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6日(二)

    ( )    我见她摘了帽子,拉下围巾,又脱掉了最外面穿着的军大衣,搭在了帐篷一角的衣架上,坐在椅子上边休息边揉着自己的胳膊。我才看清了她的长相,只见她鹅蛋脸,一头齐耳短发,跟她爹一样,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双眼皮,眼角上翘,两道浓黑的八字利剑眉,高鼻梁,薄嘴唇,我估计当年的穆桂英也就是这个长相了。

    同是女人,她和菲菲的温柔美丽,孙晴的俏皮可的形象截然不同,她这是一脸的英气,精明强干的模样。配上她上穿着的一军装,更显得英姿飒爽,帅气十足,让我这个爷们也感觉有点自愧不如,也难怪找不着对象,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啊?又想到我之前还觉得她会长得跟“如花”一样呢,心中不笑自己太小看人了。

    这时只见她一伸手指着我,问强子说:“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没穿军装,他不是士兵?不是士兵怎么能在团部里随便乱晃,之前还鬼鬼祟祟的抱着一堆弹匣要往外走,现在是特殊时期,更要严防敌特分子的渗透破坏!”

    我一听她这话,气得差点没蹦起来,心想你怎么能这么冤枉我呢,我家祖孙三代可都是“根正苗红”的安善良民!

    我正要开口反驳她几句,就听强子说道:“报告程中尉,他确实不是我们团里的士兵,但他也绝对不是敌特分子,他是这几天团长新交的朋友,本来是和团长约好了下午要去外面练击去的,可是团长临时有事,就安排我跟他一起去,刚才我们抱着弹匣往外走就是要出发去呢!”

    我见强子都说清楚了,也就没再多说,但心里老大的不痛快。

    “哦!原来如此”她转了转眼睛说道。

    她站起来,走到我面前,两只丹凤眼从上到下打量着我。我一看她打量我,心想我也不能示弱啊,于是我也用眼睛在她上来回打量,两双眼睛目光交汇,我突然感到一股杀气,只见她猛地就抡右拳打了过来,我心想,不愧是父女俩啊,连头回见面跟人打招呼的方式都一样!

    不过这次我早有准备了,见她这一拳打来,我右脚脚掌微微一用力,就向左边侧躲了过去,她见这一拳打空了,马上顺势回抡起左胳膊向我打来,我马上后退又躲过了这一下,我心中高兴,看来这两天没事的时候跟我同一个帐篷里那练武术的哥们儿学的这几招花把势还都用上了。

    她见这两下都没打着我,好像有点怒了,抬右腿就向我踢来,我忙学着电影里的动作,一闪,顺势抬腿用脚踹她那踢过来的右腿,按说我这没练过的人是不可能打得过一个当了几年兵的人的,但八成是她又气又急,所以就着了我的道,被我这轻轻的一脚踹到脚踝以后,站立不稳,“噗通”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这下把我和强子都吓了一跳,我急忙上前伸手想去拉她起来,没想到被她一把抓住胳膊,向下一拉,我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手,脚底下没根就向下扑了过去,她正好趁势给我来个“兔子蹬鹰”,一下把我踹了个空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一下把我摔得眼前直冒金星,五脏六腑都在肝颤啊!她则就地一滚骑到了我的上,抡拳就要打。

    “住手!”只听一声洪亮的喊声从帐篷门口传来,我一扭头看到团长从外面走了进来。

    团长的闺女一见是她爹来了,赶忙站起来,嘴里甜甜的叫着“老爸”笑着迎了过去,强子则又一次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帮我掸着上的土,我估计强子也郁闷了,这么一会儿帮我掸了两次土了。

    团长黑着脸瞪了她一眼没说话,丢下她径直走到我跟前,关切的对我说:“小苏你没事?没伤着?”

    我疼得龇牙咧嘴的站起来,“嘿嘿”一笑,咬着后槽牙说道:“真是‘虎父无犬女’啊!快把我打散架了!哎呦!”

    团长一听我这话,大黑脸“呱唧”又往下一沉,让强子退出去,之后亲自把我扶到桌边的椅子上坐下,他自己也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旁边,他女儿见状也笑嘻嘻的想搬把椅子坐下。

    就听团长吼道:“你站着,谁让你坐了!”

