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日(二)

    ( )    继续一户一户的搜查,这个村子离营地很近,所以村民们得到了撤离命令后走的都很从容,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是一把大铁将军把门。

    巡了一趟街后我对程飞燕说:“这怎么搜啊?家家都把大门锁得结结实实的!之前也没说会是这样的况啊!难道咱们要破门进去搜不成?但是上面不是交代了要尽量不损坏老百姓家里的东西啊!而且就算可以破门而入,咱用什么家伙破这个门呢?手里只有步枪,也干不了溜门撬锁的勾当啊!”

    程飞燕对现在这个况也很是挠头,对我说道:“是啊,这可不好办啊!得想想办法才行。”

    我望着紧锁的大门,说道:“看来现在想进去只能是跳墙了,但这墙也太高了点,咱手里也没个梯子什么的,这让咱怎么上去啊!”

    程飞燕听了我这话是一脸的无奈。

    正在这时,程飞燕肩头上步话机响了起来,只听排长说道:“程中尉,有没有什么好办法不用破门也不用跳墙就能进到院子里搜查的?现在大家基本都被挡在铁门高墙之外了,如果一户户跳墙进去搜查的话,到天黑前估计是完成不了这个任务了,这任务完不成可怎么向上级交差啊!”

    我听了这话,心想,看来不光是我俩遇到了这个问题啊,大家也都在为这个问题发愁呢!都是这个破门害的!想到这里我冲着那锁着的大铁门就是一脚,踢得这大铁门发出了“当”的一声巨大的闷响。响声过后,我眼珠一转,嘴一咧,乐了,心想,问题又在不经意间被解决了啊!这下不用破门也不用跳墙了!

    程飞燕傻呆呆的看着正在发笑的我,有点不知所措,而步话机中又传来了排长是声音:“怎么回事?刚才是什么声音?程中尉请回答!”

    程飞燕对排长说道:“可能是找到不用破门也不用跳墙就能进去搜查的办法了,等一下我再联系你!”

    程飞燕放下步话机,一拍我的肩膀,说道:“傻笑什么呢?是不是有办法了啊?快说说。”

    “是啊!咱想进去搜查不就是为了知道里面有没有丧尸吗?”我说。

    “是啊!你有什么办法让咱能顺利进去的?”程飞燕问我。

    我一摇头,说:“没有!”

    “这个可以有!”程飞燕说。

    “这个真没有!”我说。

    “那你傻乐个什么劲啊!神经病!”程飞燕皱着眉头斜眼看着我说道。

    我说:“咱们进不去,但是可以让丧尸出来啊!丧尸这东西眼睛开不见,所以基本都用耳朵和鼻子来确定猎物的方位,咱们每到一家院子门口,就使劲踢几脚大门,发出点大声的响动来,里面如果有丧尸的话,八成就会被这声音吸引到大门这里来,我们在门这听着,有丧尸的话就隔着大门直接开枪打死它不就得了,门上这层铁皮又挡不住子弹!而且这个村里的村长不是说了嘛,本村的人都已经到营地里去了,就算村里有丧尸也不会是这个村里的人变的,也是后来从外面进到村里的,这村里家家户户都是高墙铁门,还锁得结结实实,连大兵们想进去都费劲,就更不用说那腿脚不利索的丧尸了,所以据我分析丧尸能进到院子里面去的可能很小,微乎其微了,如果有丧尸在这个村里,那它在村子里的街道、胡同等等地方游的可能最大!我说让踢门吸引丧尸出来,那只是为了更加保险!这个是我根据现在的实际况和出发前排长所讲的那些分析出来的,你觉得有没有道理?”

    程飞燕听了我这一番话,信服的点了点头,之后就把我刚刚所说的用步话机告知了排长,片刻之后,步话机里又传来了排长的声音,说我这个办法可行,就按这么来!

    我心里一阵高兴,对程飞燕说道:“那咱们就开始行动!”

    程飞燕冲我一笑,点头答应。

    之后,我俩就开始挨家挨户的踢门,耳朵里也能听到周围传来的“咚咚咚”、“当当当”的砸门声,看来大家也都在用这个办法在确认大门里面有没有丧尸。

    砸了一趟街的门,也没见有半个丧尸的影子,我不由得有点失望,但一想整个村子里都没丧尸才好呢,也省得我们费劲了!

