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日(一)

    ( )    寂静的一夜过去了,除了能听到大兵们晚上巡逻的脚步声和一阵又一阵呼呼的风声之外,再也没听到外面传来其它的声音,看来城郊这里还是很安全的。

    这一宿睡的还算舒服,虽然比不了温暖舒适的家里,但比之前在零下十几度的温度下在顶上吹着冷风呆半宿要好过多了。早上一睁眼,发现帐篷里就剩下我自己了,看了下时间,才早上七点半不到,我心想,又没什么事这么早起来干吗啊!但既然醒了,别人又早都起来了,我也就不好意思继续躺着了,我一个翻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正在迷糊的时候就见帐篷门帘一掀,孙晴和程飞燕姐俩从外面走了进来,顿时一股冷风也随着她俩吹了进来,一个寒颤打过之后我就彻底清醒了。

    我问她俩:“你们什么时候起来的啊?可真够早的啊!”

    孙晴说:“六点多的时候我们听到我爸妈还有叔叔阿姨他们起,我们俩也就起来了,也就你睡得跟个死猪似的,一点反应没有!”

    “是啊!我们都去外面转了一圈锻炼完体早饭都吃了,你才醒!懒鬼!给你,趁吃!我们给你带回来了。”程飞燕说把手里的早饭递给我。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伸手接过程飞燕递给我的早餐,问道:“我爸妈他们去哪了?”

    “在这又没什么别的事可干,去别的帐篷里找邻居们聊天解闷去了呗!”孙晴答道。

    “哦!”我边喝着豆浆边应了一声。

    “一会儿部队就要进城去清剿了!”程飞燕说道。

    我听了这话就是一愣,说道:“今天就要进城去清剿了啊?”

    “嗯!昨天晚上军部做的决定,现在城区里还活着的人基本上都被转移到城区外围的各个营地里来了,而且从昨天对城外的侦查报告来看,现在外面没有大规模集群的丧尸向这边袭来,所以城防的压力很小,可以调派绝大部分的守城部队进城去消灭丧尸,尽快把城里收拾干净,好让老百姓回家过子。”程飞燕对我说道。

    “嗯,那太好了!”我说。

    “是啊!一会儿我也会随部队一起进城去参加战斗!”程飞燕说。

    我刚想说话还没开口,就听孙晴说道:“不行!多危险啊!我不让你去!”说着伸手拉住程飞燕的胳膊。

    程飞燕顺势把孙晴抱在怀里,两只眼睛流露出了温柔的目光看着孙晴,说道:“我是军人嘛,现在老百姓有难了,我怎么能不上呢?再说了,部队那么多人呢,丧尸又不会开枪,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的!也就是去城里练练打靶而已,我昨天也和张团长说好了,张团长也已经答应让我去了。”

    孙晴听了程飞燕这话,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听了程飞燕说的话,深感钦佩,我想我也不能无动于衷什么也不干,于是我对她说道:“那我也跟你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你又不是军人,没受过军事训练,部队不会让你跟着去的,你还是在营地里陪着阿姨他们!”程飞燕说道。

    “我不是军人,但好歹也是个爷们啊,而且我也不是没上过战场,我的枪法比你也差不到哪去啊!北京城里那么危险我不是也活着回来了嘛!对付丧尸我还是很有经验的!不会给部队添累赘的。”我说。

    孙晴听了点点头,也对程飞燕说:“就让他和你一起去,多一个人就多一份照应,有他和你一块去,我也放心很多的!”

    程飞燕露出了一脸为难的表,说道:“这个我说了也不算啊,我只能是去跟张团长说说求求!”

    “那我跟你一块去。”说着我三两口把早饭塞进了肚里,跟着程飞燕出了帐篷,孙晴依然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我后。

    来到团部的帐篷里,程飞燕跟张团长说了我也想随部队进城清剿丧尸的事,张团长听了眉头一皱,过来对我说道:“小苏啊,咱俩也不算是外人了,所以咱就有啥说啥了,当初老程还在的时候,就非常的欣赏你不假,我也很清楚你的阅历和本领,但毕竟你不是军人啊!你随着部队进城你接受谁的指挥啊?”

    我听了,说道:“这个好办张团长,你就把我派给程飞燕就行了,让她指挥我!”

    张团长听了还是一脸的难色。

    我看程飞燕的表,也是想要放弃了。

    我一看这不是好兆头,这么下去就真去不了了,得快点想个主意出来才行。我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把张团长拉到一边,在他耳旁低声说道:“张团长,今天这个事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了,那天程团长临终之时让我照顾好程飞燕,我也点头答应了,今天进城去清剿丧尸,虽说没什么大危险,但多少还是有点危险的,作为一个说话就得算数的爷们,既然答应了程团长,那我就不能说了不算啊,所以我今天是说什么也得随着程飞燕一起去的!不然程团长在天有灵也饶不了我的!”

