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9日(二)

    (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孙晴用手一捅我,我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听孙晴对我说道:“上面主持人叫你的名字呢,该你上台演讲了,快去!”

    “啊?这就轮到我了啊?”我说,我心想,程飞燕还让我听别人怎么说学着点呢,我啥都没听见啊!

    旁边的强子也说:“大哥,快去!别紧张啊!”说着站起来给我让了路。

    我牙一咬,心一横,有点手脚发麻的站起来,心里想着不紧张,从旁边的台阶上了主席台。

    来到发言席这里站定,向下放眼一望,台下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啊,正对着主席台最近的几排,坐着部队和地方上的大官,我用眼一扫,发现程飞燕坐在第二排,正捂着嘴偷偷冲我笑呢,大家都把目光注视在我的脸上,看得我脸上直发烧,最可恨的就是那些记者,一个劲的用相机冲着我照来照去,闪光灯闪得我眼睛都睁不开。

    这时,听到主持人高亢的声音说:“这位就是在这次病毒爆发事件中最耀眼的平民英雄,苏通达同志,他在大兴精神病院避难营遭到丧尸袭击的时候,临危不乱,在自处险境的同时与丧尸群斗智斗勇,最终救出了二十六名人民群众,并将他们带到了我们之前提到的,为了救人而奋不顾,壮烈牺牲的程团长所辖的避难营中,下面请苏通达同志来给我们介绍一下他的英雄事迹!”

    我边听着这主持人给我做介绍边心想,你胡扯个什么劲啊!说得好像你就在旁边看着一样,跟真的似的,我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我还怎么救别人,我还跟丧尸斗智斗勇,那丧尸不就是靠数量多,一枪打不中要害就死不了这俩原因才这么难对付的啊!那丧尸要是再有了智商那人就更不用活了!你这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让我上的精神实在是让我非常的无语啊!

    只听这主持人话音刚落,台下的掌声和闪光灯就如同雷鸣电闪一般向我打来,差点拍我个跟头!

    片刻之后,掌声和闪光灯平息下来,我顿了顿,按照程飞燕跟我说的开了腔,给台下的听众们说着我这几天的经历,救人的经过,自己的感想等等,一旁的主持人也时不时的用提问的方式提醒我两句,我当然也顺势拣好听的往外说,至于那些洗劫便利店,横扫加油站,见什么拿什么的土匪行径,全部忽略不谈。

    我也不知道我在上面说了多久,只知道在说完之后,台下又爆发出了一阵电闪雷鸣,我晕晕乎乎的走回到之前的座位这里,见周围的人们看我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我伸手抹着头上的汗,长出了一口气,心想,这一关可算是过去了!

    强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大哥,真不赖!”说着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挤出一个微笑冲他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我刚一股坐到座位上,孙晴就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真棒!这才像你嘛!”

    我也笑着冲她点了点头,不知道说什么,脑子里还在回放着刚才在台上时的景。

    这时,地方上的领导腆着大肚子上了台,一番唧唧歪歪之后,主持人又发了话,说请刚才上台做了演讲的各位英雄集体代表和个人上台去领奖。于是我和强子又上了台,在台上和其他人一拉溜站好,等着部队和地方上的领导挨个跟我们握手,然后颁发荣誉证书和奖金,最后又一起合了影。

    完事之后我拿着东西走下台来,我现在已经完全回过神来了,回到座位这里,对孙晴说道:“咱们闪人,不然一会儿八成会被那些记者们堵住出不去了!烦死人了!”

    孙晴说:“那我们就这么走了,程飞燕怎么办啊?还没跟她说呢!”

    “不是之前已经跟她说好了在车那里碰头啊!算了,我跟强子说一声,让他转告一下!”我说。

    我拉着满面笑容从台上回来的强子,在他耳边低声跟他交代了一下,他点头表示明白。

    我拉着孙晴又从进来时的小门溜了出去,来到停车场,进到了车里坐下等着程飞燕。

    孙晴摆弄着发给我的荣誉证书和奖金,说道:“快看,奖金一万块啊!”说着她把手里一叠崭新的钞票拿到我眼前晃动。

    “给你拿去买糖吃!”我说。

    “真给我啦?”她瞪着眼睛问我。

    “是啊!真给你。”我说。

    “这钱我才不要呢,这是荣誉!你还是拿回家给你爸妈!你知道你前天给我的那两个钱包里有多少钱吗?”她问。

    “不知道,有多少啊?”我问她。

    “一共有不到一万五千块的现金!还有很多银行卡什么的,可惜不知道密码取不出钱来,八成是哪个大款丢的!”孙晴回答我说。

    “哦!管它呢,就当是大款行善积德了,你帮着他花了!”我说。

    “嘻嘻,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一会儿我就带着我程妹妹消费去!”孙晴笑着说。

    我俩就继续在车里等着,等了能有一刻钟,就见两个穿军装的影向着这边一溜小跑过来,一看就知道是程飞燕和强子。

    她俩跑过来拉开车门上了车,程飞燕对我说道:“你还真够贼的!早早就溜出来了,不过还好溜出来了,不然肯定被那些记者围住半天也别想走!”

    强子说道:“还是我大哥有远见,不然让那些记者围住,我这剩下半天的假期也就玩完了!”

    我对程飞燕说:“你这么跑出来没事吗?会不会有人找你?”

