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日(白天)

    ( )    东方的天空渐渐泛白,我看了下手表,已经六点半多了,程飞燕嘴里说着不睡不睡,但现在躺在我边早又进入了梦乡。我起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胳膊腿,拎着步枪顺着防线先向南溜达,防线之外,之前被我们干掉的那四只丧尸的尸体还在那躺着,我瞥了它们一眼,心里感觉格外的踏实。

    “只有死了的丧尸才是好丧尸啊!”我心里嘟囔道。

    一直向南走到了下一个工事,跟负责把守那里的人们打了个招呼才折返回来,之后又向北巡视到了下一个工事,见四外没有任何异常,我就又回到了我负责守把的工事这里。

    天已经大亮了,弟兄们也都醒了正围在火堆这里烤火聊天,程飞燕也醒了过来,正坐在工事上睡眼惺忪的发着呆。

    我跟大家打了个招呼,来到程飞燕边,伸手关了探照灯,问她睡得如何做了什么美梦了。

    程飞燕嘴一撇,说道:“又冷又硬,比抱着我晴妹妹睡觉可差远了!能做的出来美梦才怪呢?好想我晴妹妹啊!”说着她还打了个呵欠。

    “哦!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点着头说。

    程飞燕听了先是一愣,随后歪着脑袋眼睛一瞪对我说道:“你也这么认为?难道你抱着我晴妹妹睡过啊?”

    我听了她这话就是一惊,顿时有点冒冷汗,脑子里回忆起之前在北京的时候发生的事,确实是跟孙晴在一张上睡过,但睡过归睡过,什么出格的事也没干啊!我俩依然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不过现在这年头这种事说出来肯定没人相信!想到这里我心说,就算睡过也不能告诉你啊!不然跳进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于是我说:“那当然没有了,不过听你说的那么好,我倒是很想试试呢!”

    “呸!臭色狼!有我在你想都别想!再说了,我哪点比不上她啊?你怎么不想抱着我睡!”程飞燕用她那三角眼瞥着我气鼓鼓的说道。

    我听了心想,女人啊!什么醋都吃得着!只好陪着笑脸哄她说:“以后肯定只想抱着你睡,行了!”。

    她听了脸一红,说道:“讨厌!”,说着伸手又给了我一巴掌,不过这个醋劲算是过去了。

    这时,就听到后一阵喧闹,我回头看见从村子里出来了一帮子大妈,手里都没闲着,有的提着篮子,有的拎着桶,我边正围坐在火堆旁烤火聊天的弟兄们见了都满脸喜悦的颠颠颠的迎着她们跑过去,有的叫着“妈”,有的叫着“姨”,还有的叫着“婶”,叫得格外亲,伸手就要接她们拎着的东西,可那帮大妈丝毫没领,白了他们几眼,并没有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他们,而是径直走到了工事这里。

    其中一个大妈对我和程飞燕说道:“解放军同志啊,你们忙了一天一夜,又是杀丧尸,又是放哨巡逻,这大冷的天真是辛苦你们了,村里安排我们给大家做了早饭送过来,都是刚出锅的,快趁吃了!”说着从篮子里拿出馅饼,从桶里拿出水泡着的袋装塞到我和程飞燕的手里,笑着说道:“多吃点,不够再拿,这还有很多呢!”

    我和程飞燕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大妈们那真诚的笑脸,深感盛难却,也就没再推辞,连声道谢之后,坐在火堆旁开始用餐,大妈们见我们这俩当兵的开始吃了,才招呼那些小伙子们也来吃早饭。

    香喷喷的馅饼,乎乎的牛下了肚,顿感精气神十足,吃饱喝足之后,我坐在工事上警戒捎带着消食。

    步话机中又传来了排长的声音,说让所有三排的战士带好武器装备马上到村子南口集合,宣布今天的任务,村里的防务暂时转交给村里的人自己负责。

    我和程飞燕听了这话,跟那几个弟兄交代清楚之后,就匆匆赶往村子南口这里。

    人都到齐以后,排长先给大家介绍了现在城里的况,排长说经过昨天一天的战斗,我三十八军就已经基本扫清了除市中心以外的其它绝大部分区域,并建立了数道防线,将市中心危险区域团团围住,并解救出了数万老百姓,把他们护送到了城郊的各个营地之中,而本来就居住在城郊的居民在官方确认他们的住处已经安全,可以回去生活之后,很多已经回家去了,现在除市中心原人口密集的区域还有大量的丧尸以外,其它区域只有一些零散的侥幸漏网的丧尸在活动。

    我听了这个消息,心想,我家那边也算是城郊,是不是也已经安全可以回去了啊?要是可以回家过年那就太好了!想到这里我一阵高兴。

    大家听了这个消息也都很振奋。

    随后排长宣布了今天的任务,听了今天的任务之后,大家又是一阵欢呼,原来今天的任务出奇的轻松,就是和其他的排一起在马路两边散开,为从营地返回已经确认安全的家中的老百姓警戒护卫,消灭掉沿路的“漏网之丧”,如果能遇到的话。任务完成之后就可以回团部营地去准备过年吃年夜饭了!

