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0日(午前)

    ( )    睡梦之中感觉口渴的要死,就努力睁开了眼睛,卧室里的灯还亮着,我发现我正躺在地上,上的被子又掉下来一半压在了我的上。我眯着眼睛回想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我想起最后我是在给孙晴盖被子,然后想摸她一下,再然后头一晕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幸好这屋里是地暖,不然这么躺在地上非得感冒了不可,不过想起前几天在外爬冰卧雪的子,这又能算得了什么。

    我一使劲从地上爬起来,感觉脑袋又是一阵阵眩晕,还有点恶心,看来昨天真是喝得太多了,都宿醉的状态了,嗓子眼也干得要冒烟了,我从桌上拿了一瓶水灌了下去,顿时感觉浑上下都舒服了许多,也不再头晕恶心了,但上的困乏劲还是依旧。

    我看了下墙上的时钟,现在是凌晨四点不到,上那俩女醉鬼抱在一起睡得正香,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梦话,我又把被子给她们盖好,关了卧室的灯,带上门,一个人来到客厅这里,打了个呵欠之后倒头躺在沙发上,继续睡。

    睡着睡着就感觉体一震颤动,我马上意识到是不是地震了?于是下意识的睁开眼就想起往外跑。但睁开眼睛朦朦胧胧的一看,原来是程飞燕站在旁边正在伸手推我,我坐起来,边揉眼睛边问她:“你睡醒了啊?”

    “嗯!”程飞燕从鼻子里出了一声。

    我抬头看了看她,见她现在上穿上了一粉红色的花格子睡衣,正站在我面前瞪着眼睛冲着我运气。

    我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对她说:“你这是怎么了?”

    “你说,我这衣服是怎么回事?”她沉着脸问我。

    “这衣服不是我给你穿的!”我说。

    “废话!这是刚才我醒了以后我自己穿的,我问的不是穿衣服的事,我问的是是不是你给我脱衣服来着?”她怒气冲冲的说。

    “算是,我不能让你穿着大衣钻被窝睡觉啊!”我说。

    “好你个色狼!虽然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不一般,那你也不能不经我的同意就把我的衣服脱光啊!还有人家孙晴,你还敢脱人家的衣服!色胆包天了你!”她红着脸咬牙切齿的说着。

    我一听知道她误会了,急忙说:“不是我脱的啊,你听我说清楚啊!”

    “你刚才还说是你脱的呢!现在又想否认吗?没那么便宜,看我不收拾你!”程飞燕说着就向我抡起了拳头。

    我一看这阵势,只能是躲了,于是我在前面边跑边解释,程飞燕在后面边追边打,我俩就在屋里跑开了圈。但由于我不熟悉地形,没躲几下就被程飞燕逮了个正着,程飞燕抓着我的胳膊,就给我来了一招过肩摔,把我放平在了地板上,摔得我眼前一个劲直冒金星。

    这时我一扭头看见孙晴裹着被子揉着眼睛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边打着呵欠边问:“乱哄哄的干吗呢?”

    我忙冲她喊道:“快点救我!”

    她听到我的喊声,又看到我被程飞燕掀翻在地正要挨揍,先是一愣,之后问道:“你俩这是干吗呢?”

    我还没开口,就听程飞燕说:“我教训一下这个色狼!”

    孙晴一听就皱起了眉头,走过来蹲在我旁边,问我:“你干什么坏事了?惹得程妹妹这么生气!是不是你趁人家睡觉的时候图谋不轨来着?被人家当场抓住了?活该挨揍!我才不救你!”

    我一听心想,你这不是瞎扯嘛,我才没有对她图谋不轨呢,我倒是想对你不轨一下,但是还未遂了!冤死我了!于是我说:“你瞎说什么?你让她说是怎么回事!”说完我看着程飞燕。

    “有没有图谋不轨我不知道,但是他把咱俩的衣服脱光了,我就是因为这个才揍他这个色狼的!”程飞燕对孙晴说道。

    孙晴一听,立马笑得前仰后合,弄得我和程飞燕一头雾水。

    孙晴顿了顿,对程飞燕说道:“妹妹啊!这次你可是冤枉了他了,咱俩的衣服是我脱的,看来你真是喝的太多了,一点都不知道了,昨天回来躺下之后,我就觉得口干舌燥得要死,就把被子掀了,然后把我自己的衣服脱了,我一看你在旁边也是得一头汗,就也帮着你把衣服脱了,脱完以后才又继续睡的,这个真不是他干的!”

    我急忙说道:“没错,我给你俩脱的是外衣外裤,里面的衣服我一个线头也没敢碰,你可冤枉死我了!”