    这一嗓子把我吓得一哆嗦,他闺女见团长真发火了,也吓得脸色煞白,乖乖的站在了一边,低头摆弄着自己衣服的拉锁头。

    这时,团长瞪眼冲问他女儿:“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他女儿低着头嚅嗫着说道。

    “刚来就打人啊!”团长又吼道。

    “没打,我就是试试!”他女儿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团长说道。

    “没打人就能成这样啊!你看看你把人家小苏打得龇牙咧嘴的!”团长接着吼道。

    “那还不是因为你说这个人是救了二十多个老百姓的纯爷们,我看他细皮嫩的不像,才想试试的啊!谁知道他不打啊!”他女儿又嚅嗫道。

    我一听差点气得笑出来,心想,真是有什么爹就有什么闺女啊!她这话跟那天晚上她爹试探完我之后说的话都基本一样啊!我又一想,明白了看来之前团长已经把我的事都告诉过她了,她在强子说了那番话之后也就知道我是谁了,而且又想到,没准今天下午团长接到了“紧急任务”出了门八成就是个幌子,就是要制造一个我跟他闺女见面的条件,但没想到他闺女和他一样,上来就动了手,才把事弄成了这样,他也才现出来,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团长一听这话,马上也成了个大红脸,说道:“小苏你别见怪啊,你也知道,我这丫头从小就是我一个人带大的,所以我这一的臭毛病也都让她学去了,也是这种一条道走到黑不知道拐弯的牛子,你别生她的气啊!我先替她道歉了!”

    团长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是笑笑,摇了摇手表示没关系。

    团长又冲着他女儿说道:“还傻站着干吗,快过来给小苏道歉!”

    说了好几遍,他闺女也没动地方,团长气得脸上的黑直蹦,看样团长都想去给她几下子。

    我见事闹成了这个样,忙解围对团长说道:“没事没事,不打不相识啊!反正我长的结实,也没打出什么毛病来,团长你就别生气了,不至于的。”

    团长见我给他解了围,马上转怒为喜,先是笑着冲我点了点头,随后对他女儿说道:“你看人家小苏多有气量,不跟你计较,不然今天我非收拾你不可!还有,以后不管在哪,不许动不动就出手打人,今天你要是把人家打坏了,你就伺候人家下半辈子!听见没有?”

    他女儿不愿的红着脸点了点头,我又劝了几句,团长这才作罢。

    又聊了几句,团长站起来,拉过他闺女对我说:“刚才光顾着生气了,也没给你介绍,我女儿,程飞燕,小名燕子,这名儿不错?是当年军长给起的,今年周岁二十三了,现在在军部里工作,嘿嘿!”说道这里就见程团长满脸的自豪。

    我一看这阵势,虽然心里清楚她知道我姓甚名谁,但也只好站起来自报家门。他女儿沉着脸,没理我。

    团长一看,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眼珠一转对我说:“小苏你体咋样,还能去打枪吗?”

    我一听“打枪”这俩字,顿时又来了兴致,忙点头说:“能打,没问题!”

    团长听了“呵呵”一笑说:“反正现在也不晚呢,那咱们就出发!说了不能不算数啊!”

    说完又扭头对他闺女说道:“你不是也喜欢打枪吗?走,一块去!小苏的枪感可好了,昨天第一次打靶,成绩就特别好,你俩比比!”

    她女儿不撇嘴说道:“不去,你们去!”

    “你是怕输给人家一个新手?哼哼!”团长故意激她说。

    她一听就是一瞪眼,说道:“去就去,谁怕谁啊!走!”

    团长一看他闺女正中下怀,“嘿嘿”一笑,招呼我俩往外走。

    这时,只听帐篷外有人喊“报告”,团长应了一声,只见警卫员掀帘子走了进来,来到团长耳边说了几句什么,立马,团长的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顿了顿后,团长笑着对我俩说:“真不凑巧啊,这回是真有紧急任务了,看来我今天是去不成了。”

    我见团长的神色,不像是在撒谎推脱,就说到:“没事团长,你有任务就去,公务要紧,打枪的事以后再说。”

    可他女儿听了,三角眼一瞪说道:“不行,今天非要跟他分个胜负不可,你去忙你的公务去,打枪的事我俩自己去!不然还让别人以为我怕了他呢!”说完瞪了我一眼。

    我心想,我可没说你怕我啊!你瞪我干吗!

    团长一听,连声说好,把桌上的通行证交到他女儿手里,对我俩说道:“早去早回,注意安全!就开外面这辆车就行!枪和靶纸都准备好放在车里了。”说完他跟着警卫员出门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余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