    宣布完了任务后,排长带队,大家来到了公路这里,按照计划在路两旁散开,端着枪警戒着四外的况。不一会儿,一辆辆满载着老百姓的军车和自己开着私家车的老百姓就开始从我们旁经过,看着人们脸上洋溢着回家的喜悦,我也从心底感到高兴。

    端着枪站在马路边上看着车队往返了几趟之后,这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今天的任务也宣告结束了,上车返回了杨村营地这里。

    一进营地,就感觉到这里明显比前天我们来的时候空了许多,看来在这里避难老百姓绝大部分都已经回自己的家里去了!下车之后,我和程飞燕就告别了排长,径直来到团部这里找张团长。

    进了团部的帐篷,张团长拉着我俩的手,好一通嘘寒问暖,之后就说起了我昨天在清剿村庄里的丧尸时的表现。

    张团长说道:“小苏啊!你昨天可以说是第一次真正参加战斗?对于你这样没有当过兵受过军事训练的普通人来说,第一次作战任务中就能根据战场上的实际况,运用自己之前学到的知识,把本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处理,这就很了不起啊!你发明的那个“声音引法”现在已经推广到全军了!在清剿行动中确实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提高效率啊!老程看人的眼光果然是准啊!把燕子交给你照顾,我们也就都放心了!呵呵呵!”

    程飞燕听了脸一红低下了头没做声。

    我听了张团长这话,说道:“其实这个办法早在北京的时候我就用过了,但当时不是为了吸引丧尸,而是为了试探四周有没有丧尸,这只是利用了丧尸听觉灵敏的生理特而已,也没什么出奇的地方,而且不光是用声音,用比较刺激的气味也可以把丧尸吸引过来的!”

    说到这里我见一旁的程飞燕正抿着嘴冲我笑,一看她的样子我就知道她是又想起今天凌晨的时候我闹肚子的事了,看来这个笑柄被她揪住是不会撒手了,我也很是无奈。

    张团长听了一点头,说道:“丧尸的特我们之前也都了解过,但我们这些老脑筋转得太慢,这些知识还只是停留在书本上,没有能灵活运用到实战之中,真是后生可畏啊!”说着张团长用手拍着我的肩膀。

    我不好意思的点头笑了笑。

    我又问张团长:“早上听排长说,除了市中心那块地方以外,其它绝大部分的区域都已经清理干净了,那什么时候对市中心发动总攻把城里的丧尸都消灭干净啊?”

    程飞燕听我问了这事,也这么问张团长。

    张团长说道:“目前还不知道呢!军部下达的最新命令还是让严防死守,巩固现在的胜利果实,总攻的话,可能要过两天!”

    “而且这两天负责进城清剿的部队伤亡也不小,现在急需休整!”张团长又低声说道。

    我皱着眉点了点头。

    程飞燕说道:“那总攻的时候可一定要通知我啊!我也要去参战!你去不去啊?”程飞燕又转过头来问我。

    “去就去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说。

    程飞燕听了满意的笑着一点头。

    张团长笑着说道:“小两口心好齐啊!好啊!哈哈!”

    弄得我和程飞燕俩人一人一个大红脸。

    又聊了几句,我俩就告辞要回帐篷去找父母。

    张团长一拍脑袋说道:“哎呀!光顾着说这些了,都忘了告诉你俩,你父母他们上午的时候已经开车回家去了!你家那片昨天下午就已经清剿完毕,确认安全了!现在都中午了,已经开饭了,吃了午饭你俩再回家去!”

    我俩听了这话,心里都很是高兴,别过了张团长,也没顾得上吃饭,依旧是程飞燕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位上,猛士军车飞驰在了通往我家的马路上。

    一点钟刚过,我俩回到了家里,进门一看,孙晴一家也在,几位老人看见我俩平安无事的回来了,都很高兴,问着我这两天发生的事,孙晴见了程飞燕,姐俩手拉着手到里屋说悄悄话去了,我看着大家都平安无事,心里感到格外的踏实,终于能跟家人一起过个团圆年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