笑咽回肚子里去了,心想,原来铁血战士一样的程飞燕也有怕的东西啊!真是难得!

    五点半的时候,我俩回到了学校大门这里,大家都到齐后,各自汇报了巡查的结果,可以确定整个校园里都已经被清剿干净了,随后排长向上级进行了报告。片刻之后就接到了上级的新指示。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