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二)

    ( )    我跟孙晴和程飞燕姐俩边吃着边说笑着刚才的事,这时就见一群人能有十几口子气势汹汹的推门走了进来,一个个歪戴帽子斜瞪眼,嘴角叼着根烟头,上穿的流里流气,手里还拎着甩棍、电棒、拐子等等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这群人一进到里面,店里其他吃饭的人们就呼啦退出去一大半,就见刚才挨了程飞燕臭揍的那几个小子哭丧着脸、点头哈腰的跟这群人其中一个头目模样的人说着话,边说着还边用手指着我们三个坐的这里。

    我低声对程飞燕说:“那几个小混混还真叫来人了啊?咱们是不是瞅空子溜啊?打起来咱们比较吃亏!”

    孙晴一见那边来了一群人,也有点害怕,问程飞燕:“程妹妹咱们怎么办啊?他们人太多!”

    程飞燕听了我俩的话,嘴角一扬,说道:“没事,有我呢,全都搞定,放心!”

    我听了程飞燕这话,心里有点半信半疑,不知道她打算怎么办,孙晴也同样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她。不过程飞燕这个人军旅出,应该不会打无准备之仗,见她有成竹的样子,我也就安下了心来。

    这时那个混混老大在众小弟的簇拥下一摇三晃的走到我们近前,很潇洒的一颤子把披在上的风衣脱下,一旁的小弟马上接过来收好,站在一边侍候。这老大站在桌边鼻子里一哼,我用眼角余光看了一下他的外形长相,差点没笑出来,只见这人个子不高,可以说是五短材,又粗又胖,我估计是为了弥补高上的不足,所以故意留了一个倒竖的扫把头来凑海拔,还把头发染成了暗红色,一张黑黄的大饼子脸上,两道黄鼠狼眉毛,两只小斗鸡眼闪着贼光,塌鼻梁,鼻孔朝天,一张鲶鱼嘴撇着,不过脸上的胡子刮得倒是很干净。大冬天的上穿着个黑色的皮马甲,马甲上缠绕着几条小手指般粗细的铁链做装饰,两条满是赘还刺着乱七八糟纹的短粗胳膊叉在腰间,下穿着一条浅颜色的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土黄色大皮靴,站在桌边把他的草包肚子一,我感觉活像一只黑毛大公鸡。

    混混老大哼哼了几声,我们仨谁也没理他,他有点挂不住了,尴尬的左右看了看,招呼那几个挨揍的混混过来,问那几个小子:“是这个小妞打你们的吗?”他着公鸭嗓说完用手指着程飞燕。

    “是,就是她,大哥你可得给我们弟兄几个做主啊!我们可全指望你了!”几个小混混带着哭腔说道。

    程飞燕听了这话扭头冲着他们一瞪眼,把那几个混混吓得钻到人群里去了。

    混混老大瞪了那几个小混混一眼,鼻子又是一哼说道:“没出息,我在这你们还怕什么?难怪让一个小娘们儿欺负成这样!丢老子的人!”

    “喂,小娘们儿!你把我那几个兄弟打得现在心理都有了影了,见着外人都哆嗦,我是他们的大哥,我不能不管啊!我手底下这些兄弟也不能看着自家人受欺负啊!是不是?”混混老大说完向旁的众小弟一递眼色。

    那十几个小混混马上迎风接开始起哄。

    程飞燕斜了一眼他们,冷冷的说道:“那你们想怎么办啊?”

    “嘿嘿!我这人是最讲理的,你打伤我四个兄弟,赔我们点医药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什么的也就行了!咱就两清!”混混老大笑着说。

    “那你要我赔多少啊?”程飞燕问道。

    “现在这世道兵荒马乱的大家也都不容易,我这人也好说话,你就一共赔我们一万块钱就行了,我们不多要!嘿嘿!”混混老大又笑着说道,边说着边用两只小斗鸡眼在程飞燕脸上打量着。

    程飞燕还没说话,就见孙权一拍桌子站起来嚷道:“臭流氓!还想敲诈我们不成?一分钱你也别想拿走!”

    混混老大一听这话,脸色马上一变,说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的兄弟们可不是吃素的!别当我不知道,今天这事不就是你引起来的吗?看我先教训教训你再说!”说着他就想向冲孙晴动手。

    我一看这架势不妙,就想起先下手为强,心想怎么也不能让孙晴挨欺负啊!擒贼先擒王,先把这个老大放倒再说。

    但就在这时,我感觉到程飞燕踩了一下我的脚,我明白她的意思就没有动。然后见程飞燕一把把孙晴按在椅子上坐下,对着那老大说道:“别急啊!我也没说不赔钱啊!”

    混混老大一听这话,马上又转怒为喜,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程飞燕,等她掏钱出来。

    就见程飞燕拿过她的包,伸手进去翻弄起来,而那群混混则面露喜色两眼放光的在等着数钱。

    这时就见程飞燕从包里掏出一个黑色的东西“啪”的拍在了桌上,当时就见那混混老大瞪直了眼,那群混混一下子也都鸦雀无声,原来程飞燕从她包里掏出来拍在桌上的并不是钱包,而是一支手枪!

    我见那混混老大顿了顿,之后说道:“小娘们儿,你别想拿个玩具枪吓唬人,我当年也是当过兵的,什么枪没见过,就没见过你这把,你甭想拿个玩具枪吓唬我们!我们不怕!哼哼!”说着扭头看他那些混混小弟,看样子是想着获得一些声势上的支持。

    程飞燕听他说了这话,眉头一皱,说道:“就你这样的还当过兵?别给世界人民丢脸了!”说着伸手拿起桌上的手枪拉动筒把子弹顶上膛,之后抬手把枪口对准了那混混老大,又说道:“看清楚了,这把‘玩具枪’里有二十发子弹,我包里还有四十发,你觉得你能挨几发不死?”

    那混混老大现在已经看出来这枪是货真价实的真家伙,又被枪口指着,吓得脸都绿了,两腿一软,“噗通”一下就跪倒在地上,这一跪倒好,正好把脑袋对准了枪口,吓得他缩着脖子,颤颤巍巍的说道:“小…侠女,饶命啊!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娘,全靠我一个人赡养,我死了我老娘也活不了啊!饶命啊!”

    他这话惹得一旁的人们一阵笑。

    程飞燕说道:“没关系,你死了国家会养你老娘的!”说完依然用枪口指着他。

    混混老大见这瞎话骗不到程飞燕,又?着脸来求我和孙晴,我俩也没理他,他回头看了看他那些一个个呆若木鸡站在一旁的小弟们,居然一咧嘴哭了起来,逗得店里其他来吃饭的人们又是一阵哄笑。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