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7日(清早)

    ( )    孙晴来到程飞燕的边,把她的头拥在自己怀里,低头小声的跟程飞燕说着悄悄话,我见孙晴过去安慰她了,心想,这个样子也好,有孙晴陪着她,起码比让她自己一个人呆着要好很多。

    我也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程飞燕的肩膀以示安慰,之后又拍了下孙晴的肩膀低声对她说:“别让她在这呆着了,现在才一点多,离天亮还早着呢,把她扶回你住的帐篷里,让她跟你睡,你好好哄哄她。”

    孙晴听了点头表示明白,她架起程飞燕,我们三个人出了团部的帐篷。帐篷外,还有很多官兵和普通老百姓没有散去,大家得知团长为了救人受重伤最后壮烈牺牲,赞扬团长是个真英雄的同时也都在摇头叹息。

    把孙晴和程飞燕俩人送进了帐篷后,我也回到了我住的帐篷里,躺在铺位上,一闭眼眼前就浮现出团长临终前托孤让我照顾好她女儿的景,心中一阵伤感,久久不能入眠。

    辗转反侧一直到了天色微明,我早早的就起出了帐篷,见炊事车那里炉火正旺,我就走了过去。看见强子和炊事班的其他战士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给大家准备着早饭。

    强子见了我,愁眉苦脸的冲我点了点头。我见强子的眼睛都肿了,知道他跟团长是老乡,团长生前又很关照他,感自然是不比一般,看他的样子团长死了他八成是哭了半宿。

    我帮着强子把成桶的牛倒进大锅里加,问强子团长到底是怎么出的事。

    强子说:“事发的时候我没在场,我也是事后听团长的警卫员说的,昨天下午团长接着上级的紧急命令,让我们团派人去接收一批地方上的高官的家属来咱们的避难营地,团长自然是不敢怠慢,就带人去了,就给接回来了,一共十来个人,人不多,但是来头据说都不小,个个都是拿鼻子眼儿看人的主儿,进了营地之后,一不去登记份,二不让医生体检,他们里面有一个有感冒症状的人也不让咱们进行隔离,还嫌营地里吃的不可口,住的不舒服什么的,给团长摆了半天架子,把团长气得够呛,但上级特别交代要照顾好这些人,所以团长也拿他们没辙。到了夜里十二点的时候,团长带人去夜巡,到了那几个‘主儿’住的帐篷那里,就听到里面的动静不对,团长就和警卫员还有两个巡逻的战士打着手电端着枪掀帘子进去了,进去一看,那个有感冒症状的已经变异成了丧尸刚咬死了两个它旁边的人,其他几个说住宿条件不好的这时候睡的跟死猪一样,丝毫没有发觉,团长见状就大吼的一声,那几个人才惊醒过来,见了周围的景象,一个个都吓得滚尿流了,团长让他们都赶快起来出去,那几个废物一个个脚底下像踩着棉花一样,半天迈不开一步,有活人在里面团长他们也没法开枪,眼见着丧尸就扑上来了,团长抢步上前和警卫员还有那两个战士把那几个还活着的像拎死鸡一样提溜出来,就在这个时候,谁承想这几个活着的里面还混着一个丧尸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的,团长当时救人心切加上天黑看不清楚,正架着这个丧尸往外走呢,结果一下就给咬到脖子上了。唉!”

    我听了心想,这些个狗官及其家属,和平时期就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现在特殊时期了,又祸害当兵的,比那些吃人的丧尸还可恨,气得我牙根都痒痒的,要是让我碰上这样的,肯定二话不说一顿乱枪全部报销一个不留,也算是给老百姓除害了。

    我问强子:“那那几个活下来的现在在哪呢?”

    “听说天没亮就被用车送走了,死的活的一块儿不知道运哪去了!”强子说。

    “哦!”我心想,跑的倒是快,要不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呢!

    又过了一会儿,天光已经大亮,早饭也都做好了,我草草吃了两口,又朝强子借了个托盘,托着两份早饭来到了孙晴住的这个帐篷里,见她俩盖着一张大被子,孙晴像哄小孩一样侧躺着,一只手搂着程飞燕,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我探看了看程飞燕,见她眼角还挂着泪痕,像个小婴儿一样依偎在孙晴怀里,还把手放在了孙晴突起的部上,正在沉沉的睡着,嘴里还含含糊糊的不知道说着什么,好像把孙晴当成了她的妈。

    孙晴见我来了,轻轻掀开被子下了地,又给程飞燕把被子掩好,我俩来到了帐篷外。

    我对孙晴说:“这半宿可辛苦你了啊!”

    孙晴说:“还好,可怜的孩子,流了半宿的眼泪,刚睡过去没一会儿呢!”

    我递给孙晴一杯牛说:“吃点早饭你也再睡会去,累了半宿了你,我盯着她就行了。吃过中午饭咱们就要出发回老家去了!”

    孙晴一听说要回家了,眼睛顿时一亮,说道:“没事,不累,你笨手笨脚的哪会照顾人啊,还是我来,她也乖的,哪像你说的那么暴力啊!”

    我说:“你是没见她昨天拿我当沙袋打啊!你见了就不会这么说了!”

    “那八成是人家看你欠揍!人家怎么不打我啊!”孙晴一脸不屑的说。

    我心想,她又不想跟你处对象,不试探你打你干吗?她又不是神经病见人就动手,但这话没法说,我只好是自认吃个哑巴亏了!

    孙晴吃完了早饭,回帐篷里继续照料程飞燕去了,我跟她告了个别,来到了我的皮卡这里,把车的里里外外收拾了一个遍,又把油加满,做好了下午出发回老家的准备。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我锁好车门,回到帐篷里找孙晴她们。

    一进门,发现程飞燕已经醒了,孙晴正拿着一个小勺子喂她喝粥,我一看就明白了,九成九又是强子给熬了粥送了过来,程飞燕的脸色很憔悴,一言不发,但看样子绪已经稳定下来了,我也稍稍放了点心。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