    程飞燕一听,满脸的怒气一下变成了一脸的歉意,“嘿嘿”笑着说:“谁让你不说清楚呢,真是不好意思啊!没事你?”说着和孙晴一起伸手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咧着嘴,扶着腰,重新坐回到沙发上,瞥了孙晴一眼,又瞪了程飞燕一眼,黑着脸没说话。

    这俩人也觉得过意不去,一边一个,坐在我旁,又是给我捶背,又是给我揉腰的献殷勤。

    我心想,非得好好教育程飞燕一下不可了,不能让她由着子再这么乱来,不然早晚非出事不可!

    于是我板着脸对程飞燕说道:“程飞燕同志啊,这可不是第一次了!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啊!这幸亏挨揍的是我,我不跟你记仇,这要是换了外人,人家怎么可能轻易就跟你善罢甘休啊!一上来不问清楚青红皂白,动手就打,这也就是我长得结实点,换个体弱多病的,刚才你这一个过肩摔都能给他背到太平间去!今天幸亏有人给我证明了清白了,不然我估计我也得到医院去躺几天了!下不为例啊!”

    程飞燕听了,沉着脸撅着嘴,“哦”了一声。

    一旁的孙晴见了急忙赔笑脸说道:“我程妹妹这是误会了嘛!以后注意不再这样就是了!没事的!来我再给你揉揉腰!”说着又把手伸到我的腰这里揉了起来。

    我转过头,用相同的表对孙晴说道:“还有你,别笑呵呵的跟没事人一样,这个事就出在你上,你说你明知道有男人在还脱得光溜溜的,俩人一人一条小内裤穿着躺在上晾膘!这幸亏是我,要是换了别的男人非出事不可!”这话一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这么说不是承认我都看见了嘛!这跟我给她们脱衣服也差不了多少了!

    果然,我说完了这话以后,这俩人的脸色马上就是一变,程飞燕也不给我捶背了,孙晴也不给我揉腰了,还用手指甲在我腰上掐了一把,然后说道:“你都看见了啊?谁让你随便进我们的房间的?”

    我说:“我也不是有意的啊!昨天晚上回来把你俩扶到上以后,给你俩把外衣外裤脱了盖上被子我就出来了,但是你俩都躺在上喊着要喝水我才又进去的,还让我大晚上的跑出去买了一趟水。又是给你俩盖被子,又是给你俩喂水,折腾了半宿我才睡!”说完我指着客厅茶几上那昨天晚上从门口便利店里买来的纯净水和饮料对她俩说,至于我想摸孙晴的团未遂还有酒劲上来躺在她们卧室的地板上睡了半宿的事那是绝对的打死也不能说了!

    她俩听了我的话,对视了一下,然后孙晴说道:“看在你伺候我俩辛苦了半宿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

    程飞燕也点头表示同意。

    看样子这场风波可以平息了,我心里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也不能让你白过半天眼瘾啊!中午请我们吃饭!”孙晴说道。

    “行,没问题!”我说道,心想,我自己吃饭也是吃,一块儿去更好!

    我抬头看了下墙上的挂钟,时间才上午八点多还不到九点,我对她俩说:“这才八点多,离中午还早着呢,我折腾了半宿还挨了打又困又累,我再睡会儿!到了该吃中午饭的时候叫我啊!”

    “哦,那你睡,车钥匙我们拿走了,我俩开车去市里逛街消费去!中午回来接你再去外面吃饭!”说着孙晴把皮卡的车钥匙从我的外口袋里拿了出来递给了程飞燕。

    程飞燕接过车钥匙,对我说:“你到我屋里去睡,别在沙发上睡了!多难受啊!”

    听了她这话,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两只眼睛疑惑的看着她。

    她又说道:“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了,我许了,等下我俩换好了衣服出门,你就到我屋里睡去!”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她俩洗漱完毕,换好了衣服手拉着手出了门,我来到了程飞燕的卧室里,飞扑倒在上,鼻子呼吸着单上散发出来的女人的味道,我又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正睡着呢就听到手机铃响了,我拿过手机一看,原来老妈打来的,按下通话键,听到老妈问我:“在哪呢,中午回家来吃饭不?”

    我说:“在朋友家呢,中午不回去了,可能晚上也得吃了饭以后才回家,吃饭就不用等我了。”

    老妈说:“怎么救了人当了英雄回家也不吱声啊?昨天下午你舅舅就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晚上看了电视我才知道的。今天一出门,街坊四邻们见了我都说这个事!”

    “我就是烦这个,才没跟你说。”我说。

    “这是好事啊,干吗不说!”老娘说道。

    “反正现在你都知道了,我也就用不着说了!”我说道。

    “哪会儿都没个正行,外面玩够了早回来啊!注意安全,挂了,到家再说!”说完老娘放了电话。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