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7日(午前)

    ( )    五点多钟就醒了,躺在上脑子里想着今天下午跟丧尸们正面交锋时可能会发生的事,翻来覆去的就再也睡不下去了。

    于是我抓过手机给孙晴发了个短信问她:“你俩醒了没有?我睡不下去了。”

    片刻之后就收到了她的回信说:“嗯,早都醒了,我俩被窝里聊天呢。”

    我又回复她短信说:“我起了,七点半过去接你俩。”

    “好的,七点半见。”她回复我短信说。

    听屋外的动静,老爹老妈也都起来在准备早饭了。我翻穿好了衣服,例行完了早上的公事,边吃着早饭边和爸妈谈论着马上就要面临的危机,让家里做好准备,万一这里守不住的话,就叫上亲朋好友们立即向西部进发。

    吃过了早饭,父母就开始忙着跟亲戚们联系,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出门开车到了孙晴家下,给她发了条短息说我到了。几分钟之后就见那姐俩走出了道门,程飞燕又换上了她那一军装,孙晴则穿着一运动服。

    她俩上了车,我问程飞燕:“外围应该有很多个军营,咱们去哪个?”

    程飞燕说:“就去以前我爸带的那个团,那个团从北京撤回来以后现在被安排在北三环路那边驻防!”

    我点头表示明白,开车直奔北三环而且,一路上见到了许多和我们有相同目的的普通老百姓,二三十岁的青壮年爷们居多,当然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也不少,有自发开着私家车过去的,有在单位的组织下整队乘坐着公交车过去的,还有家住的离军营不远就直接走着过去的。从人们脸上凝重的神色来看,都有一种誓死保卫家园的劲头。

    十几分钟之后,我在程飞燕的指引下,把车开到程团长生前所带领的这个团的营地,把车停好后,程飞燕打头,我们三个人直接就来到了团部的帐篷里,程团长去世之后,这个团就由副团长张猛全权负责了,张团长和程团长在当年自卫反击战的时候是一个猫耳洞里光腚晒太阳的生死之交,拜把子兄弟,见程飞燕来了,自然是别有一番欢喜。

    程飞燕问张团长:“张叔,我们几个也来这给你帮忙来了,你给安排个地方!”

    张团长听了拉着程飞燕说:“燕子啊!不是你张叔我吓唬你,这回可真不是闹着玩的,丧尸这东西虽然不会开枪不会放炮,但是数量巨大,昨天派出去的炮兵和装甲部队跟丧尸们激战了半宿,一直打到弹尽粮绝才撤回来,虽然把丧尸们又消灭了不少,但剩下没被消灭的也还可以说的数目惊人啊!万一城防顶不住了,那可真是不堪设想啊,你还是快回军部那里去,外围这里太危险,有我们这些扛枪的顶住就行了,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就不要在这里了!”

    程飞燕听了一皱眉头对张团长说:“我知道张叔你是为了我们好,但是现在都这样的况了,躲到哪去也不安全啊,再说了我虽然是女的,但我也是军人啊!外面那些连枪都从来没摸过的老百姓现在都顶上来了,我怎么能脚软啊!再说了,丧尸在城外,我们在城上,居高临下,也就是跟打移动靶一样,能危险到哪去啊!”

    张团长听了程飞燕这话,皱了皱眉头,伸手一拍程飞燕的肩膀,点头说:“好!不愧是老程的闺女,你爹在天有灵,看见你这样肯定能美出鼻涕泡来。”说完冲警卫员喊了一嗓子:“小王,给这三个人安排个位置!”

    一旁的警卫员应声之后喊道:“明白!”,但过来一看程飞燕的军衔就撇了嘴,说:“张团长,人家的军衔比我大到天上去了,我怎么给人家安排啊?”

    还没等张团长说话,程飞燕就说道:“你就想想哪里最需要人手,把我们领过去就行了!”

    张团长也冲警卫员点了点头。

    警卫员双脚一打立正,说道:“报告中尉,一营在北京执行搜救任务的时候损失最大,最缺人手!”

