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8日

    ( )    一觉睡到快中午了也不想起来,在我温暖的家里,在我柔软的上睡觉真是一种享受,起了梳洗已毕,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和老爹老妈一起吃着家里的饭菜聊着天,感觉真是幸福的没话说,对比我这几天在外面风餐露宿爬冰卧雪的子,感觉现在就好像是活在天堂中一般。

    下午,把皮卡车里的东西彻底收拾了一遍,有用的都交给老娘打理,没用的直接扔进了垃圾桶,打开了旅行包一看,现在里面装的全是在路上顺手捡来的钱包和手包,我数了数,大大小小一共十六个,至于里面一共有多少钱我就懒得数了,不过从这些包的牌子和里面装的钞票、信用卡、份证件、手机、打火机等等来看,可以肯定这些钱包的原主人基本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上层人士”,我自己留下了两个,其余的都给了老妈补贴家用。

    晚上,我打电话把我那些还能联系的上的“狐朋狗友”们都约了出来,就近找了家饭店请大家吃饭,边吃着边喝着边说着这几天九死一生的经历,大家听了都唏嘘不已。

    正在吃喝着,突然接到了孙晴打来的电话,我离开酒桌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接电话,孙晴在电话那头说:“今天下午的时候程飞燕接到了军部打来的电话,说是明天上午九点要在军部的礼堂召开程团长和其他在此次病毒爆发事件中牺牲的官兵的集体追悼大会!一块儿去!”

    我听完说道:“我知道了,这我肯定得去,明天上午八点我到你家下接你俩,可以吗?时间来得及吗?”

    “可以,九点进场,咱们九点之前到那里就行了。”孙晴说道。

    “嗯,知道了。程飞燕今天怎么样,没事?”

    “没什么大事,就是还是心不好呗,不过也难怪啊,遇到这样的事谁心也好不了!”孙晴低声说。

    “嗯,你哥有消息没有啊?”我问。

    “我哥没事,昨天晚上还给他打电话了呢!”孙晴说。

    “哦,那就好,下次再打电话记得替我问他好啊!”我说。

    “知道了,哼!就知道问别人好不好,也不知道问问我!”孙晴说。

    我一听知道她那小子又上来了,就故意逗她说:“听你说话的语气就知道好了,干吗还要多废话啊!省得让你觉得我?嗦!”

    “哼!讨厌,不跟你说了,我抱着我程妹妹睡觉去啊,嫉妒死你!记得明天上午八点来接我俩!挂了。”说完她放了电话。

    我心想,你们两个女孩抱着睡觉我嫉妒个什么劲儿啊!真是好笑!你是真找不着别的理由气我了!

    我挂了电话,回到酒桌这里,继续和弟兄们高谈阔论,说到前几天去和团长练击,打了上千发子弹的时候,把其中几个军事狂嫉妒得眼都红了,非要我也带着他们一起去打不可,自己掏子弹钱,不白打!我说如果团长还活着的话,这事应该就好办,可惜团长为了救某个狗官的家属壮烈牺牲了,说着我给大家讲了其中的详,大家听了之后除了叹息之外又是一通咒骂。

    我们几个一直吃喝到了饭店打烊,才东倒西歪的散了伙各自回家。我回到家里,冲了个澡,躺在上又试着给菲菲打了个电话但还是没通,想到明天要早起于是定好了闹钟,关灯睡觉。回到家里的第一天便这么过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