    “没事,军长已经给我准了长假了。咱们走,找个地方吃饭去,我饿了!”她说道。

    “我也饿了,我下午还要跟程妹妹逛街去呢,现在都一点了,快去找个地方咱们吃饭去!”孙晴也说。

    我一听正合我意,尤其是今天强子也在,早就想跟他喝个痛快好好谢谢他了,于是我点头答应,开车出了军部大院,在附近找了一个饭店,要了一个雅间,点了一桌子菜,要了酒和饮料,我们四个人就开始吃喝起来,孙晴和程飞燕俩人都说自己不喝酒只喝饮料就行,但见我和强子俩人喝的兴高采烈,也都忍不住喝了起来,尤其是程飞燕,一杯接着一杯,又是自己喝又是灌我们仨,我感觉她是在借酒浇愁,不一会儿她就喝趴下了。我们四个一直吃喝到了天色渐黑,才意犹未尽、晃晃悠悠的离开了酒桌,弄得孙晴她俩也没去逛街,我估计那俩女醉鬼现在也早没了逛街去的心思了。

    结账的时候,饭店老板看了我们几个两眼以后就一个劲摇头说这顿饭不要钱算是他请我们的。我醉眼朦胧的看了那老板一眼,看面相不是那种诈之人,顿时我就明白了,估计他是看我们几个喝高了,怕我们捣乱所以不敢要钱。但我们又不是坏人,也不是来吃霸王餐的,怎么能不给钱呢,想到这里我拿过账单来看了一下,一共是三百多,于是我从兜里摸出来四百块钱放在台上,那饭店老板一个劲推辞不要,惹得我起,冲他一瞪眼喊道:“收下!找钱!”

    饭点老板看我真火了,只好收下然后给我找了钱,又把我们四个一直送出了饭店的大门。

    强子说他必须得回部队去了,于是我们仨跟他道了别,他打了个出租车先走了,剩下我们仨现在都喝得东倒西歪了,谁也没法开车,于是我也想再打辆出租车回家,但站在路边伸手招呼了半天,也没见再过来一辆,看来是由于病毒爆发的原因,一到了天黑人们就都不出门了,出租车也没了。

    我跟她俩商量怎么回去,程飞燕看了看周围说:“这离我家近的,走着也就是十分钟,今天就到我那去住!”

    我一看也确实没别的办法了,就和孙晴都给家里打了电话说晚上不回去了,然后我们仨互相搀扶着向程飞燕家走去,平时十分钟的路,现在喝多了我估计我们仨走了能有半个多小时才到她家。

    进了程飞燕的卧室,我把这俩女醉鬼挨个扔到上,帮她们扒了鞋袜和外衣,拉开被子给她俩盖上,让她们老实睡觉。我刚把她俩安顿下,想自己也找个地方眯着去,就听孙晴哼哼着说要喝水,孙晴这一哼哼,程飞燕也跟起哄,也要喝水,她俩一叫唤,弄得我自己也觉得口渴,于是我到了厨房拿水壶接了一壶水准备烧开了喝,但一想这一壶水烧开了再晾凉了,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喝上的,到时候怕是都渴死了,还是去买点纯净水喝,我记得之前来的时候看见这个家属院大门外就有便利店。

    于是我从程飞燕的口袋里拿了钥匙,出门来到家属院大门外的便利店里,买了几瓶子水和饮料,结账的时候,便利店老板也说算她请客不要我的钱。我一想,今天这人们是怎么了?怎么都不要我的钱啊,吃完饭饭店老板不让我给钱,现在买水和饮料,便利店老板也说算她的不让我掏钱,我长的有这么吓人?吓得人们都不敢朝我要钱?想到这里我伸手摸了摸我的脸,也没啥变化啊,还是老样子。

    于是我问便利店的老板,说:“你干吗不要我的钱啊?我又不是坏人!”

    “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但你是救人的大英雄啊!我请你喝几瓶水,这算得了什么啊!赶明儿跟其他人说起来,他们还得眼红我呢!嘿嘿!”那老板说完一笑。

    我听了她这话才如梦初醒,原来不要我的钱是因为这个啊!那就更不能不给她钱了,不能让她说我沾了她的便宜,于是我算好了钱数,把钱放在桌上,还没等她推辞就迈步走出了店门。边往回走,边在心里想到,她怎么知道我救人的事啊?难道上午的表彰大会她也去参加了?又一想才恍然大悟,怎么把电视这玩意给忘了啊,上午开会肯定是现场直播来着,所以大家看了电视都知道了,看来我也成了名人了啊!我心里暗自高兴,但又想到如果以后买东西吃饭别人都不要我的钱,那多别扭啊!看来出了名也有不方便的地方啊!

    回到程飞燕家里,一进她的卧室,见那俩女醉鬼因为屋里暖气加上喝多了酒劲往上返,得她俩把被子也踢到了地上,上的衣服也脱得就剩下一条小内裤了,俩人光着膀子躺在上,嘴里哼哼着要喝水。我站在边,先是欣赏了一下眼前的美景,然后给她俩一人半瓶纯净水灌了下去,喝了水,两个人明显安静了许多,我从地上把被子捡起来,给她们盖上,当近距离看到孙晴前随着呼吸而起伏的两只团的时候,我感觉我有点血沸腾,忍不住想伸手去摸一下,但刚伸出手,就感觉到一阵猛烈的酒劲上涌,我脑袋一阵眩晕,就栽倒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