    张团长听了我这番话,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就把你派给程飞燕,程飞燕会随一营一连三排行动,你就跟好她!还有,你不能穿这衣服啊,等下让警卫员带你去找合适的军装换上,枪支弹药等你到了作战单位就会发到你手里的!八点的时候就要集合出发了,抓紧时间!”

    我一笑,点点头,说道:“那就谢谢张团长了!”

    “嗯,一定要小心谨慎啊!”张团长拍着我的肩头说道。

    之后,我跟着警卫员到后面的帐篷里找了合的作训服连带作战靴、弹匣袋、头盔等等穿戴上,程飞燕也在一旁穿戴好了全装备。

    看了下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才出发,我想我还是回去跟老爸老妈告个别,跟程飞燕一说,她也有此意,于是我们三个回到了帐篷里,但老妈他们依然没有回来,我只好用手机给她打电话说了我要随部队进城消灭丧尸的事,听老娘的语气是一肚子的不乐意,但她也没有办法,而老爸倒是很赞同我的做法,只是一个劲叮嘱我要注意安全!

    上战场是不能带手机的,所以给老娘打完了这个电话,我就把手机交给了孙晴保管,之后留下孙晴在帐篷里看家,我和程飞燕来了一营一连三排这里,领了步枪、弹匣和弹药。之后,排长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开始指着城区地图给大家讲解今天我们这个排负责清剿的区域的详及作战方法。

    听了排长的讲解,我了解到今天这个排负责清剿的区域就是离这个杨村营地不远的一个村庄,据这个村的村长介绍,接到上面下达的撤离命令后,就立马带领村里所有的常住人口赶到营地这里来了,所以村里现在应该已经没有人了,有丧尸的话也不会是这个村里的人变的,而是村民撤离之后从外面进来的。作战方法很简单,由各班班长安排,以两到三人为单位挨门挨户进去搜查,没有丧尸便罢,见到丧尸就全部消灭一个不留,但上面交代了在行动中要尽量注意不要破坏老百姓家中的财物,清理完之后协助工兵在这个村庄外围建立防线,抵御可能从城区里溜达出来的丧尸,尽快让本来居住在那里的村民能回家过正常的生活,从而腾出营地中的帐篷给那些从城区中心撤离出来的短时间内不可能回家的老百姓暂时居住。以上就是我们今天要完成的任务。

    我听了对程飞燕一笑,低声对她说:“这么听着今天的任务也不算难嘛!”

    程飞燕白了我一眼,说道:“任务是不难,但是村里几百户人家呢,有的忙了今天!”

    这时,只听排长喊道:“全体都有,最后一次检查武器装备,我们马上出发!”

    大家听从排长的指挥,各自检查自己的武器、弹药、装备等物,一切就绪后,排长带着我们上了一辆军用大卡车。

    卡车开出营门,向南驶去,几分钟之后,便来到了一个村庄的村口处停了下来。

    看来这就是今天的目的地了,我心想。果然排长招呼大家下车,之后就是各班的班长安排分组,因为我和程飞燕是来帮忙的,不算是人家排里的人,而且程飞燕的军衔比排长还高,所以人家也不好意思多管我俩,于是我俩便组成了一个战斗单位,协同他们一起进村搜索。

    一个排三十多个战士加上我俩,一共分成了不到二十个战斗单位,每个战斗单位配备一部步话机,发生危险不能独自解决的时候就呼叫其他人,之后又分配好了各自的进攻方位便以拉网式的搜索方法进村开始了清剿行动。

    程飞燕和我两个人端着步枪进了村,进来之后感觉一丝的生气都没有,让我觉得头皮有点发麻。

    我问程飞燕:“村里的人都走了,难道也把家里养的狗啊、鸡啊什么的家禽家畜也一块儿带走了?怎么连声狗叫都听不到啊!按理说村里应该有很多狗才对啊,这真是有点儿太吓人了!”

    程飞燕听了我的话说:“其实不是这么回事,你不知道而已,自从国内爆发了丧尸病毒以后,政府就颁布了新的法令,为了防止丧尸病毒通过动物传播给人,所以规定个人家中不许再养宠物和家禽家畜,都被强制带走扑杀了,连街上跑的那些野猫野狗也都一起消灭了,你回了保定以后就没感觉出来吗?”

    我听了一拍脑袋,说道:“我说回来以后上街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呢,原来如此啊!不过可怜了那些小猫小狗了,什么也没做就又成了人类的替罪羊!”说到这里,我不由得又想起了之前在北京的时候遇到的那条小黄狗,也不知道它现在还活着没有,不过估计活着的希望很渺茫了!

    “是啊!人类作了太多的孽了,现在报应来了!”程飞燕叹了口气说道。

    之后我俩都沉默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