    这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几声清脆的枪响,之后步话机中传来报告说:“第七小组击毙两个丧尸,现正继续搜索,目前一切正常!”

    “收到!注意安全!”步话机中传来排长的声音说道。

    看来这村里还真有丧尸进来了啊!我想,可得注意安全了,可别让丧尸咬着。

    我和程飞燕相视点了下头,继续搜索,不一会儿,主路两旁的住户都搜完了,没见有丧尸,我俩就转进了胡同里,继续挨个砸门。第一条胡同一砸到底没有动静。第二条胡同进去砸了个遍以后也没发现异常。来到第三条胡同这里,刚进去就感到一阵冷气扑面,吹得我打了个激灵,心想,《周易》说“云生从龙,风生从虎”,难道说“冷气从丧尸”不成?虽然觉得有些荒诞,但还是应该小心为妙!

    这条胡同和前面两条明显不同,一进来就给人一种破败荒凉的感觉,这里的住家也都是院墙低矮,院门残破,胡同的过道上枯枝败叶散落,杂乱不堪,和前面那些高墙大户、铁门厚重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我低声对旁的程飞燕说:“这个胡同是不是没人住啊?怎么看着这么荒凉!你看前面还有一段土坯墙,都快有考古价值了!年头不少了!”

    程飞燕说道:“估计是,看这胡同里的房子也都是很多年前的样式了,又破又矮,也许都是些没人住的老宅子!别管那么多了,挨个搜!”

    说着程飞燕走到第一家的门口,伸手推了推院门敲了敲,里面没有动静,我走过去,用手托着门上的大铁锁说:“你看这锁都成锈疙瘩了,八成有几年都没人开过,丧尸跳不了墙,进不去,我们下一家!”

    程飞燕听了点点头,我俩端着枪来到了第二家,这家比第一家还惨,木头院门年久失修,风吹雨打都朽烂了半扇,不过倒是省事,都不用敲了,我俩直接从院门烂出来的豁口里往里望,见院子里比这外面的过道还脏乱,扔着不少杂物,被风一吹扬起来一阵阵的沙尘,三间低矮的砖瓦房,还塌了一间半,一看就知道是废弃多年的老房了,程飞燕不放心,又伸手砸了几下门,里面毫无动静。

    我俩扭头向第三家走去,第三家就是我之前说的有考古价值的土坯墙的那家,还没走到大门这里,我就感觉边的土坯墙好像在晃动,定睛一看,确实是在晃动,来不及多想我一把把程飞燕推开,自己也顺势向着旁边躲开,就在这一瞬之后,旁的土坯墙轰然倒塌,激起的尘土顿时将我俩笼罩在其中,呛得我俩赶紧闷头往外跑出了这条胡同。

    我心想,一没地震,而没挂大风,这好好的怎么墙就塌了,难道是有人从里面推的不成?想到这里我回头看着尘土升腾的胡同里,想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在作怪。果然在升腾起来的尘埃之中,显现出了两个影绰绰的人形,向着我俩这个方向走来,我马上就意识到,八成是丧尸!

    我伸手一拍在旁边被灰尘呛得上气不接下气正在弯着腰干咳的程飞燕,用手指着胡同里,对她说道:“看!那是丧尸?”说着我就举枪瞄准准备击。

    程飞燕忙伸手压低了我的枪口,边咳着边说道:“先别忙着开枪,灰尘太大,看不清楚,还是先确认一下再动手,别误杀了活人!”

    我一听有理,于是冲着程飞燕一点头,冲着胡同里喊道:“里面是人吗?是人就答应一声,不出声我可要开枪了啊!”

    喊了几嗓子之后没有人回应,坚定了我的想法,我和程飞燕对视点了点头,举枪瞄准了尘埃中的人影,扣动了扳机,几声响亮的枪响之后,那两个人影倒了下去。

    不一会儿,尘埃落定,见地上倒着的果然是两只丧尸,一只脑袋开了花,一塌糊涂,另一只前中了好几枪,黑紫色的血从弹孔里流出来,淌了一地。

    程飞燕用步话机报告说:“第十七小组,击毙两只丧尸,正在向西搜索!”

