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六)

    ( )    车窗外的景象让我又回想起了半个多月前在北京的时候,难道这平静的生活就要结束了吗?

    正在这时,左前方不远处发生了爆炸,也不知道是什么炸了,只听到一声震耳聋的巨响,之后就感觉这猛士军车都被震得直颤,程飞燕一脚刹车把车停住,透过车的前挡风玻璃,我看见前面发生爆炸的地方升起来一个巨大的火球,之后就是冲天的火光和遮天蔽的黑烟升腾起来,看这样子八成是哪个加油站倒了霉了。

    我对程飞燕说:“咱们换条路绕过去,别咱开到前面的时候再炸一下把咱们也捎上!”

    程飞燕点点头,转到了另一条路上继续开。这一声爆炸的巨响又引得不少丧尸现了,向着爆炸发生的方向晃悠着走去,一路上程飞燕开着车又撞了不少拦在路中间自寻短见的丧尸,也亏得是这皮糙厚的军车经得住这么撞,要是我那皮卡,估计早撞报废了,不过看到周围越来越多的丧尸,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掏出来一看是老娘的号码,急忙按下了通话键,就听老娘说道:“儿子啊!咱这区政府已经派来车组织大家伙撤离了,我们现在都在车上呢,马上就要开车了,我刚才看见晴晴她爸妈他们两口子自己开着小车也来这了。”

    “哦!说了要把你们拉到哪去没有啊?”我问。

    “这个没细说,应该是去军营一类的地方,反正得是安全的地方啊!”老娘说。

    “哦!我们正开车往回走呢,再有十分钟能到家!”我说。

    这时就听到老爹拿过电话来说:“儿子啊,你给我的家伙还在我屋底下的箱子里呢,我们这是跟大家伙一起走的没法拿着它,你要是回家想着把它拿了!咱们小区这边现在还没见有丧尸呢,还算安全!”

    “哦!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回去拿!”我说。

    “嗯,开车了,放了啊,等到了地方再给你打!你们注意安全!”说完放了电话。

    我把刚才电话里说的事跟孙晴姐俩说了,孙晴说:“真奇怪了,我爸妈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啊?”说着伸手到兜里掏手机,结果一下傻了眼,说道:“我手机没了!”

    我说道:“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不还打电话来着吗,怎么这就没了?”

    “谁知道啊!”说着孙晴又开始翻她的包,结果里面也是没有。

    我说:“算了,丢了就丢了,给你用我的给你爸妈打一个,让他们放心!”说着我把我的手机递给孙晴。

    孙晴说:“不是手机的事,主要是我记不清处号码是多少啊!”

    我听了她这话真是一头黑线,心想,你长个大脑袋干吗用的啊!连爹妈的号码都记不清,我说道:“你先拿着!好好想想!拨几个试试!”

    孙晴接过手机,翻着眼珠子想了半天,拨错了好几回之后终于打通了,又哭哭啼啼的说请了现在况之后,两边终于都安了心。

    我对程飞燕说:“走,先去我家,我拿家伙去!”

    孙晴问我:“你拿什么家伙啊?”

    “枪啊!”我说,“现在满大街的丧尸,手里没枪多危险啊!太被动了!”

    “哪来的枪啊你?”孙晴和程飞燕俩人异口同声的问我。

    “在北京的时候捡来的啊!”我说道。

    “那你怎么带进城的?”程飞燕问我。

    “嘿嘿,这还得多谢你帮忙呢!”我笑着回答。

    程飞燕不解的看着我,孙晴说:“瞎扯!程妹妹怎么会帮你干私藏军火的事啊!”

    “咱们那天回来进保定城的时候,不是被堵在入口那里要挨个接受检查吗?后来程飞燕下车去找那守门的大兵通融,才没有查咱的车,只检查了健康证明就放咱们进城了,你们还记得?”我说。

    “嗯,这个确实是我去找守把大门的卫兵说的。”程飞燕说。

    “这就对了嘛,当时枪和弹药就在后面车厢里放着呢,咱没被查,直接就进了城,所以那枪支弹药也就都带进来了!”我说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孙晴斜着眼睛看着我说道。

    程飞燕听了“哈哈”一笑。

    我听了,也斜着眼睛对孙晴说:“那你打算判我几年啊?”

    “你嘛!我法外施恩,饶了你!”说完孙晴也“嘿嘿嘿”笑了起来。

    车开进了我住的这个小区,我透过车窗向外看,果然小区之中现在已经是冷冷清清了,一点活人的气息也感觉不到,当然也还没有见到有丧尸,来到我家下,把车停好,让孙晴在车里等着,我和程飞燕俩人下车进了道。

    上了梯快要到二的时候,就听到头上传来一阵拖沓的脚步声和低沉的吼叫声,我听了心中一颤,心想,这个声音说明这里肯定是有丧尸啊,在我家的这个道里的丧尸,那很有可能这丧尸就是我家的哪个邻居变的!想到这里我猛地抬头向上望去,果然就见一个丧尸穿着一家居服,脚上趿拉着一双棉拖鞋,上看不见有伤口,正恍恍的从上面顺着梯走下来,我仔细一看那丧尸的长相,原来是独自住在七二号的那个大姨,我们两家的关系说不上好,但也不僵,真是没想到她会变成了丧尸,看来她也是喝了带毒的自来水而感染的!

