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一)

    ( )    二十七那天的丧尸袭击被瓦解之后,一连几天都再没有大规模集群的丧尸向这边袭来的消息,虽然也有一些的零散的丧尸靠近这里,但都被外出巡逻的部队轻松消灭掉了,构不成威胁。

    城中人们的生活也又恢复了平静,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来到街上明显能感觉到年味十足,虽然现在整个地球都还是处于非常状态,但生活还是要继续。

    今天天刚蒙蒙亮,就被窗外的一阵哄闹声和鞭炮声吵醒了,来到厨房这里扒着窗户往外一看,原来是旁边的单元有人在办喜事。

    我问一旁的老娘说:“这是谁家这么有个啊,这兵荒马乱的时候还有心思办喜事?”

    老娘瞪了我一眼,说:“什么话!兵荒马乱就不活不过子了啊!这是旁边单元三你齐大姨家的小子娶媳妇呢,你看看人家,比你还小一岁呢,媳妇都娶回家来了,你什么时候也给妈娶个儿媳妇回来啊?”

    我一听就一撇嘴,说:“再议!着什么急啊!”

    “又再议!你不着急我还着急抱孙子呢!”老娘说道。

    我就烦听这个,所以扭头就想回屋继续睡去,老娘一把拉着我说:“看了没!一说就不听,还非要等到成了老头子没人要了才着急娶媳妇啊?我看人家老孙家的晴晴就好的,心眼又好,长得也漂亮,她爸妈俩人都工程师,家里条件也好,那天下午我们一块儿出去,晴晴她妈也漏了口风了,有意跟咱家做这个亲家!你看咋样啊?”

    老娘见我没吱声,又说道:“那小程那丫头也不赖啊!那长相那条那个头,年纪轻轻的就是部队里的干部了,前途无量啊!人家对你也是有意思的!从她看你那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你老妈我看这个可是看的很准的!你觉得呢?”

    “哎呀!再,我还不老呢,着什么急啊!”说着我摆了摆手不让老娘再说了,转朝我的屋里走去。

    就听老娘在后面嘟囔:“哼!你就不着急你!现在有这么好的不抓紧,等人家都找着中意的嫁出去了,就剩下你光棍一个,看你着急不着急!”

    到时候我当和尚去行了!我心想。回到我屋里一头又扎在上趴着继续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就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之后就听见老娘开门跟人打招呼的声音,再然后就感觉上盖的被子被掀开了,立马就感觉到后背上一阵冰凉,冷得我一个激灵翻坐了起来。我当下就精神过来了,扭头一看就见孙晴和程飞燕俩人都背着手站在边,笑眯眯的看着我。

    这时就听孙晴说道:“猜猜刚才是谁凉你的?”

    我心想,程飞燕的肩膀还没好利索,活动不便应该不会是她干的,那肯定就是孙晴干的了。于是我对孙晴说:“这次是你干的?”

    她俩听了之后“嘿嘿”一笑说道:“这次你可猜错了!”

    我有点惊讶的对程飞燕说:“难道是你干的?你肩膀好了啊?”

    程飞燕笑着点点头说:“已经好了九成半了,虽然现在还有点疼,但是肿已经消下去了,也能自如活动了!你看。”

    说着她活动了一下她的右胳膊,看起来已经没问题了。

    “哦,没事了就好啊!”我说。

    “这得多谢人家晴妹妹每天早晚都给我抹药酒贴膏药!不然也不会好的这么快!”说着一把把孙晴搂到怀里在孙晴脸上亲了一口。俩人笑眯眯的互相看着。

    我看了心想,这俩人想玩拉拉啊!不过又一想,拉拉也是人家的自由,我也管不了啊!

    我问她俩:“这大早上的,找我干吗啊?”

    “都九点多了还早个鬼啊!找你还能干吗啊,外面玩去呗!”孙晴说。

    “嗯,好不容易我这肩膀没事了,我都在屋里憋了好几天了,咱们一块儿找地方玩去!”程飞燕说。

    这时就听老娘在门口说:“家里也没事,成天家呆着干吗,我看见你都心烦!起来快去,人家都找你来了就别让人家等着了!注意安全好好玩啊!”

    我应了一声,起穿好了衣服洗脸刷牙,依然带上那墨镜和棒球帽,之后就和她俩出了门,一边下,一边研究去哪玩好。结果在她俩的强烈要求之下,市中心的商业街就成了目的地,一想到要跟她俩去逛街,我就有点头大,不过已经出来了,去就去!