    程飞燕听了点点头说:“那我们就去一营的防线那,麻烦你把我们带过去。”

    “是!请跟我来!”说完警卫员转出了帐篷在前面带路,我们跟在他后。张团长拉着程飞燕的一个的劲嘱咐她要小心。

    正跟着警卫员向前走着呢,我就听后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回头一看,只见不远处从一辆小车里下来四个头戴奔尼帽,穿美式沙漠迷彩服,脚蹬沙漠作战靴的“美国大兵”在冲我挥手,我聚拢目光仔细一看,差点乐了,原来是我那几个“狐朋狗友”,郑飞、李小毅、刘鲲鹏、赵凯,打扮成这个样子我一眼还真没看出来。我忙向他们招手让他们过来。

    几个人来到近前,我问他们:“你们怎么也来了?”

    郑飞说道:“废话,不能光让你小子当英雄泡美女啊!哥儿几个也都光棍着呢!”

    赵凯?着脸说:“昨天晚上电视上不是动员了吗,我一想,就凭咱这从小打到大各校无敌手的战斗力,最少也能顶十个八个普通人啊!这说起来自打上班之后在厂子里被人管着有好几年没打过架了,憋屈的难受,浑都痒痒,我就来了,拿丧尸们发泄一下。”

    李小毅和刘鲲鹏说:“让我们来打丧尸,来了肯定发枪啊,我们就是来过枪瘾的!”

    我一听,得,感这几位是抱着显摆、发泄、过瘾的想法来的啊!旁边的孙晴和程飞燕听了这话也是一脸不屑的看着他们几个。不过既然来了,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我对他们几个说道:“跟着我们走,咱这就上前线!”

    李小毅惊讶的说:“这就上前线啊?就算玩游戏也有个训练关呢,我们连枪还没摸过呢就要去战斗了啊?”

    剩下三个人也是这种惊讶的表

    我一听,心想,你还真以为是来玩游戏啊!

    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警卫员说道:“不用担心,等到了那,发枪的时候会教给大家怎么用的,而且丧尸最早也会在下午才到,有一个上午的时间可以让大家训练熟悉。”

    “听见了?不用废话了,走!”我对他们四个说。

    边走着,郑飞边问我:“喂,老苏,跟你一起的那两个美女是你什么人啊,给介绍一下呗,哪个是你女朋友啊?别说都是啊,你个没人的!”

    我一听他这话,嘴角一扬,故意逗他说:“这俩都是我媳妇,你没机会了,就别想美事了!”

    我这话刚说完,就见孙晴和程飞燕同时回过头来瞪了我一眼。

    郑飞一看这架势,笑嘻嘻的说:“嘿嘿,露馅了!”

    我一笑说:“其实都是朋友。”说着边走着我边给他们六个人互相做了介绍。

    又走了几分钟,我们几个来到了一营的防线这里,只见防线已经被建的和古时候的城墙相似,从下往上看能有二层高,墙头上还有负责放哨的大兵拿着望远镜在向外观察,不过这道墙究竟有多长就不好说了,我估计是用这道墙把整个城市都围起来了。

    警卫员把我们领到营部的帐篷这里,给营长说明了我们的来意后就向我们告了别回团部了,营长见是程飞燕来了,自然是不敢怠慢,亲自给我们每人发了枪,带我们到城墙之上教授了枪的用法并实弹击了几发。

    我那四个哥们都是军事迷,今天是生平第一次摸枪,一个个都兴奋的跟娶媳妇入洞房一样,把步枪托在手里是看了又看,又是插拔弹匣,又是拉动枪栓,摆弄起来没完。我在之前已经对这枪很熟悉了,也就没那么大的乎劲再摆弄它,坐在一边给空弹匣压着子弹,做着战前的准备,孙晴和程飞燕见了,也过来给我帮忙,又过了一会儿,来这里支援的普通老百姓更多了,营长就把大家都集中在一起,给大家发了枪,训练了一下最基本的击技能。之后,好几百老百姓和军人一起坐在地上往空弹匣里压子弹,场面何其壮观啊!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