    我还在愣神的时候就听后程飞燕喊了一声:“蹲下!”

    我急忙下意识的股往下一沉,就听一声震得我耳朵生疼的枪声响起,眼见着那丧尸头部中弹,轰然倒在了梯上顺着台阶滚了下来躺在了二这里,抽搐了几下之后,就再没了动静。

    程飞燕轻轻推了我一下,说道:“快走!咱们快去拿了家伙走人,这枪一响,没准又会招来不少丧尸!”

    我揉了揉被枪声震得发麻的耳朵,咧着嘴轻声对程飞燕说:“你以后可别这么干了,这么小的空间开枪,活人都快给震死了!”说着我跨过地上的尸体继续往上走。

    程飞燕边走边说道:“我也不想啊!我这耳朵也疼呢,这不是危急关头嘛!”

    我俩来到我家门前,我掏出钥匙开了门,进门之后直奔爸妈的房间,从底下的箱子里拿出了步枪、备用的弹匣和子弹,我又到了我的房间从抽屉里我的证件等等,又拿了几件衣服塞到了旅行包里。之后出了门重新锁好,我俩一溜小跑下了钻进了猛士军车里,把枪支弹药和我那旅行包放在了后排座位上。

    孙晴在车里早等的不耐烦了,见我俩平安无事的回来了,终于放了心,松了一口气后她说:“刚才你俩刚进到道里我就听见里面枪响了,可把我吓坏了!怎么回事啊?是不是里面有丧尸啊?”

    我点点头,回答她说:“嗯,是有个丧尸,已经被程飞燕干掉了,没事了!”

    “哦!没事就好,那咱们现在去哪啊?”孙晴说。

    “现在我也没主意啊!不知道老爸老妈他们被政府送到哪躲着去了。”我说。

    “你把衣服都准备出来了啊?”孙晴翻着我的旅行包说道,“那我也要回家拿衣服去,程妹妹我们回家去!”

    “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城里又爆发了丧尸病毒了,就算部队进城之后能清剿干净那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办到的事,确实应该拿些衣服什么的准备一下!”程飞燕说。

    “嗯!那就先到孙晴家去!”我说。

    程飞燕点头之后开车直奔到了孙晴家下,这一路上还真没再见到有丧尸活动。

    来到了孙晴家里,孙晴姐俩就开始收拾衣服等物。外面的天色也已经渐黑了。

    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接通之后,听到老娘说:“儿子啊!我们到了啊!现在在北三环杨村这边的这个军营里呢,晴晴爸妈也跟我们在一块儿!大家都好的,没事!你现在在哪呢?”

    “我现在在孙晴家呢,那姐俩正收拾衣服呢!”我说。

    “咱们家那边丧尸多不?危险不?”老妈问。

    “这边丧尸不多,我没看见几个!”我说,但七的那个大姨变成了丧尸的事,我没向老娘说。

    “哦!不多就好,你们收拾一下趁着天还没黑赶快过来!在北三环路杨村这边!”老娘说道。

    “知道了,我们这就出发过去了,你告诉孙晴爸妈,天黑前应该就到了,让他们也别担心了!”我说完挂了电话。

    我进了孙晴的房间,对正在收拾衣物的俩人说了刚才老娘打来电话的事。

    程飞燕一听,说道:“杨村营地啊?那不就是前几天咱们去打丧尸的时候去的张团长的那个营地啊!”

    “哦!是那啊,不过这倒是更好,不用费劲去找了,快收拾,咱们尽快出发!”我说。

    她俩点头同意。

    片刻之后,收拾完毕,我们又下上了车,向着北三环杨村营地一路绝尘而去。

    二十多分钟以后,猛士军车开进了这个营地的大门,把车停好之后程飞燕又直接到团部去找张团长去了,我则掏出手机给老妈打电话,问他们在哪。

    一会儿之后,家人团聚,张团长亲自把我们七口人安排到了离团部不远的一个帐篷里,吃过了晚饭,陪着老爸老妈在营地里散了一圈步消食,回到帐篷里倒头躺在了行军上,心想,恐怕接下来这一段子又要睡帐篷了,后天就是除夕了,看来这个新年九成得在这帐篷里过了!虽然很不想在这里睡,但躺了一会儿之后心里竟然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真是让人矛盾啊!眼睛看着帐篷顶上那盏昏暗的灯,耳朵里听着旁边老妈他们聊天的交谈声,我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