    开车一路来到了市中心,看到街道两旁依然是人流拥挤,熙熙攘攘,完全看不出有半点丧尸病毒全球大爆发的影子。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开始跟着她俩逛街,街道两旁,一家店接着一家店就转起来没完,一直到了中午,我都觉得腿肚子转筋了,肚子也饿憋了,那姐俩看上去还是活力十足,有说有笑的没有丝毫倦色。我心中感慨,女人啊,也就是在逛街的时候不会喊累。

    我哭丧着脸对她俩说:“姐姐们,十二点多了都,咱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我早上那顿还欠着肚子呢!吃饱喝足了再继续行不?”

    估计是她俩看我脸上都有死相了,所以慈悲心大发,听了我的要求笑嘻嘻的说道:“也好,那咱们就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去!”

    但现在正是饭点的时候,所以找了好多家饭馆都是客满,找来找去最后迫不得已我们三个人进了开封菜馆,这里人也不少,但好歹还有几张空桌子,我占着座,掏钱让她俩看着喜欢吃哪个就买哪个,给我捎一份回来就行,对于这种洋快餐,我感觉跟吃面包夹火腿肠区别不大,也就没兴趣去挑三拣四了。

    我正坐在椅子上歪着脑袋看着墙上关于开封菜馆的历史的照片和介绍等她俩买吃的回来呢,就听里面一阵吵闹,我忙扭头看里面出了什么事,只见孙晴嘴里边骂着边抡起手里的包砸向旁四个穿着打扮比较非主流的小青年,却被其中一个一把抓住了孙晴的包不放手,孙晴就跟这个小子在那里挣这个包,其他那三个小青年则在一旁嘻嘻哈哈的笑着,分明就是一群小流氓在欺负人!

    我一看火就上来了,心想,光天化,朗朗乾坤,有砖有瓦有王法的地方,岂容你们这些腌?泼皮撒野!于是我起就想去收拾那几个小流氓。我刚站起来,就见程飞燕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抬起一脚就揣在正在跟孙晴挣这个包的那个小流氓的胯上,一脚就把他横着踹出去有三四米远,“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程飞燕则从地上拣起孙晴的包递到了孙晴手里。

    只见那小流氓趴在地上,使了半天劲也没能站起来,疼得他咧着嘴吸溜,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伸手捂着自己的股,见了他这个样子,我都觉得有点疼,只听他嘴里带着哭腔喊道:“兄弟们,别看闲事了,上啊!”

    余下的那三个八成是被刚才程飞燕这突如其来的一脚吓呆了,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看了看地上趴着的那位,又看了看边满脸怒气的程飞燕,一时竟然没反应过来也就没动窝。

    只听地上那位又喊了一嗓子,那三位才如梦初醒,飞过来把程飞燕围在当中,表现出了跃跃试的样子。再一看,发现他们仨虽然一个个咋呼的欢,但就是不向前。我一看这架势乐了,又坐回了椅子上,心想,感这几位就这点出息啊!也就是能仗着人多吓唬一下落单的老实人,今天遇上程飞燕算他们倒霉!看来我也用不着费劲去帮忙了,让程飞燕自己锻炼体!我就在这当看戏了!

    果然,片刻之后,程飞燕用了一拳两脚就把那其余三个小流氓也都放倒在了地上。之后,在周围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的喝彩声中,和孙晴俩人一人端着一堆吃的走回了我坐的桌子这里,把吃的往桌上一放,俩人坐了下来。

    我笑着对程飞燕说:“呵呵,打的漂亮啊!”

    可程飞燕却说:“真没劲,打的一点也不过瘾!”

    孙晴则气鼓鼓的坐在椅子上没出声。

    我问她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程飞燕摇摇头,说:“不知道,我去上厕所了,出来就看见那个小**抢我晴妹妹的包,我就揍他呗!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反正有人敢欺负我晴妹妹我就饶不了他!”说着她扭头看着孙晴。

    孙晴“哼”了一声,说道:“臭流氓,敢摸老娘的股!打死活该!”

    听她说了这话,我俩也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我笑了笑,拿过一个鸡翅递给孙晴,说:“好了,先吃饭,他们也没白摸,没看都让你程妹妹打的爬不起来了啊!好了别生气了啊!”

    程飞燕也劝道:“是啊,晴妹妹别生气了,先吃个冰激凌败败火!张嘴!”说着用勺子挖了一块儿冰激凌塞进了孙晴嘴里。

    这时那几个被程飞燕打趴下的小流氓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边向外面走那个最先被踹翻在地的小子边指着程飞燕吼道:“小娘们儿,有种你别跑,我回去叫我大哥来收拾你!我…我大哥可是黑社会里响当当的人物!你等着!你别走!”

    程飞燕听了转过头来用她那丹凤眼一瞪,吓得那个小子就是一哆嗦,引得周围的人们一阵哄堂大笑,几个小混混一瘸一拐的在人们的笑声中推开门走了出去。我们仨笑着根本没拿他们当回事,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谈论着哪家店里有新鲜好玩的东西下午去逛。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