    “收到!注意安全!”排长回复道。

    通话完毕后,我俩来到了被丧尸推倒的墙的豁口这里,踩着地上摔碎的土坯坷垃进了院子,满院都是枯萎的杂草,院里的土坯房看样子早就塌了很多年了,被风雨侵蚀得只能看出来还有个房子的轮廓,回头再看这个院子的大门门处,空的,根本没有半扇门的影子,也难怪丧尸能进到这个院子里来,还把这土坯墙推倒了。

    在这院子里搜查了一圈确认安全之后,我俩从门这里走了出来,刚迈步来到胡同里准备去砸下一家的门,就听后又传来了丧尸的吼声,我俩急忙回头,就见那口中枪的丧尸又站了起来,现在正向我俩扑来!

    我心想,看来不打脑袋真是不好使啊!上都快被打成蜂窝煤了躺会攒攒劲还能跟没事人一样站起来继续去咬人!以后见着丧尸不管是不是真死了,也得照着脑袋再补一枪。想到这里我一皱眉头端起枪来瞄准了这丧尸的脑袋开了一枪,脑浆迸裂之后,这家伙终于躺下再也站不起来了。

    程飞燕见状又用步话机报告了一下况,我俩又继续去砸门。

    下午一点的时候,大家在村子的南口这里碰了面,对这个村子的清剿任务告一段落,一共干掉了七个丧尸,看来这里离市中心比较远,目前大量的丧尸还没有扩散过来。于是我们按照计划在村外守望,等着工兵来布设防线。

    下午四点钟,工兵在这个村子的外围布设了一圈铁丝网,把整个村子围了起来,在村子内外的路口等处还搭建起了机枪工事、架设了探照灯。

    傍晚,这个村里的村民们陆续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家家户户又亮起了灯,做饭的炊烟袅袅升起。看着白天还是一片死寂的村庄现在又重新变得生机勃勃,我心里很是高兴。

    晚上吃过晚饭,排长分派了晚上的警戒任务,我和程飞燕负责守把村子的西口。村里也自发的组织了一百多号年轻人拿着铁锹、锄头等等家伙帮助我们警戒巡逻,弥补我们人手上的不足。

    我们拎着机枪和弹药箱,一行十人来到了村子的西口这里,在路中间的机枪工事旁点起了一堆篝火,大家围坐在一起边烤火取暖,边聊天消磨着时间,边用探照灯向外照着看有没有丧尸流窜过来。

    我因为救了人上了电视,所以自然就成了大家话题的焦点,大家你一言他一语的问着我救人时候的况,反正现在也没事干,我就有问必答,像说书一样把在北京的那几天发生的事讲给了大家听,程飞燕不听我在这闲扯,就抱着枪裹着大衣靠在我后的工事上打盹。

    正当我说的口沫横飞,大家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南边传来了几声枪响划破了黑夜的宁静,也把大家的思绪都从我的故事里拉了回来。

    我对大家说:“八成是有丧尸过来了,大家都警觉起来,咱们先别聊了!”

    大家都点头同意,顺着探照灯的光柱,仔细观察着铁丝网之外的况,目前这边还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这时,又是几声枪响从南边传来,我问程飞燕说:“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程飞燕摇摇头,说道:“没有命令不能擅离职守的!”

    这时,步话机中传来了排长的声音,说道:“刚才有一小撮丧尸从南边靠近村子,现已被全部消灭,目前一切正常!大家提高警惕!严防死守,决不能让一个丧尸进到村里来!”

    “收到!”程飞燕回答道。

    我对程飞燕说:“你在这守着,我带兄弟们顺着铁丝网溜一圈巡逻一下去。”

    程飞燕点头答应,于是我带着几个兄弟打着手电筒顺着布设好的铁丝网去巡视,向两边都走到了下一个工事才折返,见没有什么异常之后,我们才回到了程飞燕这里,分派好各自警戒的时间段后,大家该当值的当值,该休息的休息。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