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三)

    ( )    这时,店门一开,从外面冲进来几个头戴大盖帽,手里拎着警棍的警察,边往里走边喊道:“怎么回事,谁在这聚众斗殴呢?现在非常时期还敢往枪口上撞!都活腻歪了是!”看来是有人报了警了。

    几个警察来到近前看到程飞燕手里举着枪正对着地上跪着的一个人的脑袋,看样子也有点发懵,片刻之后就听带头的那个警察说道:“那个小姑娘你别冲动啊!有什么事先放下枪,放下枪再说!万一走了火这可就要出人命了,先放下枪,有什么话咱好好说!”

    程飞燕看是警察来了,就把手里的枪关上击锤打开保险重新放到了桌上,那混混老大一见枪口不对着他了,立马从地上蹦起来跑到几个警察那里,拉住那带头警察的衣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道:“警察叔叔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我们是混混不假,可我们也就是帮人要个账、看个场子、吓唬吓唬人什么的挣点小钱勉强糊口,从来也不敢去干那杀人越货的勾当啊,那个小娘们儿手里有枪,她说她包里还有!那可是真正杀人不眨眼的主儿!没准她是恐怖分子呢!警察叔叔你们可得小心!可得留意啊!我们就不在这里添乱影响您执法了,我们先走了啊!”说着就要招呼他的小弟们脚底下抹油。

    那带头的警察听了冲他一瞪眼说道:“呆着你的!事没弄清楚哪个也别想走!把你们手里的家伙都给我放下,都给我挨墙根蹲着去!”

    那混混老大听了这话,咧了咧嘴言又止,之后无奈的耷拉着脑袋,转招呼他手底下那十几个小弟放下了手里的家伙,一个个乖乖的蹲到了墙根那里,其中的一个警察提溜着警棍站在一边盯着他们。

    傍边的人们看了这形又是一阵笑。

    就听那带头的警察说道:“那个小姑娘你别乱动啊!我们也有枪的!”边说着边伸手往腰带上的枪里摸。

    我低声对程飞燕说道:“怎么办啊?这下玩的有点大了!”

    程飞燕同样小声回答我说:“没事,等下说清楚就行了!大不了打电话让军部派人来接咱呗!”

    这时几个警察端着手枪慢慢走到了程飞燕边,带头的警察说道:“小姑娘你别乱动啊,他说你包里还有枪,你配合一下,我们要检查一下你的包!”

    程飞燕听了说道:“我不动,你们请便!”

    那警察听了先抢步过来把程飞燕放在桌上的手枪一把抓在手里,检查了一下之后别在自己的腰间,之后把他自己的手枪也塞回枪,从程飞燕手里接过她的包,放在旁边的桌上打开搜查。

    那蹲在墙根的混混老大伸着脖子看着这边,脸上露出了解恨的神色,心里八成在说,小娘们儿,你也就是能欺负一下我们这样手无寸铁的,现在警察来了,你有枪又能怎么样,还是得乖乖的!你刚才那么嚣张,看你这会怎么收场!

    我看见警察们从程飞燕的包里拿出来了手机、钱包、护手霜、钥匙、纸巾、卫生巾、两个实弹匣等等放在了桌上,当他们拿出了程飞燕的军官证翻开看了之后,几个人对视就是一愣。

    那带头的警察马上走到程飞燕旁边脚跟一碰打了个立正冲她敬了个礼说道:“程中尉,我们这是例行公事,请您多包涵!”

    说完陪着笑脸把程飞燕的手枪重新放到了我们坐的这张桌上,又把从程飞燕包里拿出来的东西重新放回去,把包交还给了程飞燕。

    那混混老大一看这架势,彻底泄了气,耷拉着脑袋一股坐在了地上,看来是他想借警察的手收拾程飞燕的企图彻底失败了,现实又一次深深地打击了他。

    程飞燕接过包点了点头,说道:“那群小混混先是欺负我的朋友,之后又拿着凶器想要敲诈我们,我是被无奈才掏枪自保的,而且并没有开枪伤人,在这店里吃饭的人们都可以给我作证。案件记录就这么写就可以了,至于那些混混说什么,我就管不了了!”

    警察听了点头称是,又跟程飞燕客了几句以后,押着那群小混混出门走了,应该是回派出所或者是公安局里去了,具体怎么处置那些小混混们我也就不清楚了。

    他们走后,开封菜馆里又回复了平静,我小声问程飞燕:“你还真够可以的啊!兜里揣着手枪大街上乱逛,我说大敌当前你怎么那么沉得住气呢,原来是手里有枪,心中不慌啊!”

    孙晴边吃着冰激凌边说道:“幸亏程妹妹带了枪了,不然他们那么多人,今天咱们就要挨揍了!我可不住打啊!”

    程飞燕喝着可乐,听了我俩这话一笑说道:“这枪从爆发了丧尸病毒开始我就一直带在边了,只是你们没发现而已,而且就算没带枪也照样能收拾了他们,一群仗着人多吓唬人的小混混而已,只要把那领头的‘矮公鸡’放趴下,其他的马上就散了!”

    听到程飞燕说“矮公鸡”,我和孙晴就又想起了那混混老大的形象,不由得都笑了起来。

    我对程飞燕说:“你那手枪借我看看呗!”

    程飞燕很大方的把枪递到我手里,我接过来一看,92式5.8毫米口径手枪,摆弄了一番之后我把枪递还给了程飞燕。

    程飞燕把枪重新放回包里,说道:“幸亏今天我的军官证也在包里,不然被警察逮着手里有枪咱们肯定也会被押回去,虽然也不会怎么样咱们,但要让军部派人来接也够麻烦的!”

    吃饱喝足了,我们仨出了开封菜馆,继续在商业街这里转悠。

    刚走进一家玉石店里,程飞燕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接完了电话,程飞燕一脸笑容的对我俩说她的年终奖和福利品发下来了,她要去军部领去,领回来晚上请我俩吃饭,让我俩等她的电话。说完就蹦蹦跳跳的走到路